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穷人缺什么?(二)

发表日期:2007-10-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穷人是社会的基础
 作者:欧阳欣穗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穷人就是泥巴,处在食物链的最末端。

  但是穷人却是整个生态的基础。没有泥巴就没有虾米,没有虾米就没有小鱼,没有小鱼大鱼也活不了。

  泥巴是最贱的,春天来了,万紫千红,泥巴的身上只是多了些踏青的脚印。冬天来了,寒风呼啸,泥巴又成了生命的庇护所,草根藏在泥土里沉睡,动物躲在土穴里冬眠,泥巴则裸露着,默然承受。

  热闹从来与泥巴无关,正如所谓的主流和穷人无关一样。世界上只要发生了灾难,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受害最深的都是穷人,而有利可图的好事,总是被富人们捷足先登。

  泥巴是渺小的。花市上,从森林里挖来的熟土——再贫瘠的盆土加了这土就不用上肥的——真正是肥得流油的好土,也不过一两元一斤,而被它滋养着的名贵花木,谁个又只值这点小钱呢?但是离开了泥土,花木能够生长吗?万物生长靠太阳,万物生长也靠泥土。太阳已经受过了太多的礼赞,泥土却至今默默无闻。

  穷人是渺小的,多一个少一个确实无关紧要,但整体的穷人却是社会的基础,没有穷人谁都活不好。

 

穷人不安全

 

  穷人只有一个破碗,富人有一大堆财产,一般人就总以为富人更容易蚀财。殊不知阎王不嫌鬼瘦,要饭的、捡破烂的,手里只有半个烧饼,还有可能被比他更饿的人抢去。

  穷人钱少,但防护也差。每个城市都有不少高尚小区,里面有的是富豪。眼红之人固然不少,但人家那里又是铁门固守,又是保安巡逻,又是红外线监控,歹人下得了手吗?

  大城市里,没丢过自行车的人很少,但丢过汽车的人倒是不多。丢一辆汽车就是大事,就得惊动很多人,最后没准就破了案,就算找不回来,损失还有保险公司担着,也伤不了他多少筋骨。可丢一辆自行车,谁管!对于穷人来说,一辆自行车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呀!

  古时的皇帝在宫里闷久了,也想出去换换空气,享受享受常人的自由,于是扮成平常百姓,美其名曰微服私访。穷人听说了,不免有些自慰,咱穷是穷点,但无牵无挂,让皇帝也羡慕呀。

  可是他忘了,他的牵挂其实具体得很,穷人的生存环境远比富人恶劣。皇上就算是换了衣服,他还是皇上,左右围着一大群保镖,后面跟着一个大太监,口袋里永远装着充足的银两。他怀着那份新奇的兴致,无忧无虑去体验所谓民间疾苦,就像现在的城里人,带着瑞士军刀、防毒面具,还有指南针、矿泉水,去离城十公里的乡间感受苦难一样,尽管在农家吃了一顿粗粮,只不过是帮助消化而已。

  穷人的难处只有穷人自己知道。在混乱无序的环境中生活久了,穷人也有了自己的处世哲学。

  穷人往往不相信法律,“制度是死的,但执行制度的人是活的。”从理论上讲,制定法律是为了维持秩序,保护弱者,但实际上,无论立法还是执法,富人得到的好处更多。

  过去有段时间,城市里面常常有新闻,农民工讨不到工资就去跳楼,用法治的眼光看,显然这是不合适的。但是作为农民工,他付得起律师费吗?就算有善良的律师愿意无偿帮他,他付得起昂贵的时间成本吗?对一个天天等米下锅的人来说,诉讼程序是太漫长了,还没等官司打赢,人恐怕已经饿死。更何况最后能不能讨到钱还是个未知数。

