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向日葵开过旧夏天》(2:诱饵)——我好朋友写的小说,已经出版了哦~支持!加油哦~

发表日期:2010-12-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诱饵(1)
就在安小草陷入危机的时刻,陈墨刚刚回到家。
陈智琛在客厅擦拭心爱的象棋,看到儿子进来,不由兴起,招呼着他对弈。
九横十竖三十二子,一整套金丝楠木填金浅刻福寿纹棋子,正面刻填红黑二色楷书,笔力雄健,充满了厚重的历史感。
陈墨打开吊灯,稍显昏暗的室内立刻明亮起来。
家里暖气开的很足,他脱掉外套,上身只穿一件单薄的棉质衬衣,灯光照射下,熨烫服帖的领子散发着素雅的蓝。顺手将外套递给前来倒茶的吴妈,也不多话,坐下来摆棋。
他修长的手指飞速在棋盘上落下,很快棋子归位,楚河汉界,分庭对峙。
陈墨执先手。
老的深谋远虑,小的工于算计,片刻之下难分高下,厮杀颇为惨烈。
天色渐渐暗了,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璀璨的光,越发照出陈墨眼若星辰。他薄唇微微一抿,看出父亲设局上的破绽。仍然不动声色,举棋绕过。
电话响了。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哦,带上浴帽蹦蹦跳跳,哦哦哦哦,美人鱼想逃跑……”可爱的歌声回荡在屋子里。陈墨举炮的手顿住了。
陈智琛听到这音乐有些惊讶——这可不是儿子的风格。
陈墨面不改色的掏出手机,按了通话键。
听筒那边传来同学孟行的抱怨,“老大,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陈墨拈着棋子,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小五,你改的音乐很喜庆,我不介意多听一会儿。”
电话那端的抱怨立刻停止,咳嗽了下,声音变得正经起来:“下午你让我办的事情都好了,晚上让电台广播吗?”
“嗯,注明时间地点,一定要说内有珍贵照片,捡到者定有重谢。”
挂掉电话,陈父好奇的问:“什么珍贵照片丢了?”
陈墨落棋,这一子略有偏颇,显然暗地让了父亲一手。他抬手指了指客厅墙上的全家福,看到父亲有些不解,他却只是微笑着,并没有解释。
“捡到”是心理暗示,“重谢”则是诱饵。罪犯总会重回现场,想要报酬的也多半就是扒手本人。陈墨布了一局,他一向遵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的十六字箴言。
天色已晚,是时候结束战局,他卖了一个漏洞给父亲,后者逮住机会,一记绝杀。
“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儿子,你还要多多锻炼啊!”他哈哈笑道,面上显露出几分得意。
陈墨低头开始收拾棋盘,让老爷子高兴高兴,总没有错。
正喜滋滋摸下巴的陈智琛,听见儿子开口道:“爸,我准备搬去公寓住段时间。”
心情大好下,也没怎么阻拦,大手一挥,“只要你妈同意,这事情我就不管了。”
甜枣策略很有效,他要的就是父亲这句话。
同一时间,安小草正陷入空前危急中,浑然不知有人以她为鱼,放下了诱饵。
入行后,她一直小心警惕。没想到第一次犯事,是栽在自己人手上。
冬天的地板寒意浸骨,她浑然不觉得趴着。听了刘达要人的话,呼吸凝滞起来,大气也不敢出。男人狼一样的目光,似乎透过层层衣服,烙在她脊背上。
安小草不由自主抖了起来,这次绝对不是假装。
她抱有一丝期望的抬头看向李叔,灵动的眼睛泛起水光涟涟。她从不软弱,眼泪不过是博取同情的武器。
他是自己的师父,夸赞她有天赋的师父,应该不会眼睁睁把自己交出去吧?调教一天,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叔窝在座椅上,不自在的别过头,避开小草炙热的眼光。他心里思忖着,刘达年轻力壮,手下的虾兵蟹将也远远多过自己,犯不着为了一个徒弟和他反目。
诱饵(2)
安小草顿时生出跌入谷底的绝望。刘达一把将她拉起来,像拽一个破布娃娃,扯得她手臂断了似地疼痛。
“李哥,这娃儿我今天带走教育教育,明天给你送回来。”他笑眯眯的说。也不等李叔回话,招了下手,身后上来两个跟班,一左一右将小草架起。
李叔拉下脸,颜面多少有些难看,可最后也只是看了她一眼,依旧没有开口阻拦。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谁强听谁指挥,面子永远比不过自身利益。
送回来?不过是笑话罢了!
一行人架着安小草往外走,刘达走在最前面,他的步伐轻快,像迫不及待享用美食的饕餮。
