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上行》创作谈

发表日期:2010-03-23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20D 点击数: 投票数:

    十几年前,我有过一次海上乘船旅行的经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轮船驶离宁波码头后,即在茫茫大海中南行。这艘轮船是驶往温州的。午后,刮起了五六级风。在海上,五六级风根本算不得什么;数米高的浪扑到甲板上留下堆堆浪花,但随着轮船的颠动,很快被甩回大海中去。我第一次乘船远行,一切都让我感到新鲜。虽然没有经验,以至于为买了五等舱的票而后悔。船行之初,我坐在舱里,透过两边的舷窗看到海水几乎完全在我的头顶上。乘客显然大多为常年生活在海边的人或经常乘船者,习惯了海上奔行,见惯了无风三尺浪的情景。因而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一上船就进了舱歇息,无意于外面观景。只有少数人在甲板上逗留,相互间闲聊。一待风起,也就纷纷回到舱里;任他外面惊涛骇浪,山呼海啸。他们回舱,我却起身来到甲板上。因为我想知道风和风中的大海。整个下午,甲板上鲜有游客。只有我,兴奋而好奇的望着大海和大海中不时掀起的波浪,足足有几个小时都兴致不减。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临近傍晚时出现在我的身侧,倚在栏杆上;口嚼话梅,袅袅婷婷,被风吹起的长发几乎就要拂到我的脸上,偶或有随风飘来的体香。她的肤色略黑,显见的是经常栉风沐雨了(在后来的交谈中我得知她是一个渔家女,常年以海为家)。她的目光不停地在我和大海之间来回流动,一副娇憨而单纯的神情。显然是不解我何以在风中傻呆呆的瞭望。这是我一个下午乃至夜晚中唯一的旅伴了。我和我唯一的旅伴的交流就是从大海开始的。大海是我们共同的话题,也是我们共同的畅想。从黄海海水的黄,到东海海水的蓝,黄蓝两色在宁波以南的交汇,成为一种独特的海洋现象。我不能解释这种现象的缘由。倒是她,这位自小生活在大海上的女孩,让我看到了海上人对于大海的那份热爱和不肯改变的执着,以及一提及大海就变得兴奋与慷慨。我从她口中知道了不少的海洋和鱼类知识,那都是书本上学不到的。有一阵子我的胃有些不适,可能是长时间在甲板上受了风浸的缘故。她以为我晕船了,于是掏出一包仁丹给我。她的天真和几分稚气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由此而体会到人必须热爱生活。
    夜深了,她走了。但她的身影似乎依旧留在我的身旁,伴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这次旅海的经历,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以至于有人一提到海,就让我想起那次旅程。
    我决定把它写下来。
    我很快构思好内容并将其写成古体诗。
    然后,我把它搁置在抽屉里,暂且忘记它。
    过了些日子,我再拿出来反复推敲。
    发现了问题——平淡无奇!
    怎么会这样?
    这样的诗也值得一写?
    诗贵在要有新意。
    做不到这点,还写它干什么!让读者花那么多时间就为看一篇流水账?
    我想了好几天。
    这是苦苦思索的几天,也是思想升华的几天。
    有了这一次脱胎换骨的思考后,我做了一次脱胎换骨的修改。
    我将那次海上之行当作人生之旅来写,增加了如下内容:
    第一,环境方面。极力渲染海浪之险恶,把轻风改为巨风,让船在云海一天中岌岌可危,以烘托气氛。第二,人物方面。极力表现众多乘客恐惧风浪的举止神情,就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让那个女孩子出场。那个女孩子本身就是一副历经风雨,无所畏惧的形象。为使其具有鲜明的个性特点,我对她做了几处包装,一是让她的出场在风浪最大时;二是腰上有两条长丝带;三是让她赤脚(事实上她只在旅游鞋被浪打湿后才脱下来短暂时间)。这样做并非完全虚构,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海边长大的女孩子,况且温州是个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容易接受到开化的思想和生活。她一出场就显得与众不同,宛若秋天里绽开的海棠,面对惊涛骇浪从容不迫,与众人的窘迫和惶恐形成鲜明的对照;也反衬出我这个大人的狼狈不堪。第三,有意增加了一段天明后风平浪静的海上壮观景象,意在象征“风雨过后是彩虹”这样一个哲理。第四,在结尾处,我想象那个女孩子在海上正荡着双桨,在朝日的大海中悠然唱着歌穿梭于海浪中。这实际上是理想化,她是一种不惧风雨战胜困难的象征。
    经过这样的改动,这首诗就完全脱胎换骨了。它不再是一次平凡之旅的再现,而是将它与人生联系在一起。海上之旅也就是一次人生之旅,面对险恶,要敢于有战胜它的意志和信念,而不能惊恐无状。
    这首诗的成功说明了写作必须要有一个理想和一双睿智的眼睛。

                                                                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日记)

关键词:干戚原创

作者:寂舞干戚

《《海上行》创作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寂舞干戚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