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花落谁家

发表日期:2009-03-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姨妈家的院落还是那种闲散的布局。走进大门,正面对着一个菜畦的竹篱笆。而北面和西面是居处和房舍,中间的一片空阔的院落也显得局促:正中撤着一条线,上面总挂着各色衣物。有家禽在地上跑着,鸭子在叫着,鸡在四处看着。篱笆的旁侧有一个茶台,我进来的时候姨妈就把我让在了那里,给我倒了一杯老茶。姨妈一直在和我说话,夕阳照了进来,似乎成为看不见的风景洒在院子里。

这时表哥回来,依旧是那么邋遢,有一种内在的酒气透了出来。我向他问好姨妈也向他介绍我。他只是哼了一声便走了进去,就好像我是一个陌生人。也许他依然是什么都不在乎,甚至都没有姨妈。我正要坐下的时候房间里传出了女人的大喊大叫的声音。我惊讶的站了起来,我看了看姨妈。

姨妈的脸露出了难色,随即又随和。

“那是你表哥从外面买回来的女人,她不愿在这里,总是跑,就关在了那边。本来以为你表哥有了女人会好的,但女人又不喜欢和他在一起,他还是以前那样子。”

“那么他们现在为什么。”

“你表哥吗,每时回来就挑逗她,她就哭。”

女人似乎在拼命的叫,似乎还有跑动的声音,我看到女人的背靠在窗口上,还在不停的移动,像蹂躏一样。我不禁走了过去,一个破旧的窗门显露他们的纠缠。里面有一种黄昏的光亮,女人被子闹的很狼狈,衣衫零乱。我走近窗子的光线使他们向我看,坐在坑上抵抗的人就是她,那女人,她用她冷落而又毅然的眼望着我,从不停止抵御那男人的进攻。那眼中的决然是只有她才有的。

表哥看到了我,想要把女人拉到一旁,女人不愿离去,只是痴痴的向我望着,望着,使我不能忘怀。我一旦看到她,也就不能忘怀。

我要把她救出来。仿佛这是我来的目的。

我向姨妈表示我要住下来。姨妈很为难似的答应了。

姨妈把我安排在西间,这是离她那房间最远的。我看着姨妈拿来的煤油灯长长的黑烟直指向上翻滚,我把它吹没了。每个房间的灯渐渐的都熄灭了。我横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她,睡不着。我数着自己和心跳,不停的站起来走动,又不停的停下。我看着时间,又感到一种焦灼在骚扰着的。我不能自己。

当感到自己等不下去的时候我就走出了房间。家畜在躁动,我径直走向那一个房间。门是锁着的,我从破窗口跳了进去。我不知道她在那里,床上有呼吸的声音,我靠近坑沿,看到表哥的面庞。我轻轻的向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她。我转过身,沿着左侧的墙找。她坐在一个桌柜的一侧,依靠着墙睡着了,手和脚都被缚着。我捂着她的嘴,她挣扎了一会儿,我向她暗示,她反映过来,我示意要带她出去,她点了点头。我帮她解脚上的绳子。

“什么人”

表哥醒了,并且显然站了起身。我把解下的脚绳扔掉扶起她正对着表哥,他并没有靠近。

“表哥,我要把她带走。”

“为什么,你又凭什么。”

“她是我要找的女人,是我一生要的女人。”

“那关我什么事,她现在是我的女人。”

“这有五千大洋的票,如果嫌不够,可以到我家去拿。不过我不会回家。你向我母亲要。在城里,你堤我父亲的名字就可以找到家。”

我把钱扔下,表哥没有捡。

“我凭什么到你家要钱,这是我的女人,有钱也不行。”

我拿出枪,向表哥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带她走,如果你不许,我们就必有一个人死在这里。”我把枪上了膛。

我让她开门,她不能,手上的绳子还没有解,门是上了锁的。

“钥匙在我这里,你不用费劲,这女人是我的,她不能走。”表哥强硬的说。

我退到门边,枪还指着表哥,他没有走过来。

“你去从那边的窗子跳出去。”

她走了过去,我护着她。

“我过不去。”她好像在看着我。我用一只手抱起她,把她放在窗子上。表哥慢慢的走近。

我听到了她的一声叫,她已经落在了外面,是很痛吗?表哥越来越近,我扣动扳机,一道亮光闪向表哥的脚下,他站住了。我迅速的翻过窗。她却站在旁侧扶着墙,她的脚扭了。我背起她,向外面跑去。

天亮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座小城,朦胧之中的郊野像是一个梦。我看着背上的她,却在温柔之中。

到了旅馆,我请伙计去请医生。然后把她带到房间,我告诉她应该去洗一下,她却坐在那里,坐在床上,看着我。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喜欢你,你是我看一眼就知道是寻找一生的女人,你知道吗?你叫什么名字。”

“但是我不认识你。”

作者:suiius

《花落谁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uiiu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