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谢家庭院残更立,十一年前梦一场。

发表日期:2006-02-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桑子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银墙,不辨花丛哪瓣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安言]:
“谢家庭院”:古时称所爱女子(或妓女)为谢娘,因称其居所为“谢家”、“谢家庭院”、“谢桥”等。

“雕梁”:绘有花纹的房梁。唐李中有诗《燕》:“喧觉佳人昼梦,双双犹在雕梁。”

“不辨”句:元稹《杂忆五首》其三:“寒轻夜浅绕回廊,不辨花丛辨暗香。”

“此情”句:李商隐《锦瑟》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首词追忆少时与恋人共立庭院中,夜深了,燕儿宿在梁上,月儿照在墙上,景色端的真切,分明是月夜夏雨后,蔷薇水晶帘。夜色微茫之中,闻得一阵阵花香,却又辨不清是哪一丛花儿送来的,也不知道是哪一种花的香气,然而这种渺茫的喜悦却如春事烂漫的天真可爱。可惜人事变迁,风波乍起。两人后来竟没有结合。上阕回忆中两小无猜的甜美,恰如人世的春光无限。而下阕的“残更”,“雨凉”则打碎春光,道出现实如暮冬的的残酷清冷。

[安语]:
读这首词时,蓦然就想起了“时间太瘦,指缝太宽”这句话。滔滔逝水,急急流年,十一年弹指飞过,回首前尘,恍如一梦。凄凉又如何!

容若说,此情已自成追忆,十一年前梦一场!比起李义山的“惘然”更清醒,更有现实的痛楚。“惘然”还有自谅的余地,可以用来悔恨凭吊。梦醒了,只有碎片扎在心上,连凭吊都是奢侈的事。

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会看见灯火阑珊处等候的那个人。于是,只能在回忆里众里寻她千百度。

死去了,万事皆休。留在回忆里的那个人,才是最悲苦的。留下来承担两个人的一切。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谢家庭院残更立,十一年前梦一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