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向日葵开过旧夏天》(7:孤勇)——我好朋友写的小说,已经出版了哦~支持!加油哦~

发表日期:2010-12-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孤勇(1)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安小草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
城东和城南她不敢再去,那地盘鱼龙混杂,虽然来钱的可能性大,但保不准会被刘达和李叔发现,她还想留一条小命给奶奶送终。
虽然季天雷说会帮她打听下工作,可也不能一棵树上吊死,总得自己也琢磨琢磨生财之道。只是这些天窝在拳馆,谋杀无数脑细胞,却始终没想出个快速赚钱的妙招。
拳馆在小草住进来后变得干净整洁起来,她不好白住,趁着有时间,勤快的帮忙打扫,倒也赢得了馆主的喜爱。
白天看一群男人打拳,汗水淋漓,小草摩拳擦掌的跟着学了几招健体防身的招式。每每运动下来,肚子却饿的更快,钱包也更加干瘪。
小草很想自己变成一只冬眠的熊,不吃不喝能过完这个冬天。就算她变成熊,奶奶怎么办?一想到奶奶的住院费,小草又悲催了。
这天,天气晴朗,阳光妩媚,难得暖和起来。小草打扫完拳馆,准备出去溜达一圈。
闭门造车是没有用的,也许在外面晃晃,能碰到什么掉馅饼的好事也说不准,她自我安慰。
小草一路低头瞎逛,不知不觉走到大学城附近。几所高校比邻而建,校门气派,校牌锃亮。由于还没到寒假时间,进进出出的学生络绎不绝。
美院门前车道上停了辆银灰色的奥迪TT,显然刚刚清洗过,女人线条一样柔顺的车形干净明亮。车窗摇的很低,车内孟行无聊的嚼着口香糖。
他这几天没什么课,美院离他们学校不远,于是天天溜过来,守在门口,看看美女。
美女没发现几个,倒是路边低头徘徊的安小草,刚好撞入他的视线。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连赔十把的记忆犹新,那天晚上,分明瞧出他们两个不过是演戏。事后他刻意询问过,被陈墨轻描淡写的撇清了关系。既然不是兄弟的女人,怎么捉弄倒也无妨。
他眼珠一转,鬼主意立刻涌上心头,推开车门,大步朝她走去。
小草还在做着捡钱的白日梦,浑然不知曾经招惹过的人带着一肚子坏水,朝她步步逼近。一只手拍上了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扭头,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带着安全无害的笑容。
“嗨!真巧,倪婕,原来你是美院的学生啊!”孟行装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搭讪的技巧,他向来熟稔。
安小草没有否认,倒不是虚荣,只是觉得和他没什么好说的。她诈赌赢了他的钱,平白遇到,哪里会有什么好事。
“嫂子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吧?”他转着钥匙圈,笑嘻嘻地说。
小草皱起了眉头,后退了一步,淡淡的说,“我哪也不去,不用麻烦了。”
孟行耸耸肩膀,“那刚好,我在等女朋友,正无聊呢,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玩玩押大小?”
他信口开河,若有熟人在肯定嗤笑:孟行的女朋友?还不晓得生没生下来呢!
小草撇撇嘴,她才不上这个当。孟行看她不支声,暗自没趣。
“你是美术系还是设计系的?我认识个美术系的教授,在找模特,听说报酬还不错,你有没有合适的同学给介绍个?”
哼,不相信提到钱还不上勾,孟行眼珠滴溜溜的转着。
他是个眼光毒辣的主,一眼看穿小草的软肋,他觉得世上哪里有不贪财的女人,就像没有不好色的男人一样。
小草眼睛亮了起来。报酬不错?听起来像个诱人的馅饼,可是未必有这样的好事吧?
心里思忖了下,问了个关键性的问题:“模特有什么要求吗?”
孤勇(2)
孟行“嘿嘿”一笑,“没什么要求,能坐着不动就行,不过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也挺累人的。要不,我把他电话留给你,你有合适的对象,直接打电话给他就行,就说我介绍的,报酬肯定不会少。”
小草推说忘记带手机,孟行跑去车里拿了只笔,直接将电话号码写在她的手上,一副古道热肠的样子。
写完倒也没怎么纠缠她,看看手机说时间到了,要去接女朋友,挥手再见,发动汽车直直开进校内,一溜烟不见踪影。
他将车停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下车打了个电话。欲擒故纵的策略,他跟着陈墨也学了不少。
