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存在-生存-生长

发表日期:2012-06-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存在-生存-生长

 

 在反抽象哲学体系里,这三个概念的根本含义是一样的:存在必是生存、生存必是生长、生长必是存在。但若分开三个层面来看的话,则它们又分别代表了主体(首推人)对客体世界发生影响的三种不同方式:存在强调价值、生存强调持有、生长强调变迁。

 

一、存在

 

 亚里士多德很正确地指出,哲学是一门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简称存在)这样一种自然物的学术。问题在于,哲学应该从朴素本体论层面上去研究存在,还是从认识论水平上的本体论层面上去研究存在?我们持后一种观点。

 存在的直接对立面是虚无。虚无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即表现为“某些事物不存在”的那种存在(于是在个人术语中,萨特就用“虚无化”来表述存在的转换、尤其是更新;海德格尔则把这个更新过程称为“时间”)。例如空间,就是“没有物体存在”或“不作为物体,而作为物体存在于其中的对象”的那个存在(于是在某种用法中,空间也可以作为虚无的代名词,因为“物体”就是最直观的“事物”)。所以,完全不作为存在的“绝对虚无”,是不存在的。

 存在的间接对立面有很多,首推本质和反映。本质是指:在某种逻辑、即目的上,先于一个存在的另一个存在。因此,本质也就在这个定义的逻辑上先于存在,即本质是存在的目的(本质和目的的关系是:目的代表了本质的全体或全程,本质是目的的局部)。反映是指:使两个存在各自得以显现的,它们的某种结合性存在(作为我的术语,它就相当于萨特所说的虚无、海德格尔所说的时间)。因此,反映也就在这个定义的逻辑上先于存在,即反映是存在得以存在的场所和之所以要存在的目的——存在就存在于由它的目的所提供的连续场所(萨特所说的虚无空间、海德格尔所说的时间过程)之中,作为具体的场景(景象)显现出来。这就是说:(a)存在的本质是反映,存在就是“反映中的存在”(一个事物确实可以在某个方面上不反映,那么它在那个方面上就是虚无;但它不可能在所有方面上都不反映)。(b)存在的反映必然显现(揭示)出“作为某种逻辑的局部的”本质(从这个意义上说,反映必是“本质反映”),走向“作为该种逻辑的全体的”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反映必是“目的反映”)。所以,完全脱离本质和反映的“绝对存在”,也是不存在的。

 于是,存在在它的本质(在这里,恰好是指反映)中,就分为两种根本存在:善和正义。善在起点上是指:一个事物在反映中显现出来的独特性——价值(一个事物可以在多种反映中显现出多种独特性,这样它就具有多方面的价值)。任何事物必定在它的独特性的逻辑上先于其它事物;因此可以说,正是由善使一个事物在世界上作为本质而存在(若不彰显其善,它就如同不存在)。从认识论上说,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在人的经验反映中显现出来的“经验存在”(即必须把朴素本体论层面上的“反映中的存在”,在本质上理解为认识论水平上的本体论层面上的“经验反映中的存在”);所以在其统一性上,它们都是作为“人性价值”的善(事实上,正是在这种预设中,我们才把一切事物的上述根本存在命名为“善”)。在现代汉语口语里,这样的善也通常被表述为“好”;说多了好,我们有时候反而忘了它是指善了。口语(它更加强调上述预设)恰恰点出了本质!所以,我们实在很有必要把好正式定义为“作为人性价值的善的第一表述形式”。正义——这里姑且不讨论它在起点上的含义——在本质上是指:反映的积极本质(积极先于消极,所以“积极本质”的技术性含义就是“本质的本质”),是要通过和合相互竞争的双方(两种独特善)为一体,来实现一个事物的更高、更大的善——自由(而这个规定性本身,也就成为“积极本质”的原则性含义;即积极本质就是正义,正义就是积极本质)。因此在追求这种自由或这样去追求自由的逻辑上,正义是比独善(各种孤立或敌对的独特性)更为本质的兼善:和合的独特性(价值2.0)。

