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怀缅那曾经的激进

发表日期:2007-07-07 摄影器材: 奥林巴斯 C-310ZOOM(D-540) 点击数: 投票数:



国仇恨,永难忘


今天,7月7日,七七事变,一个十三亿中国人都不应该忘却的日子。

最近些天来,稍留意一下各大媒体,正面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但关于纪念七七事变的报道却一篇都没有。其实也难怪,全球经贸一体化了,中国和日本的利益关系早已不可同日而言,早已把前辈的恩怨尽量埋没掉。如果说我们“80一代”所接受的早期教育还能了解到几百年来日本对中国的忘恩负义,那么现在的“90一代”对这段历史还到底知道多少??“哈日”一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词汇了。

从小我所接受的最深的教育,就是爱国主义教育,所以我对日本的感觉是非常复杂的,这种状况随着成长阅历和接触相关资料的逐渐增多,而愈发明显。

自从上了大学,遇到了黎广他们,我对日本的态度开始向“右”倾斜。2003年夏,我得到一件纪念“保钓”活动的T恤,终于把对那个岛国的民族仇恨落到了实处。那年的7月7日,我第一次身穿这T恤走在校园里,马上吸引了很多校友的目光,有人甚至过来询问我购买途径。

2005年,那时我已经在中山大学继续深造。中山大学有着悠久的革命和自由民主传统,在80年代中期就涌现了许多如“火炬社”这些激进的学生社团,中大学子的反日仇日的情怀比本地任何一个大学都要浓厚。那年,日本妄图通过左右投票而令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成为事实。对此,中国官方和民众马上愤然反对。6月10日,一场声势浩荡的反对日本入常的游行活动立刻席卷了中国各大城市,学生、民众、媒体纷纷结队走出街头,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我作为一名有民族正义感的学子,当然也回到广州参与到其中,当时身穿的就是那件“保钓”T恤。当游行队伍走到花园酒店日本驻穗使馆时,人群已经里三层外三层,还不断有路过的市民加入我们的队伍。在大门石碑处,几名领队已经站在上面挥舞着标语和国旗,后面是一队全副武装的武警在紧张戒备。受如此激烈的气氛影响,我顿时一腔热血汹涌到脑门处,以难以置信的敏捷身手爬上了花园酒店最外围的灯柱上,带动外围的示威者高呼口号。这时,发生了一件我永世难忘的事情:忽然一个白色布球抛向我,我一手接住拆开一看,竟然是一面日本国旗!!下面的群众立即一阵躁动,有位大叔给我递来了打火机,我马上把日本国旗点燃,挥舞了一阵子就扔到地面上,下面的示威者立刻有了更好的宣泄方式,对日本国旗一轮狂踩……一些媒体的镜头把这全过程记录了下来,但我是没可能看到了。因为,政府下令对这场游行活动禁止任何媒体报道。

回到学校后,我叫阿锵给我拍了几张创意十足、极具激进民族主义的相片。这些照片也成为了我目前最满意的个人照。

工作以后,这种激进的情绪已经日渐消退。不知道是年龄大了,那股火气慢慢熄灭了,还是人变得现实多了,成为了一个良民。大学期间,我是尽量不买日货的,但现在似乎“理智”了,该买日货的时候还是买了,就像数码产品,日本出品的的确比国货要好很多,从质量和性能考虑,我都是会选择日本的。

不过,日本对历史的态度还是令我极为反感的,我依然是一个爱国者,在民族感情的干预下,保持着一种对日敌视的态度,而且以后我一定会教育后代,毋忘国耻,看清日本人的嘴脸。

 * 谨以此文纪念七七事变,也纪念我那逝去的激情岁月。
关键词:心情表白

作者:小宝

《怀缅那曾经的激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宝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