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断肠词(一)

发表日期:2005-11-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生查子 元夕》

一个女子在上元灯节时等待意中人赴约,他没来,花市依然灯如昼,可是那份亮烈却照得女人心灰意冷,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黄昏后,月到柳梢头时,两个人已经倩影双双。一起观灯赏月。现在形单影只,忍不住哭湿了春衫袖。

自唐以来,上元灯节就是民间最盛大,且富有人情味的节日,唐朝皇帝在这一天甚至会登上城楼,让百姓们一睹圣颜,以示自己亲民。上至天子,下到平民,都要尽心尽力的欢乐,尤其是女子,在这一天可以打扮地齐整,名正言顺地出门逛街,稍微晚归,玩的过火点,都不会被骂,上元灯节也就成为了最有诗意,最为消魂的时刻,多少爱情故事在此时上演,多少异性的倾慕在此时发生。《金瓶梅》里就写了西门大院的妾室们一起出门逛街,引得路人围观赞叹,把个风骚放荡的潘金莲得意地不行。——不过这是题外话了。赶紧拽回来接着说。

《生查子 元夕》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词,一直以为是是北宋欧阳修所写,但是这两天看书,发现有人说,这是南宋朱淑真所做。(“此词一说欧阳修作,但《六一词》与其它词集互杂极多,不足为凭。力辩此词非朱淑真所作者如《四库提要》,乃出于保全淑真“名节”,卫道士心态,何足道哉!”)并举例,淑真另有一首《元夜诗》,可与此词互看——

火烛银花触目红,揭天吹鼓斗春风。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赏灯那待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都是写元宵佳节过得索然无味,思想起旧事黯然心惊的情绪,这样对比着看,一诗一词感伤怀人的情绪一脉相承,情绪相连,细品《生查子 元夕》,的确不像六一居士手笔,更像是朱淑真的断肠之声。

朱淑真,南宋女词人。号幽栖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南宋初年时在世。事迹不见于正史。生于仕宦家庭,传因婚嫁不满,抑郁而终。能画,通音律。也能诗。词多幽怨,流于感伤。

明朝田汝成在《西湖游览志》里记载:淑真钱塘人,幼警惠,善读书,工诗,风流蕴藉。早年,父母无识,嫁市井民家。淑真抑郁不得志,抱恚而死。父母复以佛法并其平生著作荼毗之。临安王唐佐为之立传。宛陵魏端礼辑其诗词,名曰《断肠集》。

其实我知道朱淑真是在李清照之后,普遍说朱淑真在宋代是成就仅次于李清照的杰出女词人。易安身为婉约派的宗主,免不了有拿出去与人比对的时候,有和男的比,人说“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也有和女人比,与同时代的朱淑真,魏夫人比。说长道短。也真应了那句“人怕出名猪怕壮。”

然而朱淑真的评价真不低。陈廷焯说:"朱淑真词才力不逮易安,然规模唐、五代,不失分寸。"(《白雨斋词话》卷二),魏仲恭说朱词,“清新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岂泛泛者所能及。(《断肠诗集序》)

要知道,她不是和一个寻常的“才女”相比,与她站在地平线上的是几千年来女子才情的第一人,才情高妙的李清照。

这份才华的惊艳甚至都不是苏小小,鱼玄机,薛涛之流以姿色可以获得的。

朱淑真有非常可爱,娇憨的地方,也是她绝不同与易安的地方,她在《清平乐 夏日游湖》里写到“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我看了总是忍不住笑,李易安的青春年少,是 “眼波才动被人猜。”那样的怕,那样的羞怯娇矜。而她,是那样的欢喜活泼,大胆放诞。她和喜欢的男孩游西湖,杨柳依依,荷花盛开,突然细雨菲菲,游人四散离去。她和他滞留在某处避雨。这一刻真是千载难逢!撒娇弄痴,趁机倒在他怀里,呵呵。

读《断肠词》会知道她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愉悦甜蜜,让人觉得金玉良缘和当匹配,曾经见过天花乱坠的美,所以后来的满纸浓愁,一片惨淡。显得格外触目惊心。她自己深闺刺绣,春日凝眸,恐怕也认为这一段无可撼动的感情了。可是,红线偏偏就短了一截,手指上紧紧缠绕,脚上却忍不住各散东西。

朱淑真到底不如李易安啊,家境际遇,让她的词作每多幽怨,流于感伤。意境,境界都不如易安开朗轩华。

“赌书消得泼茶香。”李清照有赵明诚的爱托着,再颠沛流离,人生的底色是明黄的,亮丽的。她心里的热情未灭,而朱淑真遇人不淑,即使她的丈夫也是为官入仕的,不是一介平民。所嫁非所爱,这份哀苦也足够一个多情痴心的女子幽怨一生了。

那么离别应该就是那一次的上元灯节,她约他做最后的商量,因为再迟,父母就要将她许给别人了,但是他没来。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终于——在爱里,失散了。不兜不转,兜兜转转还是失散了。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谒金门》

春光浓艳如血,她将满纸思念尽付词章。怄断愁肠。再明媚的天气,也不可能回复当年和你一起陌上游春的碧绿心境。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减字木兰花》

我的日常生活里,怎样都免不了一个独字,他不爱我,我不爱他,春寒着病,病里,仍是无人可以拥抱依靠,我们之间可以因为小小细雨就相互拥抱取暖,与他之间却是西湖水干,波澜不起。

很难讲,到底谁更无情?

只可以肯定,谁比谁清醒,谁比谁残酷。

朱淑真到底离了婚,她是个叛逆的女子,到老了,坚固依然,只是太执着的人,哪怕不能够和爱的人在一起,却也一样不能够和不爱的人在一起。一心要挣脱无爱的婚姻藩篱。即使最后荆棘满身。

渐渐地郁郁地死去了,父母认为这样的女儿有亏德行,不许她安葬入土,女子无才便是德,可以认定,是她的多学多才害了她,不能安心地做一个民妇。一怒之下,将她所有的诗作付之一炬。

宋是那样积弱的国家,礼教却是那样森严,比军法更不容违背。对女人的态度远比对敌寇决裂勇猛,实在令人叹息。男人的心思若全用在规置女人身上,那么怎样的狼狈不堪,也都是应得的教训了。

后来有人爱惜淑真的才华,将她的诗词整理出来,《断肠集》是她的诗集,词集则叫做《断肠词》。

我突然想起来,第一次知道《断肠集》那个名字是在央视版的《红楼梦》里,那个好学苦吟的巧丫头香菱,就是在深夜,就着一点微弱的烛火读诗词,夏金桂夜里叫她,悚然一惊,把诗集丢在桌子上,奔过去接受差遣,那本书孤单单离了主人手,翻转过来,烛火映着,看清楚是《断肠集》,屋子里蜡烛红泪滴得不停,打湿“断肠”两个字。

断肠血泪……

我知道,那一晚,香菱要死了,可是。她一生的悲苦也过去了。其实,朱淑真也是一样的,当生命安睡过去,她血液里的悲苦也渐渐流淌干净了。

一枝红荷归南海。未尝,不是慈航普渡。慈悲一场。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依然能那样清晰地回忆起灯会那一日每分每秒的光景。闭着眼睛追溯每一点滴,与你之间轻声别离,经历了断肠之痛,安静回归。

其实一直都是那个和你一起月下漫步,笑语翩跹的人。生死之间,未曾松开手指。

来生来世,希望她可以做个快乐自在的人。回复本性里的甜美娇憨。在西湖淡烟急雨中,盛开如花。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断肠词(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