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他以‘黄鹊冲霄’的轻
功身法掠过那农夫的头顶之际

发表日期:2011-03-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小 了。”   缪长风道:“萧大嫂,我真是过急不去,连累了你们。唉,这个地方,恐怕你们是不能 再住下去了!”   萧夫人毕竟是个女中豪杰,虽然有所顾虑,随即就想道:“事已如斯,怕又有什么 用?”如此一想,豪气陡生,笑道:“反正我也是四海为家惯了的。不过,缪大哥,我倒还 未知你也是义军中人呢!”   缪长风笑道:“义军中的人物,我倒倒认识一些,说道加盟义军,当个头目那我却还不 配呢!”云紫萝道:“缪先生客气了。”缪长风道:“不是客气,我是匹不受羁勒的野马, 即使我想参加义军,又怕他们也不敢要我呢。”说罢哈哈大笑。   萧夫人道:“然则连甘沛这厮又何以要来捉你,难道竟是私怨吗?”   缪长风道:“私怨也有一点,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约是五年前,有一天我经过 连家庄,恰巧碰上他和一个农夫争路。那时他的惊神笔法大概还没有练成,也还没有投入北 宫望的门下。   “他和那个农夫各自一方行来,在一条独木桥上迎面碰上了。农夫是挑着两桶大粪的, 自是不便在独木桥上倒退回去,他又不肯相让。   “争持不下,吵了起来,俗语说得好,相骂无好口,那农大自是不免说了几句粗话。连 甘沛就发起怒来,冷笑说道:‘好,你不肯让路,那你就站在这里吧!’折扇轻轻一点,点 了那农夫的穴道,又再慢条斯理地说道:‘好啦,你喜欢站多久就站多久,除非你向我求 饶,求我放你,否则你是休想再走的了,谁也救不了你!’说罢。这才一捋长衫,翩如飞鸟 般从那农夫头顶飞过。   “我恼他欺侮乡下人,口气又太狂妄,遂决意将他戏耍戏耍。当他以‘黄鹊冲霄’的轻 功身法掠过那农夫的头顶之际,我把两颗石子投人粪桶之中,他那件洁白的长衫登时给粪汁 溅污。   “这一下他当然勃然大怒了,气冲冲向我跑来,可是他终于不敢发作。”   云紫萝听得有趣,笑道:“虽然恶作剧,但用恶作剧来惩戒恶徒,却正是最妙不过。那 厮为什么又不敢发作呢?”   缪长风道:“我接着掷出一颗石子,把他的独门点穴手法解开,那农夫突然能够走动, 莫名其妙,以为是受了他的邪法作弄,而这邪法却给过路的神灵解了,于是一路骂不绝口的 挑着两桶大粪回家。   “连甘沛见我破了他的独门点穴手法,登时不敢发作,请问我的姓名。我这才和他说 道,我不是有意和你为难,只因你说你的点穴功夫无人能解,我这才试试而已。连甘

作者:hljdsxqsc0

《当他以‘黄鹊冲霄’的轻
功身法掠过那农夫的头顶之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ljdsxqsc0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