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而另一半则是被当作消耗品进入了他们的肚子

发表日期:2011-09-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连串的动作在短短的三秒钟内完成,可以说是顺利之极。所以当我刚刚通过坐标点来到地面上的时候,通道内才刚刚传来“饲土”那愤怒的嘶吼声,让人听了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我当然不给这两个家伙任何的机会,直接将“凤凰套装”再次变化成“凤凰战骑”,全速向着东方的“夸父族”而去。

在“夸父族”,我和“小野”以及“木龙”,痛痛快快地喝着酒。当然这个酒是由我提供了,五十年的陈酿,整整二十坛,让本来就是酒鬼的“木龙”和新成为酒鬼的“小野”大呼过瘾不已。

经过我的指点下,“木龙”他们将每个月由专人送来的美酒中的一半进行窖藏,而另一半则是被当作消耗品进入了他们的肚子。根据我每一个月让人送来的一千坛美酒以及我先前额外赠送的上万坛美酒计算,现在“夸父族”的那个超级大的地窖中已经整整存了五万多坛,而且还是那种大坛。

对我们来说,或许这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但对“夸父族”的这些巨人来说,那也只是五万碗的美酒罢了,以整个“夸父族”三千的人口,一半左右的好酒男性,根本就是不够喝。酒在“夸父族”也算是一种奢侈品了。平时,就是连“木龙”这个在“夸父族”仅次于族长和长老等三位老人家的人物,也没有能够喝上多少,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陈年美酒了。

“小野”拿到酒后细细地品味着,而“木龙”则是在尝了几坛之后,别出心裁地用“夸父族”内的那口清泉的泉水将原本的陈酿混合了,按照他的说法是不想这么快喝光如此的美酒。

奇迹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当“木龙”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用泉水兑过的陈年美酒之后,立刻发现酒的香味虽然变淡了,可是味道却是别有风情,让原本经过我的提醒担心会破坏了酒性的“木龙”口中连呼爽快不已。

看到“木龙”这个诡异情况,我和“小野”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迅速行动向着“木龙”冲去。

看到我们两个人冲来,“木龙”立刻想要收起身前的三个用来兑酒用的酒缸,首先防备的当然是酒量比之小不了多少的“小野”了。至于我,即便抢了又有何妨?反正我又不太喜欢那种烈性陈年酒,即便抢了也仅仅是一点点的罢了。

再说了,羊毛出在羊身上,我喝了多少肯定会“吐”出多少。因此,“木龙”对我几乎没有防备,让我成功地用自己的那只酒杯舀了一大杯。

将酒杯放在鼻子底下嗅了一下味道,原本五十年陈酿的“杜康”那种粗犷而又纯正的酒香变淡了,和我喜欢的“雪涧香”差不了多少。另外,在清新的酒香中夹杂了一种异样的香味,那根本不是泉水的香味。

“夸父族”的那个清泉除了特别解渴之外,我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特点,更不用这种奇异的香味了。闻了这种香味,我口中生津,急欲品尝一下这种奇特的酒类。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这种欲望越发地强烈,好像鸦片一样吸引人。

“鸦片”两字让我原本杂乱的思绪微微一清。我暗暗地呼出一口气,心叫真是邪门,仅仅是闻了一下香气,就具有这么强烈的喝下去欲望。不会在游戏中,也存在和“鸦片”一样的物质吧?

心中这样猜疑的我,看向了喝得正爽的“木龙”和闻着香味和“木龙”之前一样陶醉表情的“小野”,心中略微有些担心。

“木龙,小野,你们没有事情吧?”我急忙问道。

“有事?有什么事情?”“木龙”和一边听到我的问题的“小野”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是说,你们在闻到酒香味之后有没有一种急欲品尝的冲动?好像根本由不得自己做主一样的感觉?”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要不是知道游戏世界中没有“鸦片”这个概念,我恐怕就把这两个字说出来了。

“木龙”和“小野”茫然地摇头,搞不清楚我在问什么。于是我将自己之前的感觉详详细细地描述了一遍,最后道:“你们知道有一种药物,让人吃了之后还想吃,不过这种能够让人上瘾的东西却是极大地破坏人体机能。我担心酒和泉水混合之后,就会产生类似的物质。你们真地没有这样的感觉?”

作者:yuyuhong

《而另一半则是被当作消耗品进入了他们的肚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