安小草在学校门口秃了叶子的梧桐树前徘徊很久,左右思量,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钱真是可怕的东西,多少人为之铤而走险,她本来就一无所有,就算那些有钱人拿她开涮,她又能损失什么?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穷途末路的时候,她只剩豁出去的孤勇。
她去公用电话,拨了手心的号码。
孟行就是一个损人不利已的主,他当然不会真心给介绍小草赚钱的美差。可和他只有一面之缘的小草并不知道,即便做好最坏的打算,现实却远远比想象更残酷。
瞬息万变的时代,手机绝对是方便快捷的联络工具。
没多久,接到预料中的回复电话后,坐在车里等待的孟行,开心的笑起来。想到快乐要分享,他紧接着拨了陈墨的号码。
陈墨此刻却不像孟行那般好心情,因为他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杜依依。
新开发那块土地的批文,是她父亲的杰作。自然,她是他父母眼中的娇客。她没什么不好,身材样貌家世背景都是拔尖,他却不喜欢。
不喜欢的原因很简单,归根到底在于那只叫Kitty的猫咪。粉红色的装饰品从手机到包包,是她的最爱,也是他的大忌。
他讨厌一切粉红色东西,更讨厌猫——外人不会知晓,像他这样的男人,居然有严重的恐猫症。
孟行的电话如同及时雨,将他从视觉的折磨中解救出来。借口有事,他抓起风衣,婉言道歉后离家而去,也顾不上身后母亲的不悦。箭步如飞。
限时50的标牌在眼前一闪而过,但市内车辆较多,速度再也快不起来。他扭转了方向盘,也不管双黄线禁止掉头,一个转向,朝二环驶去。
孟行所谓的捉弄,他再清楚不过什么意思。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么急匆匆赶过去,究竟是要看热闹,还是要阻止。
虽然她偷过他的钱,还狠狠踹过他,可她毕竟是他带出去,向众人介绍的“女朋友”。
况且那种事情对女孩而言,太过不堪……
冬天虽然是四季中最残忍的时光,万物凋零,但依然会有阳光温暖照射的时刻。
有赚钱的希望,安小草的心里开始暖洋洋,脸上自然也多了灿烂的笑。
按照电话里的地址,她找到了画室,只是不在美院里,而是学校后面不远处的独栋小院,招牌醒目,布置的也颇有艺术氛围。
小草虽然觉得事情慢慢靠谱起来,仍没放松警惕。
画室并没像预想中有很多学生,空空荡荡,桌椅凌乱,画架随意摆放,落地窗户透着明亮的光。招待她的男人看起来很年轻,样貌极普通。
“干过这行吗?”
小草摇摇头。
男人指了指台子,示意她坐上去,帮她摆了个姿势,行为举止倒也不过分。
“能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不动时吗?”他问。
小草点点头。
“一小时三十块钱。”他递过来一个白色床单,“你去洗手间把衣服脱了披上吧,露出锁骨和脚踝就行,冲孟行的面子,我给你的可是裸模的价格。”
小草愣了,裸模?
看出她的迟疑,男人摸摸下巴说:“这是艺术,你不用想太多。”
小草握紧床单,柔软的棉布,轻易地皱成一团。
“同学,你到底做不做?不做我再找人!美院裸模也不过这个价格,那可要当着一群学生不穿衣服的!”男人开始不耐烦了。
为了钱,你什么没干过?又有什么不敢干?她心里自嘲的说。
“洗手间在哪里?”她问。
房间很暖和,她慢慢解开衣服,一件件褪去,只剩内衣裤。拉下胸衣的带子,塞在一边,裹上床单,倒也看不出来。她并不害怕,即便有危险,她带着秘密武器。
坐在台子上,她像个梦游娃娃,消瘦的肩膀裸露在空气中,锁骨凸显,整个人散发出干净纯真的气息。
男人舔舔嘴巴,调整画布,倒没什么异常举动。
她的目光漂移,落地窗外有一只灰色的鸟停在树梢,很安静,尘埃在阳光照射下舞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缓慢。始终悬在半空的心渐渐安定下来。男人起身倒了杯水给她,示意她可以休息会儿。
小草握住水杯,没有喝。男人看着她,似乎有点失望,让她坐回台子,自己转身走到门口。“啪嗒”一声,将门反锁起来。小草一惊,跳下台子。
“你锁门干什么?”
他挑挑眉,笑了,“你说我想干什么?”朝她走来,步步逼近。
“我是你朋友介绍来的!”
“是啊,他特别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
伸手将床单狠狠一拽,她踉跄着差点跌倒,稳住身形时,单子已被扯开。娇小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

作者:绯雨蓝月

《《向日葵开过旧夏天》(7:孤勇)——我好朋友写的小说,已经出版了哦~支持!加油哦~》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绯雨蓝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