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再陪我走100步,好吗?

发表日期:2008-04-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转眼,都二十年了,一生中,会有多少个这样的二十年?我不知道,不敢多想,却又不由得不想起。kxop.com

  记忆之门,就这样不经意地轰然坍塌于面前,门那边,是梦境般的往事。我知道,尘封的是已然远去的老照片一样的记忆,而难泯并深深刺痛心扉的却是那一段最初的青涩的情感。

  那年,因父母工作调动,我转学到那座美丽湖滨旁的一所中学。由于校长亲自带着我到班里,班主任老师显得很是'重视',当即就调整我到第二排正中的位置。我看见被调换了座位的那个同学,老大不情愿的,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并不是怕他什么,从小就学散打的我,一般不会把人放在眼里。但我想,初来乍到,因为我就让原来坐在那个'好位置'的同学换到一边去,我觉得自己做了件不光彩的事情一样。于是,我给班主任卢老师说,我喜欢靠窗子的位置。他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那一瞬间老师想了些什么,透过他深度近视的眼镜,我看到一种深不可测的玄奥,其它,什么也不知道了。卢老师低低的一声,好吧。(好象是给他自己听的一样,又好象在说我是不知好歹的傻瓜一样)。

  然后,我坐在了西侧靠窗的位置(东侧一边是教室外的走廊,不是太安静),不过,还是第二排。

  我的东边邻桌是个女同学,由于离我最近,我特意地'观注'了一下。转过头,正好与她的目光对视,那是一双大而明澈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弯地向上翘着。那眼神,透露着点点的幽怨,却很美。她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我也做了同样的动作,算是礼尚往来了。

  很快,我知道她叫Angel,是镇上最有钱的姓胡家唯一的千金--税务所所长的女儿。后来,我还听说她父亲早些年因赌博进了监狱(她家那幢镇上最气派的三层私家楼就是她父亲赌出来的),然后不知怎么很快就放了出来,不久还添了'肥差'--税务所长。

  Angel家的确很有钱,这大家都知道的。Angle基本每天都要换一套衣服,一个星期不会重样。很多女孩子都羡慕加妒忌得不行的。看那些女同学看Angel的眼神就知道。每天上课,Angle一进教室,平时再吵闹的女同学准保立马一片'无线电静默'。而男生在交头接耳,低声评论或起哄。当然,男生喜欢Angel并不是她衣服象时装一样换得让人眼花缭乱,而是Angle长得漂亮,身材也高佻,有一种鹤立鸡群又卓而不群的高雅气质。

  Angel的确是镇里的亮点,要是评镇花也当之无愧。许多老男人、大男人、小男人都一码的喜欢这样的漂亮姑娘,当然,这里面也包括我。只是,当时的我感觉与Angel存在明显的差距,所以就没有象其它人一样狂躁不安或蠢蠢欲动。

  Angel成绩并不是太好,属于中游水平。可能是家庭条件优越,根本无后顾之忧吧。那时,我成绩还不错,尤其是物理、化学、生物三门有试验的课程,不是全级数一数二,也是班里的头冠。Angel比较谦虚,不懂不会的就经常问我。每次做试验,Angel就会主动要求和我在一组,分不到一组,也会拿一些'小恩小惠'悄悄和同学换到我这一组。慢慢的我开始对她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

  Angel脾气并不是太好,在家里,全家都对倍般地呵护,她唯一的哥哥更是经常欺侮的对象。在学校,一般的同学,Angel都爱理不理的,平时话都很少说。

  随着时间推移,我和Angel越来越近,话题也越来越多,不知当时的同学怎么看我,可能毁誉参半吧。

  那时,正流行琼瑶的爱情小说,不分男女,都爱看,什么《窗外》、《菟丝花》、《烟雨蒙蒙》、《六个梦》、《紫贝壳》、《在水一方》等等,课外大家都会经常津津乐道,象现在评论一些火爆且人气十足的大片一样。谁要是没看过琼瑶的小说,准会遭人白眼,被人认为是另类。我也买过几本,但更多的是从Angel那借来的,好多次,Angel都是主动借给我看。我见书都是新的,知道她刚刚买的。Angel见我迟疑,就会若无其事地说,你先看吧,我的书什么时候看都行。

