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文字(上)

发表日期:2006-02-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风景
你,悠然漫步在春的山头;
绿的活力跃动在你的眼,
婉转鸟语滋润着你的耳,
嫩草芬芳沁入你的心脾.
于是你感慨:
这是世界最美的风景!

而远处的我,
望着:那萌动的春意里,
轻盈飘过的美丽蝴蝶结时;
我才发现:
你才是我世界中最美的风景!


情*愁
冷清雨夜交织寂寞眼神,
轻风拂面吹来种种哀愁;
概叹世道无情,人间无意:
风雨润物,物无情;
红肥护花,花无意!
悲!悲!悲!

弹指回首少年游,渡情难过空余恨;
花堪折时直须折,奈何檫肩成陌路.
指间烟雾口中酒,放歌逐梦亦逍遥;
今朝有酒直须醉,管它明日何处归.
杯酒解忧亦解愁,穿肠而过去忧愁!
梦!梦!梦!

今叹<钗头凤>,更胜往昔情!
寻寻觅觅,真真情情切切;
却惹得:
悲悲惨惨,冷冷清清寂寂.
嗟乎:人非人!物非物!情非情!
空余恨世道无情,人间无意!
叹!叹!叹!



孤独*流星*泪 
是什么让你如此沉默?
手托的粉腮,紧锁的细眉,阴暗的角落;
构成一幅凄凉的画面.
黑暗的掠夺,孤寂的吞噬;
让你的肌肤镀上一层冷色,
仿佛一座散发浓郁古典气息的雕像,
孤傲中透着凄凉!

晶莹的泪水从腮边滑过,
仿佛黑夜中一闪即逝的流星;
路过的虽然短暂,却留下了永恒.
哦!但愿那真是一颗流星,
留给你的孤寂只是一瞬间!


[情.伤]
我,挥动着孤独的翅膀;默然,望着,
你们,幸福地划着彩虹般的背影,双飞;
只有,花儿知道:此时花瓣上的晶莹水珠,
不是雨露,而是我的泪啊!祝福中溶化着不甘!

感伤中,恶魔来到身边,劈头骂道:“胆小的懦夫!”
绚丽翅膀,柔弱四肢被它无情折断;换上,
八只毛茸茸恶魔般的爪牙!我痛苦挣扎,它狞笑:
“去成为真正的你!快除去内心仅存的一丝本性吧!”

我,触摸鼓胀的肚皮:已只剩下恶毒的咒怨了!
为了你,把毒网撒遍整个世界;生灵涂炭!
终于一天,网到你们!当看到我丑陋的脸,你痛苦挣扎时!
黑暗内心中,本性疯狂燃烧!瞬间我随风化作灰烬!

结束了,疯狂结束了!但那颗--爱你成本性,已化作种子的心,
播种在这花花世界里!明天,它将长成天堂的繁花?还是地狱的虬枝?



