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心里想道

发表日期:2011-03-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谈话,好像是说孟元超已经到 了北京。北宫望和牟宗涛串通,就是想要对付他。”   陈光世道:“是呀。所以我想转托叔叔,将这件事情告诉戴谟。他是老北京,说不定可 以打听到孟元超的消息。”   厉南昌道:“好,我会留心在意的。我与孟元超在泰山之会结识,我也很想再见到他 呢。”   两人分手之后,陈光世连夜赶往三河县。他却不知道在他的前面有一个人也正是要到三 河县的,这个人乃是孟元超。   这两天北京风声正紧,孟元超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心里想道:“我负了义军的重托,可 不能闹出事来。”蓦地想起云紫萝的老家是在三河县,三河县离北京不过两日路程,“不如 到三河县看看紫萝是否已经回家,顺便避一避风头,待得风声平静,再回京吧。”打定主 意,于是就转道前往三河了。   孟元超小时候曾跟随师父金刀吕寿昆到过三河,也曾在云紫萝家里住过,旧地重来,不 知不觉已是将近二十年了。   二十年前事,一到心头,儿时旧侣,相见恐无由。孟元超踏进这条山村,自是不禁甚多 感触了。   蓦地想起了与云紫萝分手前夕,宋腾霄给他看的那幅图画,那幅画是宋腾霄父亲少年时 候画的,画中三个少年骑着骏马在原野上奔驰,一个是孟元超的师父吕寿昆,一个是云紫萝 的父亲云重山,还有一个就是宋腾霄的父亲宋时轮自己。宋时轮这幅画就是纪念他们三人的 友谊的。   孟元超心头怅愁,低声吟诵画上的题词:“秋色冷并刀,一派酸风卷怒涛。并马三河年 少客,粗豪,皂栎林中醉射雕。残酒忆荆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忆昨牢声寒易水,今朝,慷 慨还过豫让桥。”   旧地重来,心头浪涌。孟元超不禁想道:“唉,上一代的交情不知我们这一代还能不能 继续下去?宋腾霄和我还有见面的机会的,只是紫萝和我却怕是相亲争如不亲,有情却似无 情了。唉,我和她的孩子今年也已经有九岁了。她纵然不想见我,我也非得见她不可。”   浮想连翩,不知不觉云家的大屋已经在望。此时大约是三更时分,夜深人静,忽听得屋 内似有笑语喧喧。   重门深锁,屋子里的话声外面的人本来是不容易听见的,但因孟元超是自小练过暗器功 夫的,耳目特别灵敏。是以未到门前,已是听得内间人语。   一听之下,孟元超不禁大为奇怪了。“怎的里面全是男人的声音,有的还是在划拳赌 酒。紫萝和她的姨妈都是爱好清静的,决不会邀请这些粗豪的客人在家中闹酒。

作者:njhanyixiao7

《心里想道》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njhanyixiao7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