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关注社会边缘——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发表日期:2010-1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1月29日 星期一
《时代的眼睛》的作者孙京涛先生,对戴安·阿勃丝格外“钟情”,把她排在了本书所列的15为摄影大师之首。“说实话我深深爱上了她——不仅仅是她的摄影。我喜欢她感悟光明与黑暗的方式,喜欢她看待人的方式,喜欢她爱一个人或者恨一个人的那种踌躇与怯懦的方式,喜欢她触摸自我生命的方式——所有这些方式都是发自自我,与别人、与教育无关”。这是译著者对戴安·阿勃丝的评价,也是排在之首的原因。我很喜欢这几句评价的话,也喜欢把她排在前面。
这本书,不是摄影大师的传记,所以书中对戴安·阿勃丝的生平没有着任何介绍。我嫉妒孙京涛先生对她如此“痴情”,于是打开百度搜索找到了戴安·阿勃丝的百科名片。百度上是这样介绍的: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1923-1971)是美国新纪实摄影最重要的旗手,摄影界里一位出位的犹太籍女摄影师,被誉为摄影界的“梵高”。她把穷人、畸形人、流浪汉、变性人、同性恋者、裸体主义者、智障患者作为自己(正常人)和社会(主流)的背面而进行的摄影探索,执拗地逼迫着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正常”与“不正常”、“道德”与“不道德”、“公正”与“非公正”、“尊重”与“侵犯”这样一些根本问题。她的摄影展在全球巡展,参观者达725万人次。
阿勃丝出生在一个百万富商之家,但她离开了这个家庭,靠拍摄时装为生,过着并不从容的日子。从35岁起,她转而投入到对所谓社会边缘人的研究中,试图表达从20世纪60年代一直延续到70年代美国人的反叛倾向、精神错乱和理想破灭,对社会主流人物和边缘人的两面性在视觉上做了深入探索。
阿勃丝是美国第一个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摄影家。1971年7月26日,阿勃丝在家中自杀。
对她的评价、对她的艺术人生和思想观念以及她的作品的深远影响,上面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她的自杀使她成为美国文化中的一个悲剧性的传奇人物,自杀的原因是除她以外的任何人所不能够理解和想象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与她研究社会边缘人和她的反叛精神有关。恐怕这也是容易引起世人格外钟情(同情)的原因之一吧!
译著者编译阿勃丝的文章的题目叫《透过取景器的诡异》,这是阿勃丝谈她拍摄纪实照片体会的文章。我归纳她拍纪实摄影时注意了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进入并且认同社会。摄影家必须跟社会广泛接触,寻找事物之间的不同之处和共同点。从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和人文环境中找到自己拍摄的兴趣点,尤其是那些即将消失的和未曾见过的。“任何事从来就不是一般人所熟悉的那样,我认可的是那些我从未曾见过的。”(引号中为阿勃丝语录,下同)
二是主题必须精确而具体。主题对一幅作品来讲无异于生命。它在一幅作品中,可能是抽象的也可能是直白的,但它必须存在而且必须明确具体。“你必须抛弃那些托词和上流社会的优雅,尽量直接面对那些特殊的真实对象”。“对我而言,照片的主题永远要比照片本身来得重要,而且复杂。我在乎的是这张相片是关于什么的。”
三是应该感觉到与众不同。在拍摄中要尽量去寻找那些人们还不熟悉的人和事,因为众所周知的的东西没有任何价值。所以摄影家的头脑里要注意经营“不”字,要在别人不经意中以及运用不同的思维和不同的视角,去表现社会现象表现芸芸众生。“我要表现的是熟悉的事物的不可思议面,以及不可思议之物的熟悉面。”
四是尝试融入被拍摄群体。拍摄民俗摄影作品,必须融入到拍摄对象的生活圈子里面去,认识他们了解他们跟他们交朋友。剖析他们的文化习俗,体验他们的生存状态,感受他们的痛苦和欢乐,找到与彼群体的差别。“我们在路上遇到一个人,基本上只注意到他的缺陷。人常常要装出一个正常的样子让别人了解,而别人却往往看到你不正常的一面。”
五是激发自己的创作热情。摄影家的责任,就是把即将消失的东西记录下来。有些东西如果不用相机把它拍出来,人们将永远看不到。创作热情地激发,处理责任感以外,还在于我们要找准价值点培养自己的兴趣。“我一直把摄影当成一件下流的事情——这也是我最喜欢它的原因之一。我第一次拍照时就觉得自己非常变态。”
六是合理认识和运用技巧。在学习摄影的初期,基础知识和技巧是必要的。当你成为了摄影家,追求的不应该再是初学摄影时的构图、用光、质地等技巧了,而应该关注照片所反映出来的“血和肉”。也这就是说,照片主题的表达强过技巧运用若干倍。
“把一架相机放到戴安•阿勃丝手里,就如同把一颗手雷放到小孩手里一样危险”。——是对这位摄影大师的最高评价。


作者:鹰戈

《关注社会边缘——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鹰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