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家园的没落

发表日期:2008-12-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家园的没落

前些天,父亲还给我打电话.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九点多的上午,父亲的电话像是来自天国慰安,宁静的像天空中温柔的阳光.那太阳就像是父亲的注视.但那种感觉仿佛是遥远的距离,仿佛不见了在世间的我的父.现在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我己失去了我的父亲.而我如果是一个儿子,却还在父亲心中是一种慰藉.父亲,你还好吧?我逝去的父亲.
想起之后才发觉,在我的意识里父亲是一个逝去的意象.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不见了.难道他从来没有存在过吗?去年四月烂漫的早夏的父亲,是日渐憔悴的父亲,告别时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像大地中一轮正在落下的夕阳;数年前不惑的父亲,乃至曾经精力充沛的父亲,怀抱少年的我的父亲,你什么时候断出了做为儿子的意识呢?也许你从来就注定成为消失的现代符号吗?我们宿命的父亲,我该怎么办,我也是一个被绑缚囚犯,父亲,我救世主的父亲,我终于被拉出了您的世代的庇护.
没落,终于成为面向家园的方式.这种付诸于悲壮意味的现象,却已在我们的不知不觉间征服了我们,现代工业化己经悄悄的将家园的模式打散,曾经的家庭,家族,家国,家园都被慢慢的消解,我们或朝九晚五,或背井离乡,失去了家园的生命,丧失了家园的根基,家的事似乎缺少了存在的概念,实质.我们似乎在一个独立体之中,被绑缚在一个轮转的社会机器上,不知所以,在这个时代注定了我们的无能为力,就像家园的盛也曾存在于一个逝去的过往时代一样,家园的没落,现在业已开始.
就像家园之盛曾经能够给予我们的那么多的美好一样.没落的方式也会给我们带来另一种存在的形式.首先它会打破,消解,重构家园的方式.它必然要导向一种新的秩序,在需要变革的众多的以往的存在中,家园是一个重大的主体,而它所带有的众多的因素无疑阻碍社会发展的重大因素,所以它成为最为潘多拉的盒子.而这成为了我们的一种伤感.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的处境.我们生活在现代,亲眼目睹着家园的没落而感到伤感,但我们又是冥冥之中的推手.我们成了现实版的西西弗斯.
但我们面对的却是人类的变革时代,我们承接的是一种新的纯在方式.

作者:suiius

《家园的没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uiiu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