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金在中 怎么办?真的怕有一天会死在你手里

发表日期:2010-02-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一直在寻找我的天使.

我将他遗却在了某个我以为是天涯的角落.

惶然看遍那么多流景殇情.

我似听得到他的呼吸嗅得到他的气息.

我知道我爱那个还未从雾中走出来的明亮美好的少年.

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直至你的出现.

我才明白 天涯若咫尺.



花开荼靡 容颜若浮锦.


初相见 相见欢.

你垂下的眼睫轻轻的颤动 我就这样沦陷在你的眼眸里.




我轻轻念你的名字 象是挂念彼岸的旧识.

用的是一种绵软亦熟悉的语调.

「金.在.中」




灵魂在歌唱.

你是唯一的浓墨重彩.

世界上的一切,都为你偃旗息鼓 为你驻足停止.



没有人可以确定他在何时何地能邂逅一个真正美丽的微笑.

我想 我却遇见了,在我还未剥落斑驳的年华里.

某天.那个叫金在中的男子给了我一个耀目的笑容.

从此 我知晓. 我所做的每一件事 都是为了.

博君笑颜.



你的指尖温凉美丽.

我想拉着你的手.奔出喧闹的地方.

然后再也不松开.




多想把你的笑容挂满墙壁. 温暖我的每一个梦.




你吟唱时的样子你舞蹈时的样子你微笑时的样子你哭泣时的样子.

你的小淘气你的小固执你的小安静你的小喧哗.

你不知道.

你所有姿态 我都喜欢.




我把爱人的脸铺满整片天.

哪天你染了头发哪天你换了镜框哪天你卸了耳钉.

你所有的细枝末节 我都想知道.





我想 触碰你那看似清冷的外表下.

一颗扑扑跳动的心.


英雄在中说他很快乐.

英雄在中在用血与泪织成的密密匝匝的网内笑的璀璨.

但我知道 真正的金在中 也许没这么坚强.




假装看不见你用你孱弱的双肩支撑起的.

那份过于沉重的曾经.

我恨我来不及参与你的过去.

所以 我的爱人.

请容许我的决心.决心要与你走完接下来未卜的路途.




有一种唬小孩的把戏.

「一个东西 你如果能坚持念它的名字一百次 它就会成为你的.」

可是我每天都将它幻想成童话中的魔法 一个字一个字的数.

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

你看 魔法只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再对你执念.你都不属于我.



我想问你我们的距离.

是不是永远都时差一小时.

我不在乎那一小时里你的身影渐行渐远 我可以等你.一直等你 .

谨以此生 献给你.




亲爱的 不要说出来.

我想用手指抵住你的唇.

我不会问你的生命里有没有一天是我的.

因然我知道 我不过是你生命里的可有可无.

追逐你逆光的影子无处停歇.




我不甘心就地掘坟.

怕时光荏苒 而那沁如骨血的蛊惑将自己逼向窄仄的死巷.

我一定会在某天.

站在你面前优雅的说.

你好 金在中.我是... 我爱你





我走过汤汤流途.

却与你错肩.

恨流光遇不及.

——你是我此生最旖旎的风景.





经年之后 也许我会再听到你的消息.

——你是个好丈夫 好父亲.

——你和她的故事 一切安好.

但你永远是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我的少年.

若你遇见他 告诉他 我爱他.





我的生命于某日裂了一条缝隙.

而你 就是不偏不倚照进来的.

——那道光.




我心中的荒城因你而渐次春光盛景.

时光待我不薄.





但是 我的爱人.

我爱你并不代表就赋予你伤害我的权利.

所以 你一定要好好的.





这世界太多哗众取宠 太多蜚语流言.

这世界不过是一条浊腐深河.

我裸足在其中缓缓前行.

追索着永远不远处那盈盈晃动的流光.

那是我喜之喜 痛之痛的你.

即使我知道我终触不到你亦会被这片浊重覆没.

——也安之若素.




此情深深深几许.

已是我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我落笔书写我的爱 却怕它只是我虚构杜撰.





我的爱人 .

你还未说我爱你.

——那口唇 美得已是一个吻.

作者:melodyjaezuo

《金在中 怎么办?真的怕有一天会死在你手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elodyjaezu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