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缘 若 昙 花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你可曾知道有句诗语: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情。
其实,萧瑟也罢,风雨也罢,晴也罢,阴也罢,一切皆由缘定。人生的聚与散,分与合总归是缘。
因了那场近于误会的参赛舞我们有缘而聚,行走的人生总是这样让人无法预料无从准备。而初次的相识,竟还都是“错搭了车”。
随着移动的风景,你我有了平平淡淡的相邀应约,在断断续续的电话铃声里,季节踱着不疾不徐的舞步,从秋到冬从春到夏……
于是,就有了淡淡的菊茶和浓浓的咖啡。
于是,就有了浅浅的话题和隐隐的心事。
于是,就有了如梦如幻的“布鲁斯”和似醺似醉的“华尔兹”。
于是,就有了越飞越远的歌声和越拢越近的脚步。
于是,就有了节庆的香卡和生日的祝福。
于是,就有了短信有了长诗,有了日记有了散文。
仿佛是突然地,其实又是这样自然地,在一个薄雾初散的清晨或
一个夜幕乍合的黄昏,我们听懂了鸟语,我们解开了风声。我们感受到云是那样的若即若离,雨是那样的欲诉还休。
于是,就有了广场中若涌若止的喷泉。
于是,就有了西山上半推半就的柳荫。
在那段无法梳理的日子里,情感成为一头如瀑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牵挂。你曾含情脉脉地对我说:牵挂也是一种幸福。我无语,只把牵挂秀秀地编结给平平常常的晨昏旦夕。想你时,一日竟成三秋。见你时,刹那也是千载。我亦曾诚恳地对你说:轮回有误,我们应珍视相聚的时分。却不知你可记否、你可解否?
不堪那仅是牵挂的幸福,所以我渴盼着能常和你相聚。
珍视相聚,只为了与长天共舞,只为了与大地同歌。
珍视相聚,只为了静静地陪你去听风吹来的声音,只为了默默地携你去看花开着的容颜。
珍视相聚,恨不能把星月钉在苍穹,恨不得把时间挽在手中。
珍视相聚,怎不能生柔情于临水,怎不想揽明月于怀中。
珍视相聚,是珍视那一份心有灵犀的默契和实实在在的真切,是珍视那一份可触可及的缠绵和可铭可怀的温柔。
珍视相聚,千般的因由、万种的缘故都化为一份衷心的情怀--那就是珍视你。
我以为你也如我。也许我错了,也许你错了,也许谁也没错,仅是缘浅。只为你选择了疏远。
因了疏远我不理你。不理你时,总是心中有气,生气是我还很在乎你;在乎你将电话中的“外交辞令”误当作情感的寄托,在乎你日复一日几乎望不见尽头的忙碌,在乎你错解了“少游”的诗意,在乎你始终没能明白心的呼唤与渴求,更在乎你对我已是那样的不在乎。
居然就这样来不及陪你去赏昙花的开放了。
你见过寂静的子夜里开放着的昙花吗?她一定是从“伊甸园”中 流放到凡尘的奇葩。她冰雪般的姿容集纯洁、典雅、华丽、高贵、浪漫、神秘于一身。她短促的生命集上帝的宠爱和忌妒于一体。她是世间美的典范、美的化身、美的极致,所以注定了早夭的悲剧色彩。
你我的疏远,又是从何而始呢,是否正是昙花暗发的季节?而你我的缘份呢,是否亦是缘若昙花呢?
至今仍不明白,至今也不敢肯定,当初那缕唤我涟漪、动我波心、掀我浪花的柔柔清风,何因何时消遁了呢?
疑惑在心,心也不免瘦成一枚弯弯的月牙。追问那一弯迷离的光影,直追向杭州,追进西子湖畔,白堤上的断桥,是否就是缘断的断点,缘尽的尽头?
桥已断、路已尽;湖太深、缘太浅。
不理你,不再想理你了。耐心至极,伤心太过。人生行路,涉不过的岂仅仅是急流险滩,更多的倒是眼前这片平静的湖水,胸中那片平静的心湖。
那是一种怎样平静的湖水哦--洗净铅华、删去繁复;敛尽风流、历遍沧桑。
那是一种怎样平静的心湖哦--心如止水、不波不纹;情怀如归、无怨无悔。
恍若是与新颖的春风共演了一场温馨美丽的梦。待梦醒时分,枕畔早已无泪,身旁早已无你。
但我还会寂寞地守在这生命换季的十字路口,会慢慢地学会等待、学会宽容; 学会平淡、学会潇洒。会耐心地期待着有朝一日你的路过、你的回首。那时,我会把隐隐的心痛一点一滴地藏起。会依然微笑着再为你念那句诗语: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情。会依然真诚地对你说:朋友,衷心地感谢你曾陪我走过一段人生的七彩路,谢谢!谢谢……而后,会将所有的往事蘸成一笔淡淡的云彩,轻轻轻轻地抹向那遥远的天边,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忧美的文字
抹上淡定的颜色

触不到看不明的东西
却可以如花般的炫灿迷人
哪怕
只是昙花一现

关键词:

作者:文文

《缘 若 昙 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文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