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为君一日恩 付妾百年身

发表日期:2005-10-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夜来读《全唐诗》有“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的句子,震动良久,其实这句词句平易,略通古文的都可解得,但是意思深重,非情之所至,意不能有所动。

比之现在的文章,我更爱古文。因古人情意婉转清亮,“墙头马上遥相顾, 一见知君即断肠”抬眉举目之间心意尽知,自有一种风流尊重,比现在满口胡沁的“爱”啊“情”啊,来得珍重。

比如“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说的虽也是男女之间一见倾心的感觉,但与现在常言的一见钟情迥然有异。我们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如胶似漆,四见已是只爱陌生人。

古人讲的是“一日恩”和“百年身”,女子情深到死,惟有以身相许,因身家是受之父母,将来归诸天地,最是洁净无暇,配得上与君之间感情浓厚。男子通常也如此,不似如今的男人风流放荡,一夜夫妻之后,若没有大的变动,男子也当真是与之共携白首,起码不似现在的一些男人把性爱当游戏,还自命花间客,实在猥亵下贱。

通常戏里会演到,公子小姐后花园定情,公子赶考,及第登科便回转家来娶情人过门,或有更大胆的,如《西厢记》里的崔莺莺和张生,已成夫妻之实,张生是懦弱可怜相,倒也记得回转来娶莺莺为妻,不相辜负。因古人讲的生死大信,比今人更为拙朴而有情义。

当然古人非个个有情有义今人也非个个无情无义。我因爱玲的缘故偶读到她姑姑和李开弟的情事,一读之下,呐呐无言,因着和我想的张茂渊有不同,又相同,心底如石击静水。只是不住震动。

我一直觉得张茂渊是怪人,比爱玲还古怪,为人处事已经到了疏影横斜水请浅的地步。轻易不惹情牵,看上去冷漠孤傲。但她又的确是个重情义的人,与爱玲朝夕相伴,两人相依为命近10 年,她待她比女儿还亲。亦是爱玲遇事可以商量,可以帮着张爱玲拿主意的唯一的家里人。强似是她母亲。

我看她,是把她和爱玲合在一起看,只当她是她亲人,现在我才知道她也是一段传奇,早年留学法国,回国后一直在洋行里做事,有一个时期还做过电台的播音,一直未嫁,她的一生是一段等待的传奇,一点也不比爱玲的传奇逊色。就算是后知后觉,我也开心。

1925年,张茂渊和黄逸梵一起出国留洋,在从上海驶向英国的轮船上,邂逅了风度翩翩的李开弟,船颠簸得厉害,张茂渊不住地呕吐,黄逸梵此时也自顾不暇。李开弟是谦谦君子,像一个有教养的男人那样,他端来了热水,递上了热毛巾,还冲了两杯龙井茶。主动照顾着出行的女士。

傍晚,张茂渊站在船头处,观赏海景,突然觉得有人将东西悄悄地披在她的双肩上。张茂渊回眸一顾,这一眼注定滚滚红尘的半世情缘交缠。

正是:春江水沉沉,上有双竹林,竹叶坏水色,郎亦坏人心。

后来爱玲在《姑姑语录》中提到的一方淡红色的披霞,就是两人的定情物。张茂渊一直珍藏身边。

她是清坚果决的人。算命人说她晚嫁,她也如同孔雀爱惜羽毛,不肯对凡鸟青眼有加。又是陌上游春赏花者,不轻落情缘与人,但若花落尘缘,如白素贞爱了许仙,那也只有一路相从到底了。

后李开弟在和张茂渊不间断的交往中了解到她出身豪门望族,外公是李鸿章,父亲是张佩纶,在李开弟眼中,李鸿章是一个民族败类,签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张佩纶也决非英雄,“马尾之败”主帅难逃罪责,其狼狈逃窜的举止被李开弟视为懦夫行径。又听到其兄是个打吗啡、嫖妓的浪荡子。于是,李开弟在张茂渊面前绝口不提婚嫁之事。

