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挑灯坐,坐久忆年时。

发表日期:2006-02-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望江南

挑灯坐,坐久忆年时。薄雾笼花娇欲泣,夜深微月下杨枝。催道太眠迟。
憔悴去,此恨有谁知?天上人间俱怅望,经声佛火两凄迷。未梦已先疑。

[安言]:
“挑灯”:在灯下久坐。“忆年时”:回忆起去年此时。

“薄雾”句:容若化用程垓《满江红》词中“薄雾笼花天欲暮,小风吹角声初咽”的句意。严格说起来只化用了前半句,将“天欲暮”改作“娇欲泣”传神而生动,把薄雾下沾露的花枝那股娇怯可怜,仿佛美人带泪的样子活现纸上。此三字之易,已重造一番意境。

“经声”句: 耳中所听,眼中所见都是凄迷情景,更增添了惆怅。佛火,佛寺里的香火。

 赵秀亭《纳兰丛话》(续): “ 性德有双调《望江南》二首,俱作于双林禅院。……此二词,显然为悼怀卢氏之作。其可怪者,何为屡栖佛寺? 又何为每至佛寺辄生悼亡之感? 久久寻思,始得恍然,盖卢氏卒于清康熙十六年 (1677年) 五月,葬于十七年七月,其间一年有余,灵柩必暂厝于双林禅院也。性德不时入寺守灵, 遂而有怀思诸作。《望江南》第一阕有‘暗飘金井叶 句,当为清康熙十六年 (1677 年) 秋作;第二阕有‘忆年时 句,则必作于清康熙十七年 (1678年) 。据《日下旧闻》、《天府广记》等载,双林禅院在阜成门外二里沟,初建于万历四年。”(引自1998年第4期《承德民族师专学报》)

[安语]:
容若宿于寺舍僧房,不但不能遗忘世俗情孽,反而更勾起对亡妻的刻骨怀念,他的“有感”并非一朝踏破情关。而是在这种似悟非悟的心灰意冷里继续自我深陷,对前情更不能忘。

 “未梦已先疑。“一句词到,意到,然,词未尽,意也未尽,是此词筋骨。

禅语梵音间,前尘旧事中, 灯下思量着,我觉得心里似轻似重,似真似假。

若血肉相连的爱,一个人的离开,会让另一个人随之萎谢。

我,心花零落,落地成灰。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挑灯坐,坐久忆年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