  捧着Angel借给我的书那一刻,心里真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那样的'一刻'有幸在我面前出现了多次。同学们知道了,有的开始造谣,说我坏话,什么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不般配。我并没多在意那些风言风语,只当他们是吃不到葡萄的一群狐狸。其实,那时我长得还是比较帅,穿得的确不时髦但也还周整,只是那时稚气多一些罢了,远远看着象一个与年龄不相称的小小孩,这给人从感觉上就不是太'合群',这一点还是后来Angel告诉我的。

  我和Angel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在我们之间,好象并不存在男女性别。于是,我越来越多地看到了Angel开心的笑,看到那双美丽又会说话的眼睛。有一次下课了,Angel还故意帮我梳了一个五五分的'汉奸头',惹得全教室的同学都哄堂大笑。生物课上,我们会互相提问,答错了,会在桌子下面让对方打一下手板。地理课上,我们会拿出地图,计算着时间让对方找地名。那种种快乐,至今回味起来还觉得甚是有趣。

  Angel特别喜欢蝉,她珍藏了好多玉蝉。那年我父亲到新疆出差,我早听说过玉田的玉温软质好,是有名的软玉,上等玉。我求了半天父亲才答应给我带一枚玉蝉。那枚玉蝉,我一直留到Angel的生日。记得那天,Angel打开盒子见到那只淡绿色透明而精致的玉蝉时,惊喜得大呼小叫,没注意,Angel就'嘣!'的亲了一下我的脸。顿时,我感觉整个脸象是被烧着了一样,看着 Angel兴奋的样儿,我心里自然也是美滋滋的。

  慢慢的,我开始在日记里记录我和Angel在一起的有趣的事情、难忘的事情、重要的事情。同时,也开始写一些不伦不类的诗。一次偶然,被Angel看见了,我正欲躲藏,谁知她趁我不备,一下抢了过去,一边看一边微微笑着。不错,原来还是个诗人!

  腾的一下,我脸红了。她见便笑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写吧,挺好的,反正我是写不出来,只是觉得美。看这首《玻璃心》我就比较喜欢:

  此时,我不敢唱歌

  怕所有游牧的魂踏着伤心

  夜,象一种传说

  让你迷失了自己

  恍若,最远的那枚星辰

  闪烁着易碎的光芒

  ……

  希望以后能看到你被铅印出来的大作!

  仿佛,我得到了最大地鼓励与支持。从那以后,每天我都会写,有时上课也写。慢慢的,成绩落下了,原来还在全级前二十名的上游,高二下半期期中考试,居然排到全级第八十多名,这在当时那所中学,考上大学根本无望。成绩公布后,Angel明显对我也冷淡了,好几天也不说话。我不知道哪得罪了她,还是成绩下滑让她瞧不起了。

  一天晚上下晚自习,Angel没有看我,头扭到一边对我说,一会回家看看你文具盒。说完就走了。我愣了一下,等她一走出教室,我便迫不急待地打开文具盒,里面有一张叠成心形的纸条。情急之下撕坏了,转而我又放慢速度,慢慢拆开,看到Angel那熟悉的字迹,蓝色的钢笔字,短短的两行:

  你知道你成绩怎么下降的吗?你太痴迷你的诗了!

  为你痛心。好自为之!!!

  那三个感叹号象三把匕首一样,深深扎进了我心。我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脑海一片混乱。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何时睡着的,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那三个感叹号,都是Angel扭头走出教室的那道冷冷的背影,还有,那象冰一样的目光--我不知道明天怎么去面对Angel。

  第二天,上课前,我早早来到教室,等她。见Angle在上课前几分钟才姗姗来迟,不等她坐下,我就迫不急待把准备好的那本诗集拿到桌子上,狠狠地撕起来。

  你干什么!