其实稚女何辜?为何要她背负祖上和父兄的“罪名”,中国人视人和家族为整体,罪则连坐同诛,是思维定势,不似西方将人和人区别分开来看。何况《马关条约》和“马尾之败”罪也不在其臣,而在其主其国,病如膏肓积弱难返。

就是这般清流之见,几乎误了张茂渊终身,后来长时间的接触,李开弟渐渐了解她的女儿身男儿心,她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有女子婉转强韧的生命力和毅力,股票投资失败以后,万贯家财化为乌有,她也是淡淡的,没有死去活来。倒看得我这等财迷心惊肉跳。说她和爱玲锱铢必较其实是表象,内心里,这两人都是那样的心清心亮,视钱财为身外之物,洒然到让人艳羡。

有一段时间她生活十分拮据,在无线电台上报告新闻,诵读社论,每天工作半小时。她曾感慨地说:“我每天说半个钟头没意思的话,可以拿到几万的薪水,我一天到晚说有意思的话,却拿不到一个钱。”后来,她也做过其它工作,是独立自主的职业女性,而不是附在旧家老屋上晒太阳的藤。

爱玲亦毫不掩饰自己对姑姑个性的欣赏,对姑姑生活方式的欣赏——自己挣钱自己花,自己管自己,自由自在,住在公寓里,清清静静,没有人事纠缠。清洁爽利的生活。

爱玲的少女时期到青年时期,都与她住在一起,两个人相处十年,她的人事处置方式,对爱玲深有影响。

等李开弟渐明佳人心时已晚。他已与他人结为夫妇。此后六十年,她隐忍退让了自己,只作为好友与他交往,从未越雷池半步,独身自好始终未嫁。她和他,都是善良的人,怎忍为自己的幸福而让别人痛苦?还是,都藏了吧!

我看了心酸,我们或可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人生太短,人世无常,谁敢说,六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

六十年是怎样漫漫无尽的时光,她一个女子是怎样熬过一个个漫长无尽的长夜,长河渐落晓星沉,碧海青天夜夜心。这星轮转了几次,这心熬干了几颗?

她与他结婚的时候,已是78岁。从婵娟两鬓秋蝉翼, 宛转双蛾远山色的少女到尘满面,鬓如霜,相顾无言泪千行的老妪。

她为他等待太久,熬干了心血才换来暮年花开。

“我早知道你和李开弟是情投意合的一对,当初李开弟对你的出身抱有偏见,对你的个性也不甚了解,他是一个粗人,就断然拒绝了你的初恋,贸然和我恋爱并结婚了。真的,当初我一点也不知情,你把你的恋情暗藏在内心深处,我竟然一点没有察觉出来。等李开弟了解你的为人个性,了解你的坚韧不拔的恋情之后,我已经怀孕,和李开弟再也分不开了。李开弟苦恼过,悔恨过,内责过,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晚了。你作为李开弟的初恋情人是那么地专注于爱情,在长达60年不间断的交往中,你没越雷池一步,这点是我在暗自观察中的深刻认识。李开弟也是一位谦谦君子,你视我儿子为己出,李开弟视张爱玲为己女,这一切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将不久于人世,我过世后,希望你能够和李开弟结为夫妇,以了结我一生的宿愿,否则我在九泉之下会死不瞑目。”

写到这里的时候,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落下,这话,是李开弟发妻临死时所言,人之将死,其言殊善,她是不可能骗人的。这话字字听来是血泪,是张茂渊一生考语。她要付出多少才能让另一个女人心甘情愿说出这样的话。这世事永远是公平的,她的付出,即使她不说,亦有人看在心里。她时光亦不可磨折的深重情义,终会被人记取。似她这样不出世的女子,爱玲在身边,如何能不受恩泽?爱玲有她,是一生之幸。

白乐天有诗云: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但似张茂渊这样情义坚如金石真是好,痴而慎,是——为君一日恩,付妾百年身。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为君一日恩 付妾百年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