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与吴冠中商榷

发表日期:2010-08-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昨天回家时看到新的一期《读者》有一篇关于吴冠中的文章又提到了他的很多观点。其中,他说那些为了出名,为了赚钱的学艺人不能算真正的艺术家,也画不出真正的好作品,但是这类人为数众多,甚至梵高本人画画时也希望有人买自己的画,至少想靠绘画讨生活是不容置疑的。应该把他们称呼做什么呢?艺匠?还是什么?到梵高这个境界的画家的确罕见,但也只能说明这是绘画者的最高层次,其余者只是层次不同而已,区别于其它行业还属于艺术范畴。想出名最后也的确名垂青史的画家太多了,名利有时就是他们努力学画的动力,甚至是他们衡量自己是否成功的标准。

 

绘画能否成功,一方面靠激情和坚持,一方面着实靠个人天赋。而激情的成份是很复杂的,功利夹杂其间并不奇怪,因为人是社会的人,脱离不了生存需要。同样为了名利有些人是愿意选择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比如绘画,以此为手段,有些人喜欢政治,以此为手段。每个人达到目的选择的手段不一样——兴趣爱好不同而已。我认为只要是以求实的态度,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真才实学继而水到渠成求得名利无可厚非。也是能出人才的。如果名气和利益与一个人的才学相匹配,我想任何人都是能接受的,也应该是学术作风的常态。只有那些沽名钓誉,弄虚作假之辈才是要唾弃的。

 

他还说全世界除了中国,没有一个国家有画院的体制,画院的体制是不合理的。不过就历史上画院的形成是在五代吧,宋徽宗时产生第一个体制完整的画院,然后到清朝的时候画院又撤销。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我是觉得画院初始应该对艺术有促进作用的。因为艺术在中国从来不是谋生的工具,无法仅靠绘画获得生存资本。所以中国真正画得好的是文人画,为什么呢,因为文人不愁吃穿,可以为艺术而艺术,穷苦百姓好像没有出过什么大艺术家的。而画院的出现至少为那部分有艺术天分的人解决了衣食生存问题,可以有个相对无忧的环境中作画。吴冠中觉得画家都得经历贫困痛苦贴近贫民生活才能创作出有生命力的作品,但是回归中国绘画史,这种状态似乎比较行不通。我觉得他这是受到西方艺术的深刻影响而产生的偏见。

 

留存在中国绘画史上的作品多半都是寄情山水的文人画,少部分佛教绘画又是属于专题作品,也多半是由当时的名画匠所为。画得最好的山水是文人山水,画得最好的花鸟也是文人花鸟,唐朝人物画鼎盛时期的画家也都是衣食无忧的贵族阶级画家。能说得出名字的画家比如元四家,倪云林,黄公望,赵孟頫,比如明四家,沈周,唐寅,文征明,仇英。非富则贵。在中国历史上因为忍受清贫坚持作画最后成功名垂青史的画家还真不多见。我想这就是中西文化的差异。中国画的审美标准和所要达到的一种禅宗境界和人生追求是与西方绘画有本质上的不同的。他们需要那种由痛苦碰撞出的激情和我们需要宁静致远而领会出的另一种人生境界所产生的绘画技艺是完全不同的。他们需要激情洋溢,我们需要冷静彻悟。基于此,吴冠中的这个观点是有局限的,仅限于西洋绘画的成功方式。但当前的画院体制也的确需要改革。如果分开来处理也许更合实际,比如中国的画院只收纳中国画专业画家,西洋画不应该设置画院体制。学西洋画及现代艺术的运用西方体制,学中国画的运用中国传统方式,各得其所,方能成效。

 

除此之外,吴冠中的很多观点都是我所欣赏的。

作者:误解

《与吴冠中商榷》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误解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