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爱情诗歌

发表日期:2009-05-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爱情诗歌http://www.2000888.com/www/zxhn/h.gif  把全世界的女人都变成你

怎么样能够
把全世界的女人都变成你
那么真好
那么真糟
如果说如果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你
那么
把你的影子缩小成零点零一厘米
移植在我的心底
那么
我一声迟到了三千六百五十天的叹息
忽然幻化成清越神妙的风笛
偷偷地告诉我

应该找另外一个字代替
你  
六月的雪……

现在才刚到六月,
天上就开始下雪。
一片一片舞的那样轻盈,
一丝一丝坠得那样妩媚。
都说六月的新娘是最幸福的,
那么六月的雪是否也是最美的呢?
我想是罢。
白白的雪,宛如天上的月,
照亮我的世界。
让所有心碎都随风逝去,就想游泳,
留下的,只有你的长发和单薄的身影……
我在如雨的雪中叹息,
我多想陪着你,让你不再痛苦,不再孤寂,
我多想抱着你,让你不再颤抖,不再哭泣,
我多想爱着你,让你永远不会再失去。
不知我的怀够不够温暖?
能不能融化你心中如冰封的过去?
我为何还要旧事重提?
让你的泪如雪般在我面前甜甜的坠地……
 
我等候你

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火焰似的笑,
要你灵活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岛,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绝望的惨酷。
这也许是痴。竟许是痴。
我信我确然是痴;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运命驱策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为了你,为了你,
我什么都甘愿;
这不仅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理性亦如此说。
痴!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维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给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
痴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也无法调回一个
痴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实在,
虽则我心里烧着泼旺的火,
饥渴着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任何的痴想与祈祷
不能缩短一小寸
你我间的距离!
户外的昏黄已然
凝聚成夜的乌黑,
树枝上挂着冰雪,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啁啾,
沉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着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的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籍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沙扬娜拉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泸杭车中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我有一个恋爱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魂灵,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迫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存在或是消泯──
太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



天神似的英雄

这石是一堆粗丑的顽石,
这百合是一从明媚的秀色,
但当月光将花影描上石隙,
这粗丑的顽石也化生了媚迹。
我是一团臃肿的凡庸,
她的是人间无比的仙容;
但当恋爱将她偎入我的怀中,
就我也变成了天神似的英雄!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
披散你的满头发,
赤露你的一双脚;
跟着我来,我的恋爱!
抛弃这个世界
殉我们的恋爱!
我拉着你的手,
爱,你跟着我走;
听凭荆棘把我们的脚心剌透,
听凭冰雹劈破我们的头,
你跟着我走,
我拉着你的手,
逃出了牢笼,恢复我们的自由!
跟着我来,
我的恋爱!
人间已经掉落在我们的后背,——
看呀,这不是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无边的自由,我与你与恋爱!
顺着我的指头看,
那天边一小星的蓝——
那是一座岛,岛上有青草,
鲜花,美丽的走兽与飞鸟;
快上这轻快的天庭——
恋爱,欢欣,自由——辞别了人间,永远!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枉然

你枉然用手锁着我的手,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
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
迟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从灰士里唤起原来的神奇,
纵然上帝怜念你的过错,
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给你:



我为爱

我为爱而忘情
我为爱受折磨
不论忘情还是折磨
我全都勇敢地接过
欢乐的爱
那样欢乐
哪怕往往少了点思索
痛苦的爱
尽管痛苦
却常常多了些收获




 也许

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
前程如朝霞般绚烂
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
成功如灯火般辉煌
也许,只能是这样
攀援却达不到峰顶
也许,只能是这样
奔流却掀不起波浪
也许,我所能给予你的
只有一颗
饱经沧桑的心
和满脸风霜




你可知道

我不想用那迷雾
把我的心灵遮住
让你凝望了半天
感觉仍是一片模糊
我不想用一道藩篱
把我的思想束缚
笑就灿烂地笑
哭就晶莹地哭
你可知道你可知道
倘若我不能真实地
袒露自己
我是多么痛苦