 可是,“绝对独善”其实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任何独特性都需要通过反映才能显现,而反映、即两个事物之间的结合就意味着某种程度、形式的正义(从表面上看,正义由两种独特善和合而成。但从本质上看,任何独特善其实已经是正义的某种显现;即如上所述,潜藏在反映中的“反映的积极本质”就是正义):诸善必是正义中的独特性,正义也必是对立价值中的和合性,两者统一于自由、即在追求中形成着的某种更高、更大的善。于是,善的定义继而被本质地修订为:一个事物在某种程度、形式的正义——即类似正义——中显现出来的独特性(价值1.0)。所以,我们根据自由的原则,最终就把消极自由——某种因小善失大善、或因低善失高善的自由——视为不义;继而把不义的独特性视为恶(它们既分别是正义和善的直接对立面、又分别是一种特殊的正义和善,类似于虚无与存在的关系)。因此,“绝对正义”也是不可能存在的。

 这时候回过头来看,就可以说反映和本质也是存在的两种根本存在:相对于正义和善是原则上的根本存在而言,它们就是技术上的根本存在;它们的技术性对立面分别是现状和表象(后两者也分别是一种特殊的反映和本质,即那些已经、正在或将要“虚无化”的反映和本质)。但如上所述,原则又必然由技术支撑和围护:反映和本质作为“骨骼”,现状和表象作为“皮囊”,它们共同支撑、围护着作为“灵魂”的正义和善,去追求作为“目的”的自由。这样,存在——宇宙中一切事物的共通景象——的基础属性,就初步说清楚了。

    然后,存在在它的积极本质(在这里,恰好是指正义)中,又分为在技术上要次一级的两种根本存在(两种独特善):主体自己和客体世界。按照现代存在主义的观点:(a)存在首先是指人自己的存在(人的生活),客体世界只是作为个人或众人的意指对象的第二性存在。(b)存在就是去存在(进行实现自由的反映活动),存在先于本质(由于作为目的的局部的“本质”是未来的东西,所以作为过程的“表象存在”先于该目的的局部的到达;或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主体去改造客体的过程先于客体的本质。尽管从“目的”是表象过程之所以存在的前提的逻辑上说,目的或它的局部又先于“表象存在”;那属于另一个层面的逻辑)。祈克果和萨特等人把自己的这种观点称为存在主义,这当然是可以的。但我们认为,更加确切的正面界定应该是生成论,它的直接对立面是既定论;因为如果不作这种界定,那么既定论者也很可能会说自己的观点是存在主义。事实上,巴门尼德和柏拉图的哲学就是那后一种古代存在主义:他们的既定论认为,作为先验本质而脱离人主体的“存在”(已经到达的目的)先于作为现实存在的“存在着的世界——主、客体”(实际的反映过程)。同时,各种古代有神论也多数属于或侧重于宣扬这种既定论的存在论。

 反抽象哲学的生成论认为:(a)宇宙世界的存在不是既定和先验的,而是在各种事物的自由反映、即追求自由的运动中源源不断地创生的(“既定”只是在生成过程中的一个个现状和表象,就连各种具体的“既定目的”也是如此)。人又是其中最自由的存在——自由的第一主体:他在自己的经验反映中创造了对象世界。(b)但主、客体的划分不是绝对的。任何客体作为它自己——即正在显现其主动性时——就是主体;任何主体都在反映客体中,经由客体之手重塑自己。不仅人主体及其对象是创生的,而且物主体及其对象也是创生的;不仅可感的个别事物是创生的,而且各种层面上的规律、原理也是创生的;归结之,一切事物都在解构对象和被对象解构中获得自己的现实存在:显示自己的独特价值。(c)于是,宇宙世界就在此过程中演绎出它的多样统一性:各种事物在揭示正义中展现自己的独特善,在展现自己的独特善中揭示正义,这就是存在的核心规定;人作为自由的第一主体存在,既是这一规定的光辉产物,又将以他的理性存在成为这一过程的最高本质。

 很显然,在这个生成论中已经蕴含了生存论和生长论;毋宁说,正是由于考虑到存在必是生存、生存必是生长、生长必是存在,我们才把这样的存在论从正面上界定为生成论。在此基础上,它当然可以接着宣扬自己所信仰的某种现代有神论。

 

二、生存

 (待续)

关键词:本质正义反映存在

作者:祥歌

《存在-生存-生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祥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