  穷人对法律是缺乏信心的,在穷人心目中,实用主义的价值观根深蒂固。“成者为王败者寇”,只看结果,不管手段。所以穷人中的暴力尤其可怕。

  财产少顾虑就少,顾虑少胆子就大,胆子大许多罪恶的念头就得以实施。每个城市的贫民窟都是社会秩序最混乱的地方,但穷人只能待在那里。

  人为财死,财富往往是灾难之源。但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人反而安全了。翻开报纸的社会新闻,你会发现,被谋财害命的,大多是穷人,那被谋掉的区区小财,在富人看来简直可怜,但确实有人为此而丢了命,事实就是如此。

  穷人可怜,穷人的自保远比富人更难。

 

穷人劳动不止

 

  从道理上讲,农民是最伟大的,因为再伟大的人也得吃饭,农民正是粮食的生产者。然而,最伟大的农民,恰恰是最穷的,最贱的。

  为什么?

  事物的价值取决于它的稀缺程度,而不仅在于它的重要性。阳光对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但是因为它可以自然得到,所以阳光一钱不值。

  粮食虽然产于大自然,是一种宝贵资源,但要使这种资源被人所用,离不开人的劳动。所以最宝贵的资源不是物,而是人,只有人才可以实现物质资源的利用。

  富人大多是管理人的人。既然人的资源比物的资源更有价值,那么利用人的人就容易比利用物的人更富有。

  美洲有一种蚂蚁叫蓄奴蚁,它们自己不劳动,而是靠掠夺为生。他们袭击邻近的蚂蚁巢穴,不仅掠走别人的食物,还要带走一大群活口,充当他们的奴隶。这些奴隶命运十分悲惨,然而为了活命,他们什么活都干,直到习惯了奴役,变得像在原来部落里一样勤奋。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蓄奴蚁每次抢掠,并不把对方的巢穴彻底摧毁,而是故意留下相当数量的雌雄蚁,以便它们能继续繁殖,从而保证奴隶的来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动物故事往往就像寓言。

  作为奴隶的蚂蚁,之所以比普通蚂蚁更悲惨,因为它不仅不能拥有劳动对象——它脚下的土地,以及它正在运送的食物等等——就连它自身也是别人的。它创造财富的意义,就只剩了活命。

 

穷人是颗螺丝钉

 

  穷人因为自身的卑微,缺少安全感,就迫切地希望自己从属于什么,能和很多人在一起,变成一个庞大机构中的一员,就像寒冷中的鸟儿,挤在一起彼此取暖。穷人更需要自己的组织,需要自己的单位和团体。

  当他成了某个团体的一员后,常常就产生了很深的依赖感,生怕失去这个靠山,自己就会像一片羽毛漂泊不定。于是他们以这个团体的标准为自己的标准,掩藏个性,牺牲爱好,让自己的一切言行合乎规范,为团体的利益而工作,而奔波,甚而迁徙。对于穷人来说,在一个著名的企业里稳定地工作几十年,由实习生一直干到高级主管,那简直是美妙得不能再美妙的理想了。

  这正中了富人的计!

  那些团体的领导者通常都是富人,他们总是一方面向穷人灌输“团结就是力量”,告诉你如果不从属于自己这个团体,你就什么都不是,一文不名。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招兵买马,培养新人,以便随时可以把你替换。

  如果你在一个大企业工作,企业就是你的全部了,而你却只是企业的一部分,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人事部是干什么吃的?培训部难道只是摆设?他们的工作就是时刻准备着,为企业提供最优质的螺丝钉。一旦哪颗螺丝钉生锈,甚至才有生锈的迹象,他们便会立刻拔掉,绝不手软。他们个个心明眼亮,说到底,他自己也是颗螺丝钉,也必须在自己的位置上闪闪发光。

  穷人永远是被动的,哪怕你闪亮一时,命运也不过如此。

 

穷人没法不志短

 

  京城有个房地产老板说,中国的建筑师很容易改变立场,一个方案,开发商让他怎么改他就怎么改,生怕老板不满意,就拿不到这单生意了。而外国的建筑师,特别是著名的大建筑师却很固执,他宁肯不做这单生意,也绝不轻易改变自己的设计,哪怕只是一个细节。

  其结果就是外国大建筑师留下的是更加完美、更加个性化的作品,因而也名气更大,要价更高,生意更兴隆。中国建筑师却把自己降到开发商的水平,难免生产出一些平庸粗俗的城市垃圾。作品的层次低了,人的档次也就低了,想要高价更不可能了。结果凡是有大的项目,还是让老外抢去,眼睁睁看着别人挣大钱,自己干瞪眼。

  这就是穷人和富人的区别!