院子内的厨房飘散出饭香,她恍惚的抬头,看见小玲倚在门框边,幸灾乐祸的看着她。目光冰冷,没有丝毫同情。
也好,她才不需要什么同情。攥紧拳头,指甲深深陷入手掌。她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忍吧,只要忍耐,就有机会逃生。
只要活着,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出了院子,刘达的车停的很近,只有几步路的距离。他却突然止住脚步,转过身来。
小草脸色在墙灰的遮掩下并不明显。她缩着胸,头垂的很低。
刘达伸出两个指头捏住她的下颚,他的指头坚硬的象老虎钳子,小小的脑袋被迫扬起。她看到一双细长的眼睛,像蛇一样闪着贪婪的光。
他盯着她的脸,那种滑腻腻的感觉蔓延到皮肤上,她不由自主起了战栗。
仔细的用袖子擦掉她脸上的灰,露出原本白皙的皮肤,再将遮拦眼睛的头发别在耳后。一张漂亮水灵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满意的点点头。
“上车,押回去好好调教。”他发号命令。
左右被牢牢架住,眼看就要往车上塞,小草还没找到机会逃。
就在几乎绝望的时候,突突的摩托车声由远及近,呼啸而来像一阵风,车子上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眼睛一亮。
“雷子哥,救我!”她大喊了一声。
听到她的叫喊,摩托车像豹子般冲过来,左边的跟班慌忙躲闪,放开了钳制她的手。
小草左手得到自由,立马捏紧拳头朝右边的人挥去,正中眼睛,那人吃痛放开手,直接一巴掌招呼上来,狠狠扇在她脸上。
顿时嘴角破裂,条条红痕浮现。
小草顾不上脸颊抽痛,机灵的拽住车手的衣服,一个翻身,轻盈的跃上了车。
男子一脚踩住油门轰到底,绿色的摩托车飞快的窜出去,空气中只留下阵阵胶皮的恶臭。
刘达不是吃素的,立刻扭身上车,跟班也慌忙钻进去。
一场追逐拉开帷幕。
摩托车仗着身小轻便,专门朝小巷道开,一路上的颠簸,快把小草颠散架了。她紧紧抱住车手的腰,害怕一不小心被甩下去。
好几次,汽车眼看就快要追上,她紧张的心怦怦直跳——就像第一次偷窃时,跳的那样混乱。
摩托车一路左拐右窜,直到从细碎台阶的坡冲下去,才终于将尾随者甩掉。
安小草长舒了一口气。
车子又驶出好远,在一个小商店门口停下来。
天色已经全黑,身处之地已经是偏僻的郊外。低矮的建筑稀稀落落,颜色灰败,只有路灯闪烁着柔和的橘黄色光芒。
车手脱掉安全帽,露出脸来。男子的面部轮廓很深,有点西方人的立体。饱满的额头,挺拔的鼻梁,炯炯有神的眼睛,年纪看起来比小草略微大些。
一场激烈的追逐后,在大冬天,仍有汗水顺着他的发际往下流。他们靠得很近,小草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气息。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问,眉头一皱,伸手朝她嘴角摸去。那一抹干涸的血迹很是乍眼。
“咝,疼!”小草倒抽了口气,可怜兮兮的说:“今天出门明明有拜神,可还是走了霉运。”
他哈哈一笑:“那今后不用拜什么鸟神,有困难,你就喊‘季天雷’,我保管立马出现!”
小草很感激地说:“谢谢你,雷子哥。”他微笑着揉揉她的短发,柔软伏贴。
这个女孩外表柔弱,却独自撑着一片天。遇到危险,也只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说“走霉运”,叫人没办法不心疼。
他停好车,也不锁,准备买个创可贴,于是拉着她朝商店走去。
“对了,你怎么今天突然来找我?”小草边走边问。雷子脚步顿了下,没有转身,声音从前面飘过来,“今天医院打电话来,让我转告你,明天务必过去一趟。”
走进商店,听到这样一句话,才刚刚虎口脱险的小草,心又狠狠一缩。
钱都在贼窝枕芯里藏着,明天就是医院交费的最后期限,她这样逃跑,怎么可能还妄想回去拿钱!
为什么不将钱随身携带?小草很想抽自己……
商店很小。店内只有一个捧着茶缸捂手的老头,脏兮兮的柜台上摆着一台老式收音机。
老头专心致志的听着广播,对进来的他们视而不见。
暗自懊恼的小草,杵在柜台前,盯着自己的脚尖,帆布鞋上贴了一个卡通小猪,遮掩住后面小小的洞。
“现在插播一条寻物启事,陈先生于今天下午四时一刻,在新天地广场南门,不慎将钱包丢失。钱包为黑色古驰牌,内有珍贵照片,如有拾到者,请与1xxxx880816联系。定有重谢……”

作者:绯雨蓝月

《《向日葵开过旧夏天》(2:诱饵)——我好朋友写的小说,已经出版了哦~支持!加油哦~》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绯雨蓝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