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摄影作品是一种主观意愿的表达——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发表日期:2010-12-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2月1日 星期三
可能是《时代的眼睛》推出的全是世界级的摄影大师的缘故吧,书中例举的每一幅作品都是经典的和具有代表意义的,加上外国人的语言语法习惯与汉语有较大差别,所以读起来很费劲,尤其是要把每一个观点、每一张附图弄明白要花费很多时间。今晚上把本书的第二部分“飘逸于天堂与地狱之间”又再仔细研读了一遍,才悟出些道道来。在清理思路写这篇札记时,才体会到孙京涛先生说的“慢品”的味道。
孙京涛推出的第二个大师是以时尚摄影闻名于世的埃夫登。译著者之所以要冠之以“漂移于天堂与地狱之间”来介绍埃夫登,是因为“他用那些香艳的照片给我们制造了一个个美梦,让我们垂涎而激奋;他又用那些颓废、呆板、肮脏的照片把我们打入地狱,让我们绝望与无奈”。他的摄影生涯也是“在冰火两重天间来回翻腾”。他是一个“用摄影定义一种生存意识形态的人”。
这一部分的原著《时尚背后的理查德.埃夫登》是由摄影家、评论家马克斯.科兹洛夫(MAX-KOZLOFF)撰写的。他的文章以介绍埃夫登八五年出版的《美国西部》和六四年出版的《与个人无关》两册书为主要内容,对埃夫登的哲学思想、作品风格、创作手法、行为方式等等进行了阐述。孙京涛对埃夫登的评价是“一个登峰造极的商业摄影家,一个锦衣玉食纸醉金迷的犹太人,却又是一个固执而分裂的社会批评者”。我觉得埃夫登的摄影有以下特点:
一、通过虚构和极端来展示真实。“《埃夫登肖像摄影集》…汇集了艺术界和传播界名流…里面的大部分照片都不合时宜地抓取了被摄者迟钝、疲倦的神态——非常疲惫,甚至于垂垂欲死”。名流的肖像与被赋予垂垂欲死的信息,这对常人来讲,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在埃夫登的人物照片中“难见笑容”,是因为不笑是人的常态,人的内心精神世界在不笑中才得以真实地展示。
二、通过细节反映社会文化。照片是一种媒体,它可以承载许多不同的精神和思想,反映人世间的哀怨和欢乐。社会的复杂和多元,需要摄影家用犀利的眼光,深邃的思维,透过现象展示本质,通过本质来反映社会。埃夫登通过展示同性恋者的变态、失业者的沮丧、不得志者的苦衷、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的艰辛、政治家和明星们的郁闷,来表现社会的复杂和人们心态的多元,寄托他对社会的批判和反思。
三、大胆使用对比手法。埃夫登对作品的表现能力的运用,不得不让人信服。他“通过对屠宰牛羊过程的深入拍摄,”“把一系列诸如牛羊或清澈或暗淡的眼神、沾满污血的皮毛、滴着学的头颅等细节照片陈列出来”,并且打破物种的界限强调他所秉持的某种哲学思想。他希冀通过对残忍宰杀的动物与矿工、石油工人对比,来象征人类同样把地球的“内脏”掏出来,弄得地球满目疮痍这一事实。宣扬他“人类必须珍惜地球,爱惜自己的家园”的思想和主张。
四、剥夺被摄影者的表现意愿。埃夫登在每次拍摄之前,都要预设拍摄主体和内容。他把拍摄对象作为“人质”,漠视拍摄对象的主观感受,强迫拍摄对象按照他的意志通过形体、神情和位置的变化来表达他的诉求,以表现他对社会制度的理解。“郁闷的拍摄对象只有学会接受埃夫登的苛刻的拍摄规则”,“观看者却分明感受到了拍摄对象生活的艰难和他们的沮丧,因为他们不尽如人意的工作及其他种种失业状态——被摄影师抓入镜头,刻画得淋漓尽致”。
五、为了达到目的不计成本。埃夫登摄影创作的代价惊人:拍摄752张个人肖像照片,共用了17000张8英寸X10英寸的胶片!意味着在200多张照片中选一张作为作品;他在画廊或艺术馆展出的照片的大小全部都超过真人,并且用昂贵的金属框架装裱。仅仅这些,就令我们望尘莫及。这对我们的启示是,必须多拍,多中选优。

只有依靠拍摄对象本身的震撼价值,才能够使观众被作品深深吸引和震撼。记得我在省摄协看到有一幅作品,在雪茫茫的旷野中有两棵树,两棵树的中间有一匹马和一条狗,马栓在其中的一棵树上,狗站立在马的傍边。简洁的画面表达出渴望自由需要自由的主题。还有一幅在一个立面上若干个规则的鸽笼里面栖息着鸽子的照片,反映出每个人在社会上跟鸽子在鸽笼里一样,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一个人也必须找准自己的位置。这些作品的深刻使我们感到多么的幼稚无为。

埃夫登说:“当一件事实被转化为一件摄影作品时,它代表的不再是事实,而是一种意见。在这之中,没有所谓对错。所有的照片都是精确的,但没有一件作品是事实”。我完全赞成他的观点。

作者:鹰戈

《摄影作品是一种主观意愿的表达——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鹰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