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LOMO简史-文化工业对反抗的整合

发表日期:2007-07-06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1

      
     LOMO得名于一家前苏联圣彼得堡一个相机生产厂。
     列宁格勒光学仪器厂(Leningradskije Optiki Mechanitscheskije Objedi nienie ,缩写为Lomo)。
是俄罗斯最大的光学仪器生产厂之一。在Cosina CX-2相机的启发下,该工厂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发一种小型、可以随身携带的相机——LC-A(Lomo Kompakt Automat), 旨在让全苏联人民提供乐趣之馀亦用此纪录社会主义生活和祖国的光荣。最后,Lomo LC-A诞生了,百万部相机迅速售清。苏联、越南、古巴及东德人民于80年代开始也参与进来。
    
     关于这款后来成为LOMO经典的相机的性能数据是这样的:镜头焦距: 32mm,光圈: 2.8-16,对焦范围: 0.8m至无限,程序快门1/500秒-两分钟,闪灯同步速度1/60秒。 
     
     1991年——那个时候日本生产的电子自动相机已经风靡全球,两个奥地利美术学生沃尔夫冈•施特兰晶格(WolfgangStranzinger)和马蒂亚斯•菲格(MatthiasFiegl)在布拉格买到了这样一部造型古旧、颇有原苏联社会写实主义风格的相机,当把它带回维也纳之后,竟然成为地下艺术圈、文化圈的新宠儿。

      1992年,LOMO非官方组织:Lomo- graphic society在维也纳成立。目的是要向全球发布有关Lomography的讯息。但是好景不长,在苏联生产Lomo相机的列宁格勒光学机械联盟作为在民营化后要裁撤亏损的相机部门,预定1996年要停工关厂。这两个奥地利学生听到,火速前往要求这个早已关闭的工厂重新开张,再生产Lomo自动相机。二人居然成功说服了圣彼得堡当时的市长兼列宁格勒光学仪器工会总经理普丁(Putin),继续生产这“不仅对有益于他们的国家经济,也对促进艺术文化很重要”的相机。Lomo革命于是展开,这个工厂一个月生产2000台Lomo相机(一说3000台),不过价格已由1995的30美元涨到约200多美元。(这也是LCA有不同版本的原因之一,但是在2005年4月,LCA彻底停产!)

  2004年7月2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最杰出LOMO摄影师汇聚在北京日坛公园,参加LOMO摄影创立11年来首次在中国举行的。“2004LOMO世界大会”(LOMO WORLD CONGRESS 2004)。LOMO摄影首次以正式的大会方进入中国。

    Lomo宣称自己一直都在寻找那自然的,即兴的美学。他们认为,构图与对焦都已过时,模糊与随机性才是潮流,才是经典。——“这种Lomo的态度解放了所有传统意念的追随者。不要想,只管拍!Lomo人并不会受古老摄影模式所限制。相片就是Lomo的根本。没有甚么比新鲜的Lomo相片感觉更美妙的了。”

    可以看出,LOMO摄影者是以站在传统摄影的对立面的解放者姿态出现的。事实上,这种特立独行,蔑视一切传统技巧的行为方式在有意无意中是对传统摄影的权威和教条的反抗。从照相术产生以来,摄影的工具从最早的柯达方盒发展到集成了各种先进技术的高科技产品——超声波对焦,1/8000秒的快门速度,超低色散、非球面镜片,数码成像……而价格也随着工艺和技术的进步让人望而止步,一架经典、昂贵的相机已经超越了照相的价值,成为一种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与相机本身技术进步的同时,摄影本身作为一个技术和艺术结合的美妙结晶,门槛也越来越高——精准的光影运用,绝妙的构图苛求,暴光的恰倒好处……等等专业的复杂技巧,将绝大部分人挡在门外,维持着圈内人的权威——对摄影艺术的绝对的解读权力。LOMO正是对摄影技术和器材不断追求的一种反叛,他试图用一种最简单的方式颠覆“圈内人”把持的对摄影艺术的话语垄断,以及商家利益刺激下摄影的技术化追求。这种叛逆和挑战的姿态恰好与年轻人的心态不谋而合。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LOMO的魅力迷住,他们不屑于了解什么光圈快门、倒易律、区域暴光,沉浸在随意性带来的个性释放和对权威进行颠覆的快感里。但是在一片反抗技术化和反权威的狂欢里,商业的魅影悄无声息的侵入了这场派对。事实上,从LOMO开始兴起的时候,商业就盯上了这块奇货可居的市场。LOMO的最早倡导者Lomography不仅仅是LOMO爱好者交流的平台,同时,它也是网上发行与销售LOMO照相机的机构,是一个非官方的赢利组织。

    所以,LOMO这种对传统摄影技术霸权挑战的姿态从一开始就被悄然纳入了商业的轨道。

     LOMO早已脱离了(或许从来就没有形成)他作为摄影方式的本源,虽然一些摄影师还是试图用他的独特风格来创造一些作品,但在多数时候,LOMO成为如同COSPLAY、X-GAME、周杰伦一样,是时尚年轻人的确认自己身份认同的符号,其象征意义远远超过了拍摄的意义。LOMO摄影者(LOMOER)开始宣称的那种“接近达达主义或那些关于荒诞玄学的学说”,即兴的创作追求自由,自由地随意游走——LOMOER表现出来的姿态很快就被证明不过是文化工业操纵下的伪个性。
     正如阿多诺所说的——文化工业的产品具有一种似是而非的个性风格,遮掩了文化工业的意识和标准化控制。实际上,文化工业产品标准化程度越高,就似乎越见出个性。他用好来坞明星做为例证:明星越在公众面前表现出有个性,就越有希望成功。LOMO也恰好符合了这一逻辑。其个性的赋予是以商业的赢利即交换和销售为出发点的,在千万个LOMOER背后的商业组织将这种制造出来的千篇一律的个性推销给年轻人,一边极力掩盖自己作为文化工业使个人物化。成为丧失批判性和反抗性的单向度的人(马尔库塞语)的凶手的事实,一边努力将青年人整合到这种虚伪个性的整齐划一中去。

    同时,LOMO在摆出一副反对现代技术的拜物教的姿态的时候,在商业的暗地操纵下,实际上又沦入了另一个拜物教,即对LOMO相机的拜物教。在LOMO的官方网站http://www.lomographyasia.com里,各种LOMO器材以远远超出其成本数倍的价格被销售到世界各地,无数时尚男女以拥有一台“原产”LOMO为荣耀,作为时尚和个性象征的LOMO相机成为追逐的对象——和LOMO一开始试图反对的对高级摄影器材的追逐一样。LOMO作为一种反抗的姿态已经完全被商业所整合,成为他一开始所反对的那种意识形态。
 
    在这个信息社会,文化工业借助网络的力量急速扩张,一切反抗都被整合到商业的逻辑中,成为现存秩序的一部分。而LOMOER还在自以为解放的虚幻光环里狂欢,并且通过LOMO日益沉迷到私人感情甚至是无所制的记录和表达中去,飘飘欲仙,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文化工业无处不在的血盆大口中刚刚倒下的又一个牺牲品。


以上图文均来源于网络
关键词:LOMO图片blog

作者:C 大调

《LOMO简史-文化工业对反抗的整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C 大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