吟游之梦


都市的霓虹灯往往要在心境有些悸动时才能品味出它的美,灼目的灯光直直地粘着柏油路一线蜿蜒至远处,伴随着末端零星的光芒融入远处的黑暗里,颇有些“光犹未尽”之感!这是城市市区临近郊区的一条路上,夏日和风正搅拌着郊区仅存的一些自然气息吹入这钢精混凝土的森林。路上匆匆的人流中有一人非常醒目:他穿着破烂的牛仔装,仿佛买来就没打算过要洗一样;错乱的络腮胡和鼻下许久没剃去的胡子似乎表征着他与整个世界的不和谐。从外表不清楚他是本地人还是外来的过客,唯一印证他身份的是他背上的吉他――似乎是个搞音乐的。
他走得很缓慢,举手投足中透着一种飘逸的感觉,也许是他有着太异于常人的特征,所以来往的人经过时总要看他一眼。他有些目空一切,恍如世上的一切只是自己的陪衬,活脱吟游诗人般自由自在,心无旁骛。街道边琳琅满目的商品:平常的,非凡的;庸俗的,高尚的在他眼里只是一种不必要的存在。夏日是女人们展现美的天堂:浓妆淡抹,古朴时尚都将自己打扮得随时可以做新娘子般;更有甚者,能露者皆露,能挺者皆挺,走到大街一路走着猫步,使之妖娆多姿;一路美目盼兮,以便展露风情。迎面走来三两女孩,嘻嘻哈哈惹得众路人翘首直望:未见其人已先闻其声,未闻其声已先闻其香,恍如古人之观罗敷。而他仍保持自己的步调行着,那几个女孩在经过他时把他瞧了个仔细,而后花枝乱颤般地嬉闹起来,频频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而他却豪无表情的走了,没有望一眼!在他心中:“人的外表不过是一副臭皮囊!”美只是一种迷乱心智的物事而已,没什么特别的。他仍走着自己的路仿佛整个世界与他无关。然而就在他要下天桥时,脚步却戛然而止。
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冷色的路灯下缓缓移动着两个身影,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跪卧在一个破烂不堪的小木车上,而所谓的小木车就是一块木板架在四个小铁轮上类似滑板的物事而已;那男子身衫极其破烂,勉强可以遮盖着身子。他跪在小木车上双手各自拿着木板,向后檫着凹凸不堪的地面往前移动;每一次向后的拨动,身体便如抽筋般的痉挛,这正无声的说明他每一步的艰难。小车前牵着一条粗麻绳,而麻绳末端拉着个小女孩。只见小女孩依稀五六岁的光景,上身罩着厚厚的枣红色衣服,下面穿着蓝布长裤,全身衣服褴褛不堪且极不合时宜的。小女孩把绳挎在柔弱的肩上慢慢地行着,凌乱的头发上扎着两个羊角辫,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四处张望着,稚气未脱;红嘟嘟的小脸所透着的童真即便是在她艰难地拉着小车时不断的散发出来!他们俩就这样一步步行着,到天桥下停住了。小女孩熟练地把绳索放好,然后利索地从小木车底下抽出一片木板,平平整整地放在那中年男子面前,最后在小木车上轻轻地靠着那男子坐了下来。一个感觉从他脑间一闪即逝:“他们在行乞!”
这对似乎是父女的乞丐不光引起了他的注意,同样也吸引了一些路人的眼光。人们三三两两地凑了过去,顿时便热闹起来。面对着四周人们的叹息,指指点点;小女孩睁开闪耀着泪花的大眼睛望着人们的脸,而后把脸深深埋在中年男子的怀里。他从人群中向前凑进,只见泛白的木板上清晰的写着几行字:本人系**乡人,五年前由于事故下半身瘫痪并失去工作的能力,今年妻子患绝症死去只留下自己和年仅五岁多的女儿,现在正准备投靠外省亲戚。由于为治妻病家中本已不多的积蓄已耗完,只有一路行乞到外省,希望热心的好人可怜可怜我们,捐助点吧!此时他身边传来了抽噎声,只见身旁一个胖女人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她从挎包缓缓拿出一张手帕,一边揩着眼泪一边从口中发出感慨:“真可怜!真可怜!”她卖力地弯下腰摸着小女孩的头,然后立直身体从挎包中拿出钱包,口中念叨着:“来!阿姨给你钱快去买些吃的!”突然,胖女人放入钱包的手停住了,她的眼睛依次扫过周围每个人的脸,轻轻“哼!”了一声;然后把手上已拿好的一张十元换成几张零钱;胖女人把钱放在父女面前,再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突然,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冷笑,沿着声音的发源人们都愤恨的望过去,都想:“是谁这么狠,看到这悲惨的父女还笑的出来!”眼前是一位瘦不啦叽,活脱“猴子”的年轻男子,干干净净的忖衣,笔直的西裤以及刷得发亮的皮鞋是他一身的装束。没等人们开口,“瘦猴子”先发言了:“我看他们是假的!大家想想看半身瘫痪,国家明文规定是有相关补助的,就算死了妻子不能干活,靠补助费还是可以勉强过日子的。再说去投靠亲戚,你打个电话过去让你亲戚来接不就行了吗?如果他会接纳你还用的着你走过去吗?我看八成是假的!”说罢“瘦猴子”露出胜利的微笑,周围的人开始有些骚动了,人们再重新以一种审视的眼光望着这对父女。小女孩吓得把望着人们的大眼睛转过来对着“父亲”,而后用稚嫩的手臂环抱着他的脖子。中年男人第一次抬起了脸,絮乱发丝间的眼神闪烁着愤怒,但他始终不发一言。“瘦猴子”越发得意了,口如连珠般的又发起一轮攻势:“大家看看‘五年前由于事故致残’这多模糊啊!到底是什么事故,你能说出个一二三吗?我看你的双腿挺好的啊!恐怕没有什么半身瘫痪吧!”“瘦猴子”愉快的走了,而他的话象针扎般地使那乞丐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强烈的不安,片刻恢复了平静,就如潮汐退去般;而后他的头又低下了,眼睛又埋在了黑暗里,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站在角落一看似大学生的年轻人说话了,声音有些深沉恍如久经沧桑的老人:“现在这世道行乞的人越来越多了,同时假装乞丐来赚钱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要是以前我会毫不犹豫地给了,现在啊!难说。。。前些天不是在**市破获多起利用儿童来装扮乞丐搏得同情,进而行乞的案子吗?这个社会!哎。。。!”人们纷纷望着这个大学生,眼光中充满了赞许:到底是多读了书的人,思维就是严密。“大学生”轻轻转过身,缓缓地走了。片刻后围观的人们悻悻地散去了,如捅了马蜂窝般人们纷纷消失在夜色里。天桥下只留下三个身影:一老一少两个乞丐和一个背着吉他的人。

作者:七里草莓香

《我的文字(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七里草莓香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