  Angel冲着我大发脾气,全教室同学都看了过来。我涨着通红的脸,停住了手里的动作。Angel猛地把我手中还未被撕烂的诗集抢了过去,放在她的书包里。一下子,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就一边摆上课用的书本,一边用余光偷偷斜觑着她,见她瞪了我一眼,什么也没再说,准备上课了。

  没有诗的日子,心里也一下子空空的。那时,我特别喜欢看窗外,看那片百看不厌的景色:葱郁的菜园、美丽的老君山、那条弯弯的从校园通往镇里的水泥路……其实,我喜欢那扇窗,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可以远远看见Angle。虽然,她就坐在我旁边,经常可以近距离接触,但远远地看她,我觉得象欣赏另一道风景,更是别有一番味道。尤其是在雨季时,Angle喜欢穿着一双红色的雨靴,撑一把有花边的淡紫色雨伞。她会从那条弯弯的路上,慢慢的踱着,象是有许多心事,也仿佛纯粹地享受着雨中所有的烂漫与情调。Angle步履安闲而优雅。透过重重的雨帘,那是一个怎样动人的情境?朦胧烟雨中的Angle,仿佛在画中、诗中,更象是古代的仕女又兼有现代女子的气息。那时的她在款款行吟,半含着淡淡的幽怨与哀愁……那时,我是那么的痴迷雨中的Angle,那时的Angle,真的是我心中的天使,是我无法写出来的诗。

  很快到期末了,我下了狠劲用功。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回家还要学习两个小时。怕困,就站在书桌前,做题,复习功课。那时,妈妈都感动了,老是叮嘱我别睡得太晚,还给我熬了一些补脑的汤或做些我最喜欢吃的甜点心。

  期末,我拿到全级第5名,其中物理和语文是全级第一。

  到学校取通知书那天,我看见Angel和几个女生一起在路边聊天。我从她们旁边过,被Angel叫住了,楚,我正有事找你。

  Angel把我叫到一边说,寒假,我要和我妈去海南姨那里玩。过几天就走……

  噢……

  我不知道说什么,感觉好象永别一样,心里怅然若失。

  回来时,我给你看我拍的海南的景色。你要什么吗?我给你带回来。

  我?我……我不要什么……嗯,早点……早点回来吧。

  呵呵,怎么了?要不,和我们一起去?我和我妈说一声?Angle笑了笑。

  别开玩笑了,知道我去不了,你在海南好好玩吧,有时间把作业多做做。

  嗯,我会的,放心吧!Angel看起来很开心。

  其实……你好好玩吧。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该说什么,乱,心里就是乱。刚才拿到成绩的喜悦早已荡然无存。

  好吧,看你也没什么话说。寒假里,你也好好安排一下。不和你说了,我走了。Angel哼着歌走了。

  那次寒假是我经历的最最漫长的一个假期,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天,但我切身体味到什么才叫'度日如年':每天,除了疯狂而又麻木地做做不完的习题,就是疯狂而又百般滋味地想着我的同桌--Angel。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想她,满脑子都是她那熟悉的音容,她的蓝色的字迹,她在雨中那双红雨靴和淡紫色的雨伞……

  Angel喜欢独自一个人在雨中漫步,有时碰到我,就会叫我陪她走一会儿。她是那么的喜欢雨,是有原因的,每次她父亲去赌,她母亲就会和她父亲大吵一架,有时甚至估打架,闹得家里天翻地覆。Angel就会一个跑出来,漫无目的地走:街隅、湖畔、镇边那条通往码头的青石板的路……

  要是下雨,就会在外面好几个小时不回家。记得有一次,周末放学,天下着蒙蒙细雨。Angel穿着她那双心爱的红雨靴,撑着那把淡紫色的雨伞。远远看着她,知道她有心事,很可能是她父母又吵架了。我准备匆匆走过去,假装没看见。

  楚!Angel站在路边,叫住了我。我回过头,看见了她那双满含哀伤的眼睛,是那么的让人心疼。

  有时间吗?陪我走一会,好吗?

