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喉结上下滑动

发表日期:2011-07-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白老身后一个矮个子的人一听这话,整张脸有青了,拎了拳头就要上来,却被白老一伸手制止了。   “哈哈,我就欣赏你这胆识。”哈笑两声,白老停了笑,一张坑坑洼洼的脸促进夜色“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凤眼眯起,夜色唇角上扬,露出讽刺的笑:“落败的狗总要叫几声。”   “啪——”清脆的巴掌声很响亮,夜色嘴角流下腥红液体。   “对女人我可不怜惜,我不是那个姓邬的小子。”收起手,白老看向夜色嘴角腥红液体冷冷的说道,一双眼中满是嗜杀“夜院长最好注意点。”   “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还能得到你想要的?”冷哼一声,夜色说道。   朦朦胧胧中,他电话中说的那些她也听到了,再加上最近电视上的新闻,不难猜到他的目的。   一语道破,白老面色闪了闪,要他这样被一个丫头摆布,想来却又是不甘。   “只要你还有口气在,我一样可以拿到我想要的,至于一口气,那可以做很多事情。”本就火的人,被一个女人这么一击还怎么受得了,白老冲着夜色说完,冷冷一笑,看向自己三个手下。   “你们平时玩的那些小姐比起眼前大名鼎鼎的夜院长来如何?”   “……”听了他的话,夜色心里寒了寒,面上依旧冷清的看不出表情。   白老身后的三个人听了他这么一说,视线立刻投了过来,不同的是,两双是猥琐,一双是同情。   “老板,真的可,可以吗?”那瘦矮的手下首先开口了,一双贼眼紧紧盯着夜色,那目光赤的。   而另一个个子高点的,则瞪大了眼珠里,几乎把夜色打量了个遍,视线最终停留在胸前久久不去。   “老板,我出去透透气。”石哥同情的朝夜色看去一眼后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不会是消火去了吧!”瘦矮的男人眨眨眼,说着意有所指的话,一双贼眼依旧紧盯夜色,喉结上下滑动。   “我看是你小子要消火吧。”白老淡淡看了眼他,讥讽的笑道。   “嘿嘿。”瘦矮男人嘿笑两声:“那个,老大,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那眼神更加露骨了。   白老转过身去,当是默认,瘦矮的男人一看,立刻笑了,迫不及待的朝着夜色的方向走去。   “兄弟,你平时不是还有嫂子消火吗,今天这第一个就不要和我争了。”看了眼同样准备上前的自家兄弟,瘦矮的男人赶紧伸手拦住,嬉笑讨好的说道。那男人皱眉犹豫良久,最终退让。   “嘿嘿,系偶滴,够义气。”说完收了手看向半躺在地上的夜色。   夜色一双眼冰冷一片,早已散落的发丝正滴着水,身上的白大褂也湿了大片。看着夜色一张绝美的脸,瘦矮的男人啧啧出声。   “长的正比那些小姐漂亮多了。”   说实话,他玩了这么多年,还没玩过这么漂亮了,还是一堂堂医院的院长,这身份这长相,瘦小的男人想想更加兴奋了,一只手忍不住就朝那绝美的脸上伸出。   “怪怪听话,待会保准你快活……”   白老看着夜色依旧波澜不惊的表情冷冷一笑。   “好好伺候着夜院长啊,别忘了留口气。”留下话,白老转身准备离开。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能坚持多久。   “啊,你,你……”突然,那瘦高的男人出声了,只是那声音绝对称不上兴奋。   “你个臭女人。”另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还可以听见急迫的脚步声。   白老惊愕的回头,看见的是夜色手中拿着银白色的手术刀架在自己手下的脖子上。   “老,老大……”瘦矮的男人完全没想到这么个急转弯,那还顾得上兴奋啊,整张脸都青了。   “……”白老坑坑洼洼的脸再度扭曲,接着笑了,笑的很大声,刺耳沙哑的声音震的人耳膜发疼。   “夜院长,你也太天真了吧。”眼角一眯,说的全无在意:“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夜色一愣,接着也笑了:“老头你也真够狠的。”   “是娃娃你太嫩了。”本来出去的石哥,听见里面的声响后,进来,看见这情况一时也愣了,惊讶的看向夜色。   “老,老大……”瘦矮的男人一听自己老大这么说,整张脸由青转白:“我,我不要,死,死啊……”那声音听起来都快哭了。   “谁叫你自己太急色。”白老冷哼一声叱道。   “你,你一个女人,敢,敢动手?”眼看自己老大是决定牺牲自己了,瘦矮的男人做垂死挣扎。   “我在医院做的最多的就是手术,包括内伤和外伤。”看了眼手中手术刀,夜色嘴角一扬说道。   “啊?”某瘦矮的男人没有听太懂,只是突然发现,这女人现在的表情让人有点发寒。   “‘天和’的夜院长每次一进手术就如同变了个人,外号‘持刀狂’。”石哥皱皱眉淡淡说道。   “……”瘦矮的男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次是吓的。   终于知道为什么看见夜色现在的表情有点发寒了,现在的她更像“杀人狂”,那银白的手术刀,几乎正散发着森森白光。   “老板——”瘦矮的男人第一次发现自家老板的长相是那么的和蔼。   “哼——”白老冷哼一声,朝石哥使了个眼色,石哥迈开步子朝夜色的方向走去。   “夜院长尽管动手。”   “……”夜色手中的手术刀更用了几分力。   “老板,不要啊——”看着越来越近石哥,瘦矮的男人发出绝望的惊呼,害怕的闭上眼。   “哐——当!”   “……”等了很久,并没有等到预期的疼痛,反而听到什么东西落地的清脆声响。   瘦矮的男人悄悄睁开一只眼,没看清,两只,终于看清了是怎么回事。   “哈哈,臭女人,看你还嚣张。”   只见,夜色僵硬的坐在那里,而她手中的刀早已掉在地上,男人用力把那危险的东西踢的远远的。   “老板……”他就知道自家老板不会见死不救的。   “阿石,你救这没用的东西干什么。”对于石哥的做法,白老不满的拉长脸。   “老,老板……”瘦矮的男人呆愣,他没有想到自家老板真的要自己死。   “你——”看了眼低着头不语的夜色,石哥神色变了变“是你迟疑的一瞬间我才能打落。”   “……”夜色抬头看向石哥,那眼冰冷。   “哼!”白老看向夜色,那神色满是讥讽:“就说你太嫩了点。”   “……是吗?”夜色本事低着头抬头,嘴角上扬,露出淡淡的笑。   “啊——”   这次,连石哥也愣了。   “该死的女人,你哪来那么多刀。”看向夜色仰起的头下那把银色手术刀,终于爆吼出声。   站在一旁的瘦矮男人惊愕的看看地上被自己踢远的手术刀,在看看夜色手中那把。   “放心,等你需要动手术的时候手术刀一定不会少。”夜色笑笑,把手中的手术刀移向自己纤细的脖颈“杀了你的人没有用,那么杀了我自己呢?”

作者:yuyuhong

《喉结上下滑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