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广州,请让我再爱你多一些

发表日期:2011-09-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前两天看到一条微博说,“一个老人,生于广州,长于广州,也准备老死在广州,人到晚年,却无奈地感叹一句,‘霖唔到广州比我死先’”(想不到广州死得比我早)。

看完之后我苦恼不已。最近看了一篇《一个妓女的崛起》的文章,里面提到“新西兰大地震无人死亡,开不成表彰大会了,没那么多英雄事迹了,拍不成电影了,捐不了款了,不能降半旗了,不能全国不打网游了,明星也不能诈捐了,也没法创造生命奇迹了!最主要是新西兰错过多难兴邦的大好形势了。”还有类似这种调侃“人固有一死,或死于地沟油,或死于石灰面粉,或死于结石奶粉,或死于毒疫苗,或死于危房,或死于拆迁,或死于日记,或死于酒色,或死于宝马车轮下……”

近期一连串的事故、一连串的质量问题、一连串的食品安全问题,我对我生活的城市失去了信心,就如同孩子痛恨他们的父母,那是加倍的痛,是痛彻心扉的痛。是对自己身上流着的血液的痛恨,是对自己身体里骨骼和肌肉的痛恨,痛恨,却无法分离。难道我们城市的发展真的如同一辆在高速飞驰的动车吗?我们是走得太快了吗?还是我们已经忘记了前进的方向?

今天又看到一条微博,终于一扫这些天我心里的阴霾。微博上说,“有很多内地网友总是指责广州人不应该有莫名的优越感。是的,广州重要不过北京,有钱不过上海,高楼不及深圳,幸福不如重庆……但是,广州有敢自曝其丑的报纸,有敢拿市长开玩笑的网友,有始终坚守的文化和语言,有敢问责于政府的市民,难道这一切不值得广州人自觉优越吗?”

我将这段文字发到QQ群里,有些朋友却回复说:“不觉得。”但我心里还是比较认同这条微博。

记得前段时间去四川成都游玩,朋友请我去品尝地道的四川火锅,我盛赞火锅的美味,朋友却说现在新油锅底的味道比起老油锅底还是差了一些,而且用一次性的新油锅底费用增加了不少。之前我看过一个网上的调查,60%的网民都不赞成更换一次性的新油锅底。那我就好奇问朋友,既然群众都不赞同,为什么这条规定还能通过并且实施呢?难道颁布一条规定之前没有进行听证等相关程序吗?

前两天我看到一条《欧伯起诉市建委、市城管委及市园林局三家单位》的新闻,海珠广场围闭5年未见恢复,继913日向建委送去20个乒乓球“问责”之后,昨日,区伯又诉诸法律,状告上述单位。在越秀区人民法院的立案大厅窗口递交起诉状。913日,欧伯向市建委赠送乒乓球,但被工作人员婉拒,海珠广场从昔日八景之一沦为“最牛”工地,工地围而“不用”,甚至圈出大块地摆设乒乓球桌,这在市民引起了强烈反响,市民欧伯就此(向建委送去20个乒乓球)“问责”建委。

类似的新闻在广州的各种媒体还有很多,市民问责、起诉政府部门的行为是前仆后继,记得之前还有一个女生也是对相关部门提起了行政诉讼。哪个地方是没有问题?但别人就敢拿模型砸总统的,敢向主席台扔鞋的,敢游行抗议的,敢静坐集会的。以一种开放的姿态,承认问题,直面问题,解决问题,才是一个人民政府最基本的作为。

我又想起去年,传言某政协委员提出广州的电台和电视台要取消粤语播音,在广州全城引起的轩然大波,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老广们甚至许多年轻一代广州市民的激烈反对,一些市民在江南西等地区自发组织了大规模的集合。我看了一篇文章,观点很好,“生活在广州的不只是广东人,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外地人,他们在广州工作和生活,也同样需要得到语言上的认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电视里增加普通话节目就是对他们的认同。那么,是广州本地人不愿意从语言上接纳他们吗?不是,广州人之所以对‘取消粤语播音’这样敏感,并不是‘粤语播音’真的就这样被取消了,而是‘粤语播音’并不只是一种播音用语,它代表了一种地域文化……取消粤语播音之争也是如此,人们争的不是粤语,而是一个地域的文化生态。”

我很庆幸在上下九和北京路还能看到广州的特色建筑骑楼,我很庆幸在华侨新村和沙面还能看到见证广州近现代史的洋房,我也很庆幸有一名叫做李瑞然的老人,七十多岁的高龄,还背起相机跑遍广州的大街小巷,几十年如一日地用图片去记录那些即将要被拆的旧建筑,去记录广州的前世与今生。

我不希望看到的城市都是高楼密布,千篇一律,我不希望每个城市都争做什么经济中心,数字游戏。我向离开G4的陈sir致敬,我向各大媒体在历次改版中被辞退的编辑和记者们致敬,我向那些敢于为民请命的市民们致敬,我更向那些敢于接受市民批评监督并且勇于改进的政府部门和公务员们致敬!

我爱广州,所以我才如此痛恨,我爱广州,所以我看到那些社会的阴暗和不平时才如此激动,我爱广州,所以,广州,请让我再爱你多一些。

作者:彬腾

《广州,请让我再爱你多一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彬腾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