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上海

发表日期:2012-05-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上海,我曾经出生的地方,一直生活直今,如果没什么大的变故,那肯定就是我寿终正寝的地方。

上海,上世纪上半叶曾是远东第一大都市,现在也是国际大都市之一,在国际上的地位正与日俱增。

上海,这两个字,在改革开放前曾出现在国内无数的日用品上。它不是商标,不是品牌,可那时在国内就是优良品质的标志。对国人来说,买到上海货就是买到了好东西好品质。小时候看见无论是洗脸盆,毛巾,火柴盒,牙膏,旅行包,桶瓷杯,还是各种简易的食品包装上,都有变换成各种造型的“上海”两字。最多造型的是将两字搞成象高楼大厦的模样。这两字代表商品的档次,也是装饰性的图案,它不是注册商标,那年头也没有商标品牌一说,所以什么商品都可以打上“上海”两字,我估计产地不是上海的也会用这两字,那时“上海”是全国的顶级品牌。

上海,籍以工业经济发达,在全国的优越地位是不言而喻的,作为一个上海人那种优越感也是固有的。一个上海户口是许多人梦寝以求的,以此引发的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也是很精彩的。在国内,上海人以自己为中心把其它省市的人一律归为“外地人”。随着改革开放,人口开始流动,上海人的优越地位渐渐被动摇垮塌,原因很简单,你是上海人,我也可以是上海人。现如今,还有些上海人像没落贵族似的抱守着毫无实质内容的优越感,时不时在眼神中与口气里流露出对“外地人”的不屑,而实际上,这快速变化的城市已把其变的无论在哪方面都已不如“外地人”了。有些所谓的“外地人”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新上海人了。

上海,我们所说的“老上海”,也就是一九四九年前,被说成是西方冒险家的乐园,是个充满机遇与实现梦想的地方。而如今也是,人们从全国各地,从世界各地涌向上海,为生存,为欲望,为理想。

上海,白天的上海,喧器拥挤,热闹非凡。人们步履匆匆,行色专注,奔向一个明确的现实目标。这是一个理性的城市,一个讲究效率的城市,显得现实、冷漠。人们不会多想,也来不及多想,人们只有加快脚步,因为现实目标已经明确。而夜晚的上海则是一个梦幻之都,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让人沉沦。

你站在黄浦江边上,你会被这大都市风范震撼,被它的雄伟折服,为它的美而感叹。作为普罗大众的一分子,上海的宏大壮观也许与你毫无关系,你还是得为生计奔波,为工作烦恼……,但上海的外表能给你信心,给你动力。上海是欲望鼓动者,行动加速器。

上海的美在于远观而非近看。当你走入这高楼林立的都市森林,那些诸如萎琐,窄狭,小气等词汇便闪入你视觉之中。被称为“大上海”的上海人从没有被带有“大”的词汇描述过,诸如“大气的上海人”,“大度的上海人”,“大方的上海人”,而“精明的上海人”是共认的上海人的标签。我想这大概与上海人的生活空间有关。大上海从来没有给上海人大的生活空间,无论是公共空间还是私人空间,上海人是非常在乎与计较的。上海人在拥挤的空间生活久了,擅长近视,很少远看,几乎不会眺望。在上海是没有眺望的,既便你是在高楼顶上,你也看不到地平线。故上海人注重细节,因而显得精致。上海人不会有大的动作,大的冲劲,因为安逸舒适的小空间使得其满足于现状,得益于小动作。当然,造成这一切都缘于上海闭塞的那一段历史。

上海平均每年下沉一厘米,据说已经下沉了一米多。记得小时候到外滩黄浦江边上玩,那时外滩马路到江边是一般高的,没有现在要上堤坝似的台阶。这一、二十年,过度采用地下水以及高楼惊人的增多,使得上海在下沉。然而上海没有变矮,上海在往下沉一米多的同时,往上长了十米、二十米…..上海现在就如一个正值青春发育期的少女,迅速拨高,出落的美艳动人,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人们被她吸引,为她发狂,为她忙碌。

如果面对上海,让我感怀:啊,上海,我的故乡,我爱你。那实在肉麻,让人恶心。故乡的定义是出生并长期生活的地方,而我总觉的故乡是个相对的概念,一个人离开了自己出生和生活过的地方,那地方则成了他的故乡。所谓“故”是指老的,旧的,过去的,原来的,这样理解,上海不能算是我的故乡。我好象也不爱上海,尽管我受惠于生活在这大城市里,可我对其没有夸赞,有的只是抱怨和不满。这好比一对相濡以沫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夫妻,日常生活老是伴随唠叼,埋怨,相互指责与不满,可一旦离开了一方,则马上会感到诸多的不适与牵挂。这大概也是人的本性吧,日久生情,也会日久生厌。

上海,只有你离开了她,才会想起她的美,念起她的好。这或许就是故乡的概念,故乡的感觉,而对她的爱会由此而起。







_MG_0094 (2).JPG



作者:大宪

《上海》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大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