  我……

  就一会儿,一百步……

  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一百步,但还是答应了。

  其实,每次都不止一百步,一千步,一万步都不止。

  最后,Angel总会说,你回去吧,谢谢。那是一个勉强的笑容,但我知道有一种感激在里面。

  慢慢的,我也爱上了雨,喜欢在雨中漫步,更喜欢和Angel一起走在雨中。尽管有时一句话也不说,两个人默默地想着各自的心事,但,我们都找到了同样的感觉:

  让坚硬而又纷乱的思绪在潮湿的雨中慢慢浸泡、软化;让浮躁的心灵在清凉的雨帘中渐渐亦如尘埃般落定;让所有的哀伤与愁结在轻柔的雨丝中,被无形的冲淡并得到一种补偿与开释……

  雨,是那么的神奇!

  我和Angel都喜欢雨,同时,所有的行为证明,我们俩也暗暗喜欢上了对方。

  我在问自己,是不是,这就是他们所说的中学生的早恋……

  甜蜜而又涩涩的,朦胧而又美丽……

  是的,惶恐、欣喜、苦涩、刺激,还有更多未知不解的滋味在里头……

  海南回来,Angel给我带了一只很漂亮也很沉的橙色的大海螺,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它就放在我的书架上。Angel说,这只海螺是她找了好几个地方,挑了好久才拿到的,更重要的是它从'天涯海角'带回来的哟!

  每当想起Angel当初递给我这只海螺一本正经的神情,就会哑然失笑。

  高三那年春天,在紧张的高考备战中,Angel为了调整一下学习生活,约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并邀上我周末去老君山野炊。我兴奋不已,连着好几天准备。野炊的那天终于到了,我背着炊具走在前面,Angel紧跟在我后面,一路走一路唱着歌。路上小歇时,Angel说,你是男生,本来就走得快,还走前面!一会,我走前面。

  一听,我连哄带吓对她说,不行!这山上有蛇,你不是不知道。冬眠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正是'穷凶极恶'的时候。你们女孩肉嫩血甜,呵呵……你看着办吧!

  见她没吭声,我紧接着巩固'战果':还是我走在前面吧,动静一大可以吓走蛇的。

  Angel不说话了,我知道她默许了。

  老君山上有一条长年流着清水的观音涧,Angel自告奋勇去淘洗米和菜。刚到涧水边,一不小心踩在青苔上,一下滑落到深潭里了。远远的,我听到'啊!'的一声,赶紧跑了过去,见Angel掉进了潭水中,情急之下,鞋都没脱,扑嗵一下跳了下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只见Angel眨眨那双长长睫毛的下眼睛,在水中说,你以为只有你会水呀(游泳),淹不死我的。赶紧上去吧,冷……

  看着彼此冻得表紫的嘴唇,我们都呵呵大笑了起来。

  高中一毕业,我们就分开了,我考得不太理想,一个杂牌大学,不想去,准备复读一年再考。Angel去了省城一所名牌大学中文系。一直到我最后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当兵。这期间,我们一直联系着,通过写信,告诉彼此的学习生活以及种种见闻和个人的变化。时常,我们还会提到中学时的点点滴滴。

  不久,Angel主动要求退学,居然选择去当空姐。她说,她要体味一下空姐的生活,过两年就下来接着再读大学。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但Angel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那年,也就是我读军校的第二年,她突然打电话,说要见我。时间很紧,最多一个小时!她飞到了我们军校所在的城市!

  我们约在军校和机场的中间:中山西路的东方城市广场。

  眼前的Angel,真的如天使一般,美得让人眩晕。只是这么多年,她更多了一些妩媚与成熟,活脱脱的一个女人味十足的大美女!

