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的爱,过了还会再来吗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索尼 DSC-P200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们的爱,过了还会再来吗

再遇到她,可能是一种注定。我居然会这么想,当我在公司门口隔着玻璃看见正在等电梯的她时,我怀疑我从一个自我主义者变成了一个宿命论者。尽管,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一直想去找她;尽管,许许多多的日日夜夜,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向同学“顺便”打听她。但是,再相遇又会怎么样?时间是不能倒退的,是不是?

1。现在

    资料室的夏姐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最近她经常这样,然后语出惊人地说:“苏澈,姐给你安排一场相亲吧?”然后满意地看着工作区内众人的反应。
    “谢谢姐,姐让我感到了这世上还有真情在啊……”我作出感激涕零状,双手相握放在胸前,眼中泪光闪烁。周围一片鄙视的目光。
    “哪里哪里,”她得意洋洋地说,“苏澈这么帅的男孩子竟然没有女朋友,说出去会给我们公司丢人的……”
    “是苏澈条件太高了吧?”身后办公桌的女孩有些腼腆地说,最近我一直怀疑她在暗恋我,但是对我来说,她是不可能的,这里所有的人,都不可能,除非……
    “姐啊,什么时间呢?今天晚上好不好?”我死皮赖脸地说,我所在公关宣传部是全公司女生最多、特别是美女最多的一个部门,所以感到背后阵阵寒意袭人。

    在这些愤愤不平的目光中,公关部唯一另一位男士,洛晓枫正用令我不寒而栗的若有所思的目光扫过来。莫非,他又想在我下巴上来他当年那著名的左勾拳?
    别看他体型一般,个子不高,当年在大学里却是一位运动健将并且热衷于拳击散打之类的“暴力”项目,而我也是他“暴力倾向”的受害者之一,至于原因就是为了她。
    穿过走廊时,迎面而来一个曾经熟悉的身影,我敏捷地转过身,不是不想遇到,只是还没有想到该如何面对——身后的脚步声转弯听不见了,大概进了其它办公室,而我抬头却看见洛晓枫极其严肃的面孔。

    “苏澈,你还是老样子,”他皱着眉说出了自从我们调入一个部门以来第一句与工作无关的话,“不过,我警告你,要是你还想欺骗唐可心,小心我……”他居然还象上学时一样在我面前转着拳头,我苦笑着想,难道你我还是上学时的小孩子吗?那时候,有些事曾被我们当作游戏……何况就算我还想怎么样,她会吗?
    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甚至,在她看来,我们之间不存在爱。

2。曾经

    她有些惊异而羞涩地看看我,甚至有点手足无措。我则摆出自己拿手的温柔微笑,并表示充分重视地一丝不苟看着她,心里却在想这算什么,据说她也是从小学到大学年年的优秀生,各种奖励不知道拿过多少,居然还紧张成这样?眼睛也不大,眉毛也一般,整体看起来勉强算个清秀,值得我为了一顿肯德基费这么大劲吗?
    “……没想到你会来,他们不是说……说你不准备参加吗?”她迟疑着问。
    “本来是不想参加的,最近功课比较忙,”说这句话时愿上帝原谅我吧,“但老师说这次是与学姐你搭档,听说学姐是年年是学校最高奖学金获得者,所以很好奇想来看看——”想来向学姐学习?这话也太虚假了吧?还好没说完倒被她接过去:
    “想来看看是怎样的怪物?”说着她微笑了,不算是很漂亮但却也可爱。
    “可是学姐让我失望了,”我郑重其事地说,她微微一怔,“从哪方面来看,都不够怪啊——看起来倒象是邻家妹妹,就连学姐这个称呼也叫不出口了,说不定学姐只是年级高,年龄倒未必……”
    “那就叫名字好了。”她竟然微微有点脸红。

