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读《祭父贴》有感

发表日期:2010-10-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0月29日 星期五
晚上,陪了客人吃饭回家快九点了。打开电脑正在思考怎么写今天的空间日志,一位非常好知识面很宽素质也很高的朋友,通过QQ给我发来一个网址(http://blog.zgyspp.com/space.php?uid=179&do=blog&id=11528),我连忙打开网址一看,原来是“中国艺术批评”网。
这位朋友要给我推荐的不是这个网站,而是这个网站上刊登的一篇抒情叙事长诗,雷平阳的力作《祭父贴》。因为朋友还在QQ上与我聊天,我草草地看了第一遍,觉得题材很沉重。“卑微的老农,平凡的父亲”,朋友在QQ上说,“儿子脱离虚无的语言”,“很真实,很动情”。朋友继续在QQ上留言,我已经在看第二遍了,觉得“全是苍凉与悲伤”,只是在最后才看见阳光再现。朋友在QQ上告诉我,作者是云南人,他一个朋友的朋友,就是这首长诗,刚得了“鲁迅文学奖”(后来得到信息,获奖的是这位朋友的诗集,不是这首长诗)。他的朋友给他介绍了这首诗歌的名字,他在网上搜到这首诗后,觉得很好就推荐给了我。既然他的朋友推荐了朋友的诗给他,他又推荐给了我,于是,我又认真地读了第三遍。
《祭父贴》的作者,把农村的老农夫比喻为自己的父亲,借祭奠故去的父亲,叙述了在“文革”极左年代和生活极度困难时期,处于社会最下层的农民,在政治上的愚昧和生活上的艰辛,以及包产到户农民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后的兴奋狂态。题记“原本山川,极命草木”八个字,开首就点名了主题:父亲(农民这个群体)本来像山川一样巍峨伟岸,但他(们)的命运却像草木一样极其卑微脆弱。
诗歌叙述的故事梗概是这样的:活了66年的父亲,在死之前才把名字确定下来。作者“止住一个诗人对虚无的悲哀”,决心让他父亲“在诗歌中重生”。回顾从作者的“第一声啼哭”开始,到他懂事时父亲给他讲述“文革”的苦难,“文盲,大舌头,万人大会上听来的文件”,在给家人传达时憋红了脸,“阶级说成级别,斗争说成打架”,“屋外一声咳嗽,吓得脸色大变。”连忙叫家人把他捆起来,“爬上饭桌,接受历史的审判”。接着便是命令家人向他吐痰、泼污水、游街,直到夜深人静,还在“自己和自己开战”。这一段诉说了“文革”对农村农民人性的摧残。想着父亲如此遭遇,作者取出他的新书,一页一页地烧给他逝去的父亲,为的是“他也该识文断字,打开慧眼”。最后这句,作者点明了讲述这个故事的主题。
接着,作者又列举了1974年冬天,粮断柴没饥饿难忍,他五岁的弟弟偷了“藏于墙缝,将用于除夕”的一小片腊肉,在用舌头舔时,被父亲“发现了,眼睛充血,把弟弟倒提起来扔到了门外”。门外面“雪很深,风很硬,天地像个大冰柜,光屁股的弟弟,不敢哭,手心攥着那片肉,缓慢地挪向旁边的牛厩。”弟弟“把肉藏进草中”,在牛厩里把冻僵了的小手和小脚,轮流塞进冒着热气的牛粪里取暖。母亲找到弟弟要和父亲拼命,“他不还手,胸腔里的闷雷,从喉咙滚出来,像在天边。我们都看见了他的泪,像掺了太多的骨粉,粘乎乎的,不知有多重,停在脸颊上,坠歪了他的脸”。父亲又找了一根绳索,想一死了之,但被“堵了回来”。弟弟在牛厩里找出那片肉,到邻居家的火上烤熟,递到父亲嘴边,“他一把抱住弟弟,哭得毫无尊严可言”。这是一个非常凄惨而又很真实的故事,它既展示了那个年代的苦难和无奈,又揭示出父亲所代表的老农夫人性的伟大和光辉。没有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人,是不会相信的。那个时代的农民被体制所愚昧,真的是“毫无尊严可言”!
阳光出现了。1982年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到处都是砰砰直跳的心脏,向日葵的笑脸”。“他和他的几个老哥们提着几瓶酒”,“来到田野的心脏边,盘腿坐下,开怀畅饮,不知是谁,最先抓了一把泥土,投进嘴巴”。兴奋不已的他们用泥土下酒,“醉了,一个个打开身体,平躺在地,风吹来灰尘和草屑,不躲,不让,不翻身”。他们兴奋,他们边唱边哭,“泪水纷纷冲出了眼眶”,土地就是农民的命呀!看现在,怎能不兴奋;想过去,咋个不忧伤。“有人噎住了,有人把头插进了草丛,有人爬起来,扒光衣服在田野上奔跑,有人发呆,有人又抓了一把土,投进口中,他睡着了,怀中抱着一块土垡”。作者通过农民露出向日葵的笑脸、泥土下酒、又唱又哭、对尘土草屑不躲不让、把头插进草丛、扒光衣服奔跑、发呆等等行为的描述,把农村包产到户后,农民生活有了保障、精神有了寄托的欢畅心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但是,诗的最后一段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想象空间,“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全都走了”,难道这不是包产到户三十年后,现在农村的真实写照吗?年轻力壮的都走了,留下不少的空巢老人。“空旷、沉寂的田野,夜色如墨,一丝白,是霜”,尽管包产到户几十年,解决了温饱问题,到现在经济发展了,科技进步了,农村的希望在哪里?尽管有一丝白,那仅仅是霜,表现出作者对农村现状以及发展的忧虑和迷茫,从这里我们看到了诗人忧国忧民、渴望农业农村农民的事情有人管、农民的生存状态有人关注的情怀。
这首自由体的叙事诗,内涵深厚隐喻深刻,确实是首好诗。我当即注册了“中国艺术批评”网站,因为有很多栏目都是我喜欢的。尤其是经常看看音乐、美术、文学等栏目,有利于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这是今天的意外收获。



作者:鹰戈

《读《祭父贴》有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鹰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