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国事

发表日期:2008-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作为国之是

有那么一句话,是能够使人认同的。那是说:产生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这往往是在提醒现在的现实:历史,也许就是一个民族的重负。更何况,它已经是人类的枷锁。

政治形态决定着一个国家的未来,特别是在工业一体化的全球背景之下,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表面来看,国家的政治体制似乎运作正常,而且似乎还有自己的特技。但确切地说它是中华式帝皇中央专制集权的另一种全民性形态的表达,它更像是另一种向度的表现:祛除帝皇的却又不是空降的官僚体制。

直至现在,乃至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它或许都是有效的,但国家是发展的全球一体化。这就意味着国家政治必须从内部不断的顺应形势改变自己。康乾盛世的历史已经教训过国人,即使有历史重负也必须改善行政弊端,以使国是健康。

中国的历史灾难表现在政治上就是官僚主义。皇家集权压迫下的儒,吏的政治联姻造成了影响至今的政治魔咒。政治弊端扎根在皇权政治以降的政治体制之中,官僚主义成为政治的十字架,成为中国政治,国是,社会的沉重负担。历届党派,政府都陷在它的阴谋里无以自拔。因为政治是一个社会问题,而社会是历史主义的最大背负。这似乎不是现在政治地错误。

以儒吏政治为表现的潜在的历史官僚主义为一个标签,自辛亥革命,北洋政府,蒋氏帝国以至现在政治都被层层移植成为主要形式表现,中国政治都在表达一种专制性地一统,这就是政治霸权,自焚书坑儒至独尊儒术历经儒吏结合,程朱理学中国政治被套上层层魔咒,社会也被层层套牢。所以政治传承必然循着历史社会形态,这是中国政治的无奈。但是从儒吏到政党,这样一种意识形态化的政治闭锁的政治表现无疑是政治对自身的作茧。

但是时至今日还能让这种形态听之任之地发展吗?这样一种形态决定了激进革命的无奈。那么社会形态的发展似乎成为唯一,事实却不是那样,因为政治依然是社会的主导力量,它的建设作用也才是重大的,至为重要的。共产党能否打破国家的劣行根形态将直接决定他在国家,世界的存在价值。

一个健康的社会是能够不断创造危机的社会,因为发展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作者:suiius

《国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uiiu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