  不是中国的建筑师没有个性,而是他们的收入过于菲薄。如果建筑师还在为区区一点设计费而呕心沥血——据说外国设计师的要价大约是中国同行的十倍——没有这单生意就有可能影响其生活质量,他是在为生存奋斗,而不是为艺术献身,在老板面前他还能有什么脾气?!

  献身是可以的,也是伟大的,但献身的前提是身还在,还是你自己的,你还可以做主。如果肉身的存在都成了问题,献身就只是一句空话。

  穷人的理想往往就是空话!

  穷人没法不志短,他在等米下锅!人穷就必然受制于人,迫于生计,很多时候只能妥协,这一妥协又埋没了自己的才华,错过了发展的机会,最后只好随波逐流,一直穷下去。

  穷人很难有长久的打算,穷人是很难长大的。

 

穷人为富人输血

 

  仅从售价来看,公共汽车贵还是轿车贵?答案是公共汽车。

  那么,坐公共汽车的是穷人还是富人呢?显然是穷人。

  为什么穷人反而坐贵的车?不是因为他们有钱,恰恰是因为他们没钱,所以必须合伙消费。

  按照市场规律,公共汽车是富人出钱买的(假设公共汽车属私营企业所有),但他买来不是自己消费,而是投资。穷人买不起自己的私家轿车,就只有去乘公共汽车,很多人共同乘一辆,分摊费用,以买票的形式交易。这样,你一元我一元,很多人的钱慢慢积累起来,富人不仅将买公共汽车的钱分摊掉了,而且最终还赚了。

  富人一定会赚的,不然就没人再愿意买公共汽车了,穷人也就无车可坐了。

  富人往往是赚穷人的钱。穷人单个来看钱不多,但穷人的数量多,穷人也要消费,有的消费可以独立承担,比如买一瓶洗发水;有的消费不可能独力达到,就只有像乘公共汽车一样,合伙消费,而有能力提供这种合伙消费的,只能是富人,不管怎么样,钱都被富人赚去了。

  富人赚穷人的钱,前提是他必须有资本,首先得买了公共汽车,才会有人来坐。有趣的是,富人的钱并不都是自己的,很大部分靠银行贷款。而银行的钱,很多则是穷人存进去的。

    我们终于清楚了,富人实际上是利用了无数穷人的小钱,进行自己的投资,生产自己的产品,再提供给穷人消费,把穷人的钱赚走。

  穷人喜欢存钱,富人喜欢贷款,一个把钱放进去,一个把钱拿出来,实际上富人的资本很多是穷人给的,穷人始终在给富人输血。

  这其间,银行充当了最重要的角色。

  银行是干什么的?就是做钱生意的,银行是个企业。生意从来只认利润,不认六亲,生意只能在生意人之间做。从这个意义来说,银行永远是富人的朋友。

 

穷人后富起来

 

  富人很多是从穷人蜕变而来,失败是成功之母,富人也是穷人的儿子。但富人并不轻易履行赡养的义务,而是榨取穷人的劳动,让他们自食其力!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剩下的人以为下一步就该轮到我了——那只是做梦!

  在财富的问题上,从来就没有轮流坐庄的,所谓“风水轮流转”“一碗水端平”之类。(未完待续)穷人缺什么?(二)

作者:巧遇安徒生

《穷人缺什么?(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巧遇安徒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