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谁念西风独自凉,当时只是道寻常。

发表日期:2006-02-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安言]

“萧萧”意比黄叶簌簌落下的样子。“疏窗”是有花纹镂空的窗子,较之闺阁绣窗花纹会比较古朴。

 

 沉思”一句,语自五代李洵的《浣溪沙》:“暗思往事立残阳”。容若翻作“沉”字,更有追念的意味。那些往事是心絮沾泪,竟自沉沉不去。

 

“被酒”是中酒,醉酒,解做薰然最好。“春睡”一词遥应往事,显出卢氏的温柔体贴。春天的鹣鲽双飞和秋天的斯人独憔悴,两种意象形成无言比对。倍觉凄凉。

 

“赌书消得泼茶香”一句,用的是李清照赌书泼茶的典故。李清照《金石录后序》谓自己常与丈夫赵明诚比赛看谁的记性好,比记住某事载于某书某卷某页某行。经查原书,胜者可饮茶以示庆贺,有时太过高兴,不觉让茶水泼湿衣裳。纳兰用此典表示自己和卢氏也曾如此志趣相投,互亲互爱。恩爱情景宛然若现。

 

[安语]

我想着,仍是选了这首“浣溪沙”来做开篇。纳兰词中好句斑斓若星河,而我每次读到“当时只是道寻常”这一句时总要释卷。倘使心情有偏差的时候,几乎会被勾下泪来。这阕词又实在能体现纳兰词的特点:一是喜翻前人典故,二是擅用白话情语入词,使得语言清空如话,似两两知己对坐闲聊,又似野鹤入云空留云影杳杳。

 

西风独立,夕阳西下。人中龙凤的纳兰容若,悄立西窗下。亦不过是个逃不开往事和回忆捉弄的男人,在爱情里困坐愁城。

 

“当时只是道寻常”一句,点破人心。

你回首,看见梦里花落知多少?

思量,思量,焉得不思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谁念西风独自凉,当时只是道寻常。》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