×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瞬息浮生,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发表日期:2006-02-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沁园春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装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戏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安言]:
“丁巳”:康熙十六年(1677)作者二十三岁。

“红雨”:落花。李贺《将进酒》:“桃花乱飞如红雨。”

“灵飙”:神风,此处指爱妻在梦中飘忽的身影。

“碧落”:天界。《度人经》注:“东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满,是云碧落。” 

“翻”:同“反”字。“绸缪”:夫妻间缠绵的情缘。

“摇落”:原指木叶凋落,这里是亡逝。 

“把声声檐雨”两句:意思是让檐前滴滴淅淅的雨声,谱写出我内心的痛苦。回肠:弯曲的肠子。过去多以肠子的屈曲纡回比喻愁怀萦绕。

此词感情真挚,缠绵悱恻字字动人。称得上哀婉绝艳!百字之间,容若将情绪转换不停,从他叹息卢氏早亡,到回忆往日夫妻间的恩爱情形,再到叙述丧妻后自己的痛苦:对着妻子的遗像,似乎觉得灵风飘动,思绪悠悠,想到天上寻找,又想到“料短发,朝来定有霜”。怕妻子为自己的苍老憔悴伤心。一路写来跌跌拓拓。情绪起落如飞鸟,又如飞鸟掠过天空一样自在。转换之间没有一丝雕琢造作的痕迹!容若呼出无限伤凄:“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为全词更添情韵。即使在人间天上,两情也如一,但眼前人亡物在,如何不令人百结愁肠?

[安语]:
我个人觉得,这阕词足可以和中国文学史上的四大悼亡诗比肩,而绝不会逊色。在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里这首词成了纳兰容若和冒浣莲相识的契机。

塞外,纳兰容若以马头琴弹出了这首哀歌。冒浣莲闻听之下,不禁心旌摇荡。这种不加节制的悲伤,正是纳兰词动人心魄的地方,正是所谓哀怨骚屑,中国诗学讲究的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一贯尊崇传统美感的梁羽生这次却借冒浣莲的口说出一番好诗好词不必尽是节制的道理来,叫人眼前心头一亮!

“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一句,翻出前人新意,用词浅淡,却将深情写到极致。

梦醒后,想起她,心底充满不可言说的惆怅悔恨。你又在深夜痛哭一场,日日如此伤筋动骨,容若呵,你怎么能不早殇?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瞬息浮生,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