    这是我们第一次正面相遇——在大学生文化节的准备活中,我们要为这次文化节拍一个简短的宣传片,无非是美丽的校园风光加上清新的背景音乐还有丰富多彩的学生生活镜头。参加演员的选拔并没有费多大事,虽然我从来都把各种奖学金让给更需要的人,但是在其他方面还是小有名气,本来确实没想参与这样无聊的活动,但是班里那几个死小子把唐可心吹嘘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说什么漂亮女生很多,有才华的女生也很多,但是既漂亮又有才华而且温柔贤淑的女生就基本上太少见了。何况这位轻易不动凡心,传闻上界校草苦追她三个月,毫无战果只好放弃,此后又有多少帅哥才子被她温柔贤淑地挡在十米开外。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遗憾地搭着我的肩膀说:“苏澈啊,纵然是你这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迷倒众生魅力无穷的帅哥,在唐可心面前恐怕也是白搭!”
    于是以一顿肯德基为赌注,我义无返顾地冲着唐可心去了。
    只是,去了,却回不了头。

3。流年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那么我愿意让一切重来。
    从小到大,其实我唯一的优点总结起来不过只有一条,那就是善于观察别人然后以这种观察的结果来指导行动的方向。据我的观察她是那样一种人——对谁都很好,几乎全是一种很善良但保持距离的态度,如果你需要帮助她就会帮助你,但仅此而已,不论你是好学生差学生长什么样,她都不介意,好象周围的人对她来说只分两种,一种是平等的同学朋友,一种是尊敬的师长。
    我是一个典型的行动派,有了结论当然要尽快打破这种僵局——显然我也被简单的划分到平等的同学那一类当中。我从来不认为男人偶尔装装可爱有什么不对,何况这也是为了满足一下女生们天生的母性情怀,男人就应当有张有驰,该坚韧不催的时候就坚韧,该装可爱的时候就装可爱。于是在整个文化节的活动当中,我虽然嘴上一本正经地喊着她的名字,却时常扮演倍受委曲的学弟,故意做错了事让老师批,假装起晚了吃不上早饭而一副纠结的面容等等,于是她会在每次出错的时候替我掩饰,于是她每天在活动时间给我带来牛奶和煮鸡蛋,于是她逐渐失去了对我的一丝防备,当她开始把我当成可以亲近的可爱弟弟时,我也适时的作好了计划让一切发生微妙的变化。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我一定要告诉你,我曾经说过的许多话,并没有欺骗你。
    她确实比我大一岁,这一点使她更容易把我当成兄弟看待,虽然这对我来说有点障碍,但是却也给了我机会可以任意向她倾诉,于是我把我的烦恼、孤独、郁闷全部都倒给她,她一直在认真的听,而那一切都是真实的。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向一个人倾诉自己的心事,也从来没有人这样认真的倾听。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种倾诉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习惯,一旦养成,往往是难以改变的。
    有一天我故意把演出道具丢落在东校区排练厅,而那是第二天在学校总部文艺汇演时必须提前准备在会场里的。我在电话中说大概吃坏了东西肚子疼,听着她一片细声软语的安慰和温柔的责备,然后她说放心吧晚上下课后她去取。我知道她晚上九点才下课,我知道那天天气预报说晚上可能会有雷雨。

4。往事

    当我喊着她的名字,把雨披摭在她头上,从她瑟瑟发抖的手中接过大大小小的袋子,对她说,“别害怕,我来了”的时候,我看见她眼中闪烁着泪水。
    开始的时候,她还觉得好象是在学弟面前哭鼻子不好意思,用力的忍耐着。等我们好不容易到了汇演礼堂的休息室放下道具,我找来干燥而温暖的毛巾给她擦着滴水的发梢,每当外面响起惊雷,她都会惶惶不安地看看我,于是我笑着跟她说笑话以缓解她紧张的情绪,说笑话那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后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这时才注意到由于我几乎把整个雨披让给她,导致自己浑身上下淋得象个落汤鸡,她慌张地问:“你不是不舒服吗?怎么下着雨跑来了?”
    因为放心不下,就算是不舒服也得来接你。可心,平时人们总说你很关心我,可是我也关心你,你没有察觉吗?
    可是……雨这么大,你又在生病,怎么能来……她喃喃地说,微微低下头。
    可心,我是个男人,就算是再糟糕的情况,我也能照顾你。

