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又有什么区别

发表日期:2011-07-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虽然如今朝廷和南蛮势成水火,战事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停下来了。但我想着,这战事总有停止的一日,南蛮不变,此地的纠葛,终究是免不了的。就算当真如那冷金蝉所说,屠尽南蛮部众,也是无用。百年之后,生于斯长于斯的土著,又成了新的南蛮,到时候战端再起,永无宁日。” “只有将南蛮彻底改变,使之融入天下,这才是治本之法。” “我就留在这里,教蛮人农耕,教他们识字,南蛮天地不改,我誓不出南蛮一步!” 墨离的口气虽然是淡淡的,却坚定无比。 “这……这岂不是很耽误修行么?” 在此蛮荒之地,怎比得上宗门之内好修行,几个门槛,统统都难以跨越,虽然他已是引气四层的弟子,跨过了问道之阶,算是仙凡已隔,但毕竟人寿有限,两三百年之后,也不过是一?黄土。 这不是自毁大好的长生前途么? “修行之道,在修心。” “心若不定,我修来长生,又有什么用?” 第三十六章 美人儿(上) (今天是小白的生日,嗯,召唤收藏、推荐、留言、打赏作为生日礼物吧,哇哈哈!) ========== 墨离的南蛮之行,虽然迄今不过短短数日,但却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的心性与气质。 在陇石峪惨案之前,他不过是个心怀善念嫉恶如仇的少年。陇石峪数十条人命,让他悲痛欲绝,一时之间怒气冲闹,失去了宁定。 也被冯子康趁虚而入,种下心魔。 就在几日之内,他见了杀人盈野血流漂杵的惨况,也见识了世人的苦难,心中真灵不昧,正逢机缘,开始体味到了一点墨家知行合一的真谛。 也许我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也许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带来更多的光亮。 但是,不管如何,就从身边开始,就从现在开始,努力让周围的人过得更好一点。 既然如此,南蛮与中原,又有什么区别? 这或许还不是墨子兼爱天下的大道,但庶几也踏进了这条门槛。 冯子康明白他道心已定,坚若磐石,就连当初的心魔种子,只怕也挥不了什么作用,遑论其它。 这就是墨离的路,他的道,旁人不管再怎么说,也已无法改变,冯子康嗟叹一阵,也不再劝。 这时候罗克敌从乍得宝物的喜悦中清醒过来,想起自己那传说中的未婚妻还落在妖怪的手里,顿时又开始情急,急忙催着师叔赶紧去救人。 墨离听说冯子康要到九尾妖狐手中去救人,大为担忧,甚至要抛开手边之事,先帮他去救人。冯子康赶紧坚决拒绝,表示自己一人足矣。 笑话!他本来就想脚底抹油,谁想着要单挑九尾妖狐来着? 墨离拗不过他,也怕自己确实会成为他的累赘,只得作罢。他从怀中掏出墨家弟子的竹牌,交给冯子康。 “子康兄,这块竹牌是我们墨家弟子紧急联络之用,若有危难,你只要折断竹牌,但凡附近有墨家弟子,定然会赶来救援……” 这东西当然是每个墨家弟子只有一块的,墨离给了他,自己就没有了。冯子康也不客气,笑纳了,虽说南蛮之地,少有墨家弟子,但以后回中原,保不济有什么为难之处,多一批人帮忙总是好的。 “对了!” 墨离一指冷金蝉遗下的云车,笑道:“这云车是用我们墨家机关术所制,华美之处我所不喜,也就罢了,但可以日行千里,诸邪辟易,也算是一件好东西,子康兄就收了去吧,用来赶路也是好的。” “可惜拉车的驭兽,是纵横家秘术咒符所化,这个我不会……” 冯子康点了点头,将云车收入囊中,笑道:“这个不怕,我在南蛮境内,抓几头妖兽来拉车,也就罢了。” 罗克敌大喜,拍掌道:“师叔去把九尾狐妖抓了,让她给你拉车,岂不威风?” 冯子康差点翻起了白眼,别说那九尾狐修为高深,他压根儿抓不住;就算能抓住,弄只骚狐狸拉车算怎么回事,人家又该怎么称呼?狐车? 他微笑摇头,表示自己要赶紧去救武家小姐,就不多罗嗦,与众人告辞,让罗克敌同武都督打个招呼,自己御物飞去。 ※※※ 冯子康当然不是去找九尾妖狐的麻烦,他身上还有一件云长老的私人托付,要前往南蛮深处,寒山峒小寒山中,找一个人,说一句话。 南蛮广大,此去寒山峒,还有数千里之遥。 南蛮地广人稀,却是妖兽的天下。所以蛮人往往依山建寨,主要是为了防备妖兽的袭击,大片平原都被妖兽占据,墨离想要改变南蛮面貌,绝非易事。 冯子康飞了两日,所见妖兽,林林总总,各有奇形怪状。 有七彩禽鸟,飞旋往还,迎日而鸣,声若编钟;有浑身火烧的巨兽,行走之间,只留下一条条焦黑的痕迹;还有鳞甲蟒蛇,逶迤而行,腥风扑鼻。 其余群居的百兽异种,更是不一而足。 他不欲惹事,只是闷头赶路而已,没有去挑衅那些不知本领如何的妖兽。 不过这日一早,他飞行之中,却见一群天马掠过,胁生双翅,神骏异常,登时见猎心喜,想要抓两匹来做云车的驭兽。 坐车,总要比自己飞来得舒服。 天马成群结队,不知神通如何,冯子康也没有轻举妄动,跟踪观察半日,等到这群天马落下地面,在一条宽阔大河边饮水沐浴。有不少天马四散走开,觅食散步。 冯子康心中一动,尾随着几匹天马漫步进入林中,看它们跑得欢畅,也不打扰,只是在它们回来的必经之路上,布下了几处陷阱。 他自己侧身树后,耐心等待。早晚天马群要重新集合,那几匹天马回来踏入陷阱,自然手到擒来,不用多费力气。 谁知道天马没有等到,却等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一个美艳妇人,一身白裘,轻纱罩面,步履蹒跚地走了近来。 这里是南蛮深处,到处都是妖兽横行,这美艳妇人也不知道是何来历,居然独自在此行走? 眼看她就要踏入陷阱范围,冯子康不欲她破坏自己捕猎天马的计划,正要出言提醒。 却见那美妇人柳眉一竖,娇叱道:“哪里的小辈?居然用这等鬼蜮伎俩暗算于我?还不快给我滚出来!” 她显然已经现了陷阱所在。 冯子康心中不愈,但还是坦然走了出来,谦卑拱手道:“前辈息怒,在下只是在此设陷阱捕捉天马,不想前辈路过,正要提醒,不想前辈已经现,得罪莫怪。” 这女子敢孤身一人在妖兽横行之处行走,又能预先现他设的陷阱,想必有几分本事,敌友未明,不必得罪。 那美妇人看了他几眼,忽然笑道:“原来是你……既然是你,又何必假惺惺地装出这副模样,你既能找得到我,看来也有几分本事……

作者:yuyuhong

《又有什么区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