  一个军校红牌学员,一个红色制服的漂亮空姐,在城市广场中,惹得许多人侧目。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就近找了家咖啡厅坐下。Angel在桌子对面看着我,笑了笑,小军官了嘛!呵呵……

  我看着那张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面庞,那张略略化过妆的容颜,心里感触很多,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生硬的脱口而出,你……更漂亮了……追你的人不少吧?

  说什么呢?!Angel看着我,轻轻地扬了一下眉,眨着眼说,人家离嫁人还早着呢!喂,说正经的,你现在还好吧?

  我?小军校学员,还能怎么样,学呗,练呗。现在就是'熔炉时期'。

  我说嘛,比以前黑了,瘦了却结实多了,让人感觉蛮健康的。不错,也更有男子汉味道了!感觉,Angel比以前开朗许多,也许是职业的影响吧。

  一个小时很快就要过去了,这期间,Angel老是看表,怕误了时间。走时,她递给我一张照片,居然是在我们母校拍的。没穿空姐制服的Angel在照片中定格着一个永恒的微笑。

  我问她,什么时候回的老家?她说是上个月,请了一个星期假,看生病的母亲。我问她母亲怎么样了。她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高血压的老毛病。上次出国给母亲买了些特效药,现在稳定多了。

  最后,彼此简单祝福了一下,Angle象风一样,飞走了。回军校的路上,头顶正好飞过一架客机,我抬头看了看,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很难受。

  军校毕业,我被分配到了北京一个部队,不久,经人介绍和父母的催促,与北京一位年轻的女教师结了婚。

  Angel还在飞。

  Angel经常有航班到北京,我们先后见了几面。

  那一次,也是最难忘的最后一次。我们在后海一个酒吧里,那名字到现在我还记得,叫'淡入时光'。

  Angel情绪很低落,她刚结婚,又刚离婚。前后不到三个月!

  我问为什么。Angel只是一杯杯马提尼喝着,每一杯都是先浅浅抿着,然后,一饮而尽。

  我有些为她担心,轻轻握着她的手。半响,她抽出手来,转身在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我。

  我怔怔地看着她。

  打开。Angel低着头说,两手撑着散乱的头发。

  我没听清楚她说什么。她放下双手,见我没动,就大声喊了声:叫你打开!

  我急忙打开那个纸袋:天呐!中学时那本诗集!

  Angel居然一直保存着!

  我看着那本曾被我狠狠撕开一个口子的诗集,那个似乎依然新鲜的撕口,顿时也撕开了我所有的记忆。

  这么多年……Angel喝着酒,有些醉意朦胧地透过高脚杯的玻璃看着我,一边懒懒地说着。

  正待下文,突然,Angel情绪特别的激动,在安静的酒吧里大声嚷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

  Angel慢慢被酒精燃烧着,断断续续地说着。我知道你喜欢我,爱我!你为什么不对我说?我配不上你?!……

  呵呵……多少臭男人象狗一样追我、求我……

  呵呵……他们是谁?我不想知道,没兴趣!

  哼!你……其实,也是一个虚伪的男人,臭男人!

  我为什么爱你!你却--从来没对我说过……

  你--他妈的是男人么!

  一刀一刀一刀……我被那些锋利的刃割得遍体凌伤,而我,似乎只能承载所有,忍受所有最尖利也最透彻的刑罚与撕裂!

  Angel喊着叫着,然后,趴在桌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耳朵里听到一切,我又惊又慌又乱又疼,心情复杂,一时无语。

  Angel又在叫服务生,我准备制止。Angle回头瞪着我,你是我什么人!管我?

  Angel自已倒着浓度很高的烈酒,酒一下倒满了,溢了出来,我赶紧拿毛巾替她擦了擦,她把我手扫开,指着我说,知道吗?呵呵呵,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结婚,就是玩儿!呵呵,就玩三个月。呵呵,知道么,知道为什么?呵呵--算了!不说了!没劲!