    谁知道,那时候我说的那句话,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甚至到后来,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为这一切不是我一手制造的吗?不是只为了一个赌注吗?
    可这仿佛并不真实的一句话出口以后,却开始我在大学里曾经多么快乐幸福的时光。那时光已一去不返。
    当洛晓枫一拳打在我的下颌,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我看着唐可心困惑而痛苦的眼神慢慢从我身上移开。

    可心,当我把结局改为自己花钱请他们吃饭时,我就已经更换了赌注,押上我们的幸福,可是你不知道。你们听到的只是他们的嘻笑玩闹和当初事情的起因,却看不到我因为你而发生了质的变化,听不见我任何一句解释。
    也许解释都是徒劳的,可是我所做的一切呢?
    你所做的一切难道不都是你计划好的吗?洛晓枫的话象荆棘上的刺。

    我只看见她离去的背影再没有回头。

5。明天

    “怎么了,发什么呆啊?”夏姐笑着把我拉进屋,“我想不用介绍了,如果你不认识,也不会天天偷偷摸摸跑去营销部还不敢露面,象作贼一样帮可心的忙,还生怕被人家发现?”
    唐可心从桌边站起来,似乎又象当年一样不知所措。
    “可心啊,你刚进公司的时候,正是营销旺季,要不是苏澈天天跑去帮忙,恐怕你每天做到十一点也做不完那些文件呢——而且还让你一直以为是我帮的忙,让我这当大姐的无功受禄,实在不好意思啊。还有你胃疼时及时出现的胃药等等,都是苏澈准备好的,当时我就奇怪啊,这小子对你的事怎么这么清楚,后来我无意中听说你们是一所大学毕业的,这小子来公司一年多了我从来没见过他对别的什么人上心过,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见我们两都没说话,她抓起茶杯,“你们先聊聊啊,我去倒茶。”出门时还特意关上了屋门。

    唐可心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星空,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当年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呃,你……”没想到会同时开口,“你先说……”又是同时。我犹豫了一下,说:
    “可心,我想起下雨的那个夜晚,我希望你能原谅我,不是因为我觉得欺骗了你,而是因为当时我没有鼓起勇气告诉你一切,包括——我曾经对你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可能你不会相信,但是一年的时间已经让我彻底明白,你不相信,我相信。”
    “一年的时间……”她重复了一遍,然后转过头来,微笑着说,“长得足够让人想清楚,所以我现在也想对你说,当时我没有听你解释我只想立即逃开那种失望和尴尬的境地,是可以理解的吧?但是一年以后,我却突然很想听你解释——为什么当初为了一个谎言我们也可以那么快乐,好象一切都是真的;为什么洛晓枫打你的时候你不还手眼睛却有害怕失去的恐惧;为什么你在网络日志里总是不断地提起以前的事情;为什么你一遇到学校的同学就打听我的情况?为什么,苏澈,是因为你觉得对不起我还是其它原因?我们都已经成熟,所以你说的话,我相信。”
    所有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因为我爱你。

    随着橱房里传来炒菜的香气,幸福的味道在房间内悄悄蔓延。
    明天我们一起去上班好吗?唐可心说。
    好啊。可是万一那个充满正义感的洛晓枫不相信我怎么办?我忧心重重地说。
    那我去跟他谈谈吧?
    可心,我是个男人,就算是再糟糕的情况,我也能照顾我自己。我摸着自己的下巴悲壮地说。

关键词:我们的爱过了还会再来吗

作者:快乐男生

《我们的爱,过了还会再来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快乐男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