思念

我叮咛你的
你说不会遗忘
你告诉我的一我也全部珍藏
对于我们来说
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
永远不会发黄
相聚时候总是很短
期待的时间总是很长
岁月的溪水边
拣拾起多少闪亮的诗行
如果你要想念我
就望一望天上那
闪烁的繁星
有我寻觅你的
目----光




 怀想

我不知道
是否还在爱你
如果爱着
为什么会有那样一次分离
我不知道
是否早已不再爱你
如果不爱
为什么记忆没有随着时光流去
回想你的笑靥
我的心起伏难平
可恨一切
都已成为过去
只有婆娑的夜晚
一如从前那样美丽




默默的情怀

总有些这样的时候
正是为了爱
才悄悄躲开
躲开的是身影
射不开的却是那份
默默的情怀
月光下踯躅
睡梦里徘徊
感情上的事情
常常说不明白
不是不想爱
不是不去爱
怕只怕
爱也是一种伤害




如果

如果你一定要走
我又怎能把你挽留
即使把你留住
你的心也在远方浮游
如果你注定一去不回头
我为什么还要独自烦忧
即便终日以泪洗面
也洗不尽心头的清愁
要走你就潇洒地走
人生本来有春也有秋
不回头你也无需再反顾
失去了你我也并非一无所有


白鸟之死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那一只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
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像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让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像是终于能
死在你的怀中




伴侣

你是那疾驰的箭
我就是你翎旁的风声
你是那负伤的鹰
我就是抚慰你的月光
你是那昂然的松
我就是缠绵的藤萝
愿天长地久
你永是我的伴侣
我是你生生世世
温柔的妻




诀别

不愿成为一种阻挡
不愿让泪水
沾濡上最亲爱的那张脸庞
于是在这黑暗的时刻
我悄然隐退
请原谅我不说一声再会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
试着将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任何岁月
也无法触及的距离




美丽的时刻

当夜如黑色锦缎般
铺展开来而
轻柔的话语从耳旁
甜蜜地缠绕过来
在白昼时
曾那样冷酷的心
竟也慢慢地温暖起来
就是在这样一个
美丽的时刻里
渴望你能拥我入怀
我的信仰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所有的
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满树的花朵
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我相信三百篇诗
反复述说着的也就只是
年少时没能说出的
那一个字
我相信上苍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如果你愿与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
我们终于会互相明白




隐痛

我不是只有 只有
对你的记忆
你要知道
还有好多好多的线索
在我心底
可是 有些我不能碰
一碰就是一次
锥心的疼痛
于是
月亮出来的时候
只好揣想你
微笑的模样
却绝不敢 绝不敢
揣想 它 如何照我
塞外家乡




心情

我不是不想给你写信
只是总写不清自己的心情
浪漫的话语多么好听
一句“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足能把一世的悲哀说清
可那是别人的歌谣 别人的心
我很懂得自己的痴情
思念的日子怎么会好过
涉水跋山中
我还是先整理自己的心情




心愿

既然——
不能化作清风
轻拂你受伤的心灵
那就 挥洒成雨
冲刷掉你心中的阴影




想你的时候

那一线温柔
缠绵成迤逦的小路
延伸莫名的心事
苦苦地踯躅
不知诗意的花瓣雨
缘何幻化成与你同行的意象
惬意的灵感
似有若无
想你的时候总怕自己迷途

 
起造一座墙

你我千万不可亵渎那一个字,
别忘了在上帝跟前起的誓。
我不仅要你最柔软的柔情,
蕉衣似的永远裹着我的心;
我要你的爱有纯钢似的强,
这这流动的生里起造一座墙;
任凭秋风吹尽满园的黄叶,
任凭白蚁蛀烂千年的画壁;
就使有一天霹雳翻了宇宙,——
也震不翻你我“爱墙”内的自由!



也许我该给你寄一片枫叶,但那一掌耀眼的鲜红,只衬出秋的贫血。也许我该给你寄一朵鲜花,但那娇艳留不住残香,到你手里已憔悴。也许我该给你寄一颗红豆,但因为古诗人的推销,它已经绝了种!终于我决定给你寄一扇梧桐的落叶,再拔两茎微温的白发,做这叶签上的丝垂。





作者:醉影月华

《爱情诗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醉影月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