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送宝”

发表日期:2011-05-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送宝 
 那年2月里,严鹏的父亲突然来了。 
 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军人。 
 母亲早在55年离开上海之前就已经脱下了戎装,转业到了地方,专司行政类工作了。以后调到北京四机部下属的北京电子管厂,担任厂长办公室主任。那时,电子管厂的厂长是周凤鸣。他是严鹏母亲的老上司,老朋友,1934年入党的老革命。是以北京电机局局长的身份,兼任着北京电子管厂的厂长。十年以后,就是1965年,文革开始的前一年,周凤鸣调任国防部第十研究院副院长,兼第四机械工业部第十四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就在同一年,周凤鸣将严鹏的母亲,由电子管厂调往四机部任电子情报研究所所长,兼党委书记。 
 严鹏的父亲66年时,还是现役军人。 
 严鹏是家中六个孩子里,最具有军人情结的一个。他特别喜欢父亲穿着将军服的样子。55年军队第一次授衔的时候,他的爸爸是个上校;在65年撤销军衔前,已经晋升为少将了。 
 6551起,军衔制被撤销了。严鹏的爸爸来兵团的时候已经没有军衔,然而,他的身份,还是让建设兵团上上下下的官员们非常紧张。那里毕竟属于边疆地区,各级领导担心的是安全问题。 
 结果,他的父亲来了五六天,却没有一天在兵团住宿。只是在到达的第二天,由师、团部各级官员陪同来了严鹏所在的林业连,也只待了半天时间,就被护送回军区招待所。 
   
 严鹏的父亲给儿子带去的东西,让人至今记忆犹新…… 
 警卫员们从他坐的吉普车上抬下一口挺大的木箱子。箱子被抬到屋子里,打开竟是满满一箱的书!各种各样的书,从《毛泽东选集》,到其他政治类书籍;从《小麦栽培》,到《葡萄嫁接》;还有数理化方面的书,文学类的书……真是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图书馆。 
 另外,这位老革命,给儿子带去一副垫肩,一只补袜子的袜板,还有一个针线包。 
 就是这样一位革命的老将军,分明是去探望远离家乡,还不满17岁的儿子,却给儿子带去些这样的东西! 
 严鹏看着这一大堆东西,心里很是失落。其实,他心里明白父亲的一片良苦用心。在那样一个时代,作为一个老军人,还能有其他方式来表达父亲对儿子的一片深情吗? 
   
 指导员陈岚岭是非常善于做政治工作的,他紧紧抓住了这几样东西,把老将军带给儿子的这些东西,升华为老一代革命者,赠送给年轻一代的革命传统。他说,这三样礼物寓意深刻,是革命老一辈希望年轻一代,在边疆过好“三关”——思想关、劳动关和生活关。书籍,是过好思想关的法宝;垫肩,是突破劳动关的工具;针线包和袜板,是克服生活关的武器。 
 这些物件严鹏没有能够保存下来。若是这些东西保留下来,也算是文物了吧? 
 他唯一保留了当年与父亲的一张合影。照片的背后还有父亲的亲笔题字“196627,于银川”。 
 十年风雨鈥斺斺溗捅︹

   
 严鹏的父亲不过来了几天,却闹得满城风雨,几乎整个师团都知道了严鹏有个将军父亲。 
 那是个非常讲究出身成分的年代,是“唯成分论”与“血统论”盛行的时代。那个时代,讲阶级,讲成分,讲出身到了极点。不要说什么选模范、评先进、培养干部;就是谈婚论嫁,也是要讲门当户对,甚至要查查对方祖宗八代。一个稍不留神,就可能落上个“阶级立场不稳”的罪名,或者是被扣上“坚持反动立场死不悔改”的帽子。那时,流行着这样的对联:“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必定如此”。 
 严鹏这样的情况引起大家关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全国各地文化革命的发展,尤其是北京,对建设兵团产生着巨大的影响。运动初期的各种辩论,以及形形色色地检举揭发,使得建设兵团内部,形成了不同的观点和派别。于是,人们开始效仿北京,组建起各种战斗队和群众组织。 
 像林业连这样一个小小的连队,最多的时候竟有20多个战斗队的名称同时存在!一个只有130人左右的连队,竟然会组建了20多个所谓革命组织,想起来都会令人觉得可笑。有的所谓“战斗队”其实只有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的组织比比皆是。还有很多人同时参加了几个组织,那时,参加战斗队,就好比是童年时代玩游戏,完全是一种儿戏般的行为。 
 这些多如牛毛的组织,随着时间地推移,运动地发展,事态地不断变化;逐渐地相互消侵,不断分裂又不断兼并,逐步形成了几个相对较大较有实力的组织,并且开始向外延伸扩展,同时寻求着与外部的联合。在这个演变过程中,有才华的人,有能力的人,有造反精神的人,不甘寂寞的人纷纷脱颖而出,成为显赫一时的风云人物。大地方是这样,小地方同样如此。当年宁夏就出了个“王洪文式”的人物叫刘青山。他曾经指挥几万人,攻打银川新城的电厂,造成非常严重的伤亡。文革后,刘青山被依法判刑。 
 在林业连诸多的群众组织,通过大浪淘沙般自然筛选以后,最后剩下了两三个战斗队。较有实力的,有以老职工与复员军人里为主,也是最先成立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这支战斗队最大的特点就是所谓“根红苗正出身好”。 
 另外还有两支以北京知青为主的战斗队,其中一支叫“红色军垦兵”。它的主要成员是原来林业连的知青,像顾大伟、张友生、赖文藻、夏菊英、蹇理、吕彭、宋淑贤、杨桂槐,包括严鹏等人都在其中。 
 还有一个组织是以后调入林业连的知青组成的。他们也有自己的主要特点,多数在来宁夏前是社会青年。他们出身好,在北京时的学习和表现却未必好。现在却得到一个对这些人也许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个组织在当时非常活跃,叫做“满江红兵团”。 
 关于这些派别与组织之间的斗争,以后还会提到。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送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