  接着,她却又说,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意义?现在……呵呵……

  Angel醉了,象个疯子一样。我感觉无能为力去试图控制她,哪怕一点点。

  你--结婚了--以后,好好--嗯,好好对你老婆!OK?送我,回宾--馆!对,宾馆,明天--还要--飞!

  那一夜,我瞒着妻子,说要加班不回家了。在宾馆守了一夜。那一夜,Angel不停地说,说我的臭诗,说我自命清高,我说成熟了,现实了,也臭男人了……

  那一夜,我坐在沙发上,呆呆看着躺在床上语无伦次的Angel,如坐针毡,心如刀绞。

  看着那本穿越了岁月,捱过时光的诗集,不知何时,泪流满面。

  第二天一早,当Angel洗漱完叫醒我时,我才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睡了一夜。

  在宾馆用过早餐,Angel象恢复了一种理智,对我说,昨晚情绪太激动,让你,见笑了。

  没什么。我突然发现,我除了说这三个模棱两可的字,再也说不出别的了。

  我们都发现了对方脸上尴尬的表情。我蠕动着嘴唇说,不知道说什么。

  Angel透过宾馆宽大的玻璃墙,望着外面。慢慢地转过头看着我,我看见她脸上未干的泪痕,心里一紧。

  我会永远戴着你送我的这枚玉蝉。Angel摸着她的胸口,那里,戴着我送给她的那枚玉蝉。

  不用送我了,你走吧,一夜未回,你妻子着急了。

  见我没动,她皱了一下眉说,你先走吧。

  我怔了怔,看着我伤心的Angel,我完全没有了主意,如云如雾。

  走哇!Angel哭了。

  我起身,向宾馆外走去,边走边回头看,Angel把头埋在手臂里,在桌子上抽搐着,在哭。

  我心一酸,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当我走到宾馆门外准备拦住一辆的士,Angel从宾馆里追了出来,我转过身面对着她。

  再陪我走100步,好吗?就100步……

  Angel轻轻地拉住我的手,努力地笑了笑。

  嗯。我轻轻地、认真地答应她。虽然,我并不知道那100步究竟有什么含义。

  她挽着我的手,象恩爱的夫妻一样。我们就这样,默默无语地向前走。

  走了几步,Angel扭头对我说,笑一笑,让我看看。

  我笑了笑,我不知道这笑发自于哪儿,只是觉得应该笑,虽然,它也许并不是真正的笑。

  走了多久,我们不知道,我真希望我们这样一直走下去,走下去。

  好了!100步到了。Angel象个小姑娘一样,笑着说。

  ……

  静默,可怕的静默……

  ……

  我们站在街隅,那样对视着,穿透了一切,凝结了。

  Angel,那双多年前的弯弯睫毛,和睫毛下那双透穿一切的眼睛,沁满了我永远无法真实感知的深深的哀伤……

  感觉,一种此生决别的撕裂,就象当初我撕那本稚嫩的诗集一样,比那还痛……

  以后,你要好好的写你的诗,你的文章。我爱你的文字,就象爱你的人。为了奖励你今后的努力,送给你,我专门为你写的一首诗。

  那首诗,很短,也很长:

  穿过了所有人群

  我看见你,看见你

  把所有的春天都收藏在心里

  然后,寻找

  我的下落……

  刹那间,我觉得要崩溃了,我象那本诗集一样被撕裂了,焚烧了。满天的碎片、灰烬,漫漫的尘埃……

  泪水,剧烈的疼痛已经湮没了我。

  Angel挣脱我的手,走了,没有回头,永远的离开了我的视线……

  某一天,我终于知道Angel为什么要我陪她那100步:

  真正的爱是100分,然而,100分的爱又会在哪里?能走多久呢?100步,本身就是一种残缺。100分的爱,也许只是永恒的一瞬,是那第100步停住时的所有承载……
http://www.kxop.com/html/20084/200841718543.html

作者:夜星

《再陪我走100步,好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夜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