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永隔一江水

发表日期:2007-05-25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想起04年圣诞节在BBF,


这么说来,重回BBF是隔了两年多的时间,当年BCLUP的人早已经不怎么联系。


BBF依然是人满为患,不知什么时候又装修过了,当然还是那么漂亮。


红色的艳丽+简洁的线条,


记得荷包蛋以前告诉过我,上海的BBF没有广州的好玩,


我04的想法还是以后要努力赚钱去遍上海北京的BBF呢,呵呵


有时候我想起以前的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有那么多跟现在不同的想法。


 


一个BABY  FACE的双子座是不是永远不会老?


可是我觉得自己还是老了,以前总是用最直接的方式解决,现在一切都成为隐忍的伤痛。


就像以前最喜欢BBF的东宫,现在却发觉西宫的好。


歇斯底里的摇头晃脑换来的是空虚后的加倍空虚,还不如暧昧来得漫长而弥久。


 


想不到这次醉得如此的快,


还没跟表哥说生日快乐,就连续输了很多次给MINI,


几杯长岛冰茶就让我昏了起来,还想起杨千华那句一杯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


在这个场最高潮的时刻,我却快要沉下去,我觉得喝酒最好玩的就是这个时候了,


那些描述人快要死去的那一刻的文章就大概是这样的,


周围是嘈杂高音贝的歌声,可是又仿佛离自己很远,然后就看见自己的灵魂出窍,


不断的向上升,上面的光线就越来越明亮。


不同的是,醉酒的感觉是灵魂是不断向下沉,越下面就越黑暗,暗到你不想睁开眼。


我想我一定是发了短信,我还知道自己拨了号码,然后用最后的意识看到了回复,


这是一条不好的短信啊,我想,我努力要去清醒点分析,酒精在这刻发挥作用。


我终于什么都不知道了。


 


凌晨5点的时候就醒了,


发觉自己在表哥的家里,窗外下着很大的雨。口里胃里衣服都是酒味。


我再看看手机,看完短信,好像什么都没关系了,转头再睡去。


再次醒来,是8点多,胃里空空的,很难受。


然后起床下楼,雨很大,撑着伞在小巷里走,发觉广州的老城区小巷真是有感觉。


宿醉后虽然很难受,但在这刻真是最好不过了,发觉自己虚弱得像个病人,


所有的力气都给淘走了,所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执著了。


在张记吃肠粉、喝粥,我终于明白那些老广州,为什么喜欢起这么早来一个店吃几块钱的肠粉和油条。


他们年老力衰,慢慢的吃,慢慢的品味这最广式的生活,有时这样也是很美好的。


我觉得我也是这些老人中的一个,要很慢很慢的吃,胃才慢慢恢复知觉,力气才慢慢回注。


食物吃下去,然后化作能量,这个化学的作用仿佛自己可以感受到一样。


 


吃完早餐后走出珠江边,


我一定是好久好久没改变过自己的生活路线了,


如果不是这样,我周末不会早起,只会吃一个蛋糕和一支牛奶的早餐,只会匆忙去挤公车,


这种迈着静静的脚步去看雨中的珠江,那是要追寻到02年我高中毕业那个暑假的时光去了。


那年夏天我告别了很多很多,一个人住在表哥的家里,每天很早很早起床,


去珠江边散步,去东川看别人跳街舞,雨天躲在家里看漫画书,


最喜欢听动力火车的《YES I LOVE YOU》和张信哲,


说起来,那也是我唯一喜欢过张信哲的一段时间。


 


其实我很讨厌夏天,但总归是夏天出生,


夏天总是会发生很多很多事情,把很多东西改变,


人生就以此为分割点,与过去告别,走向未知的将来。


 


就像我站在珠江的北岸,你在南岸,


无论是你与我,还是过去与将来,中间都隔着一江水。

关键词:偶尔的情绪低落

作者:高桥植树

《永隔一江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高桥植树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