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霎灯前醉不醒,又听鹧鸪啼遍了,短长亭。

发表日期:2006-02-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山花子

一霎灯前醉不醒,恨如春梦畏分明。澹月澹云窗外雨,一声声。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听鹧鸪啼遍了,短长亭。
[安言]:
“恨如”句:语出唐张泌《寄人》诗:“倚柱寻思倍惆怅,一场春梦不分明。”容若翻做“畏”字则化原诗的惆怅之情为哀沉,“恨如春梦”四字更是既清新又艳丽的比喻。“鹧鸪”:鸟名。古人认为它的叫声像在说:“行不得,也哥哥。”
 
“澹”:水波起伏的样子。这里意谓云和月在雨夜淡淡的,看上去蒙蒙若湿的样子。
 
这首词可与“风絮飘残已化萍”比对来看,都是自怜自伤太甚的哀词。无论是“悔”或是“不”,总归还是免不了多情所扰……所不同的是,这首词在技巧上借用了外界的景物作为内心的映衬。“风絮飘残已化萍”像一副静态的画,旁边题着作者的的心语。而“一霎灯前醉不醒”则似一组动态的画面。上阕起句写道:“一霎灯前醉不醒”下阕以“又听鹧鸪啼遍了,短长亭”做结,犹如人从梦中惊起,尚带着三分迷惘。全词似醒似醉,意境飘摇。
 
[安语]:
因这首词与前词意近,所以不多做解释,只“真个”这看似极平常极淡的两字,值得再三玩味,不这样才品不出容若心比秋莲苦。前番是情深转薄,现在是情深到无,“真个不多情”真比“悔多情”更苦。
 
来说说“山花子”为何叫做“摊破浣溪沙”。《词谱》取五代李璟词,注:唐教坊曲名。“摊破浣溪沙”实际上就是由“浣溪沙”摊破而来。所谓“摊破”,是把“浣溪沙”前后阕的结尾,七字一句摊破为十字,成为七字一句、三字一句,原来七字句的平脚改为仄韵,把平韵移到三字句末,平仄也相应有所变动。李璟那首词在《词律》中词牌就直接标为“摊破浣溪沙”。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一霎灯前醉不醒,又听鹧鸪啼遍了,短长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