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三章 哈密匝道出意外(一)

发表日期:2012-12-10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车型:其它 点击数: 投票数:

 
                                                      图25 GS125在G30连霍高速

       
    新疆历史悠久,古称西域。小河墓地的发掘表明,公元前3000-4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塔里木盆地繁衍。由马大正主编的《新疆史鉴》一书中 “汉代新疆的居民及相互关系“一节写道:
    “当时,新疆地区的古代民族主要有:塞人,它在西方、印度和波斯史籍中被称为‘斯基泰’或‘萨迦’人,属欧罗巴人种。
    月氏,战国时月氏人控制着包括河西走廊在内的甘肃西部到塔里木盆地的广大地区。公元前177年,匈奴攻破月氏,迫使大部分月氏人西迁至伊犁河流域,逐走塞种而居其地。有学者认为月氏人为欧罗巴人种的可能性较大。
    羌族,是我国古老的民族之一,是形成中华民族的重要远族。
    乌孙,最初活动于河西走廊,是月氏旁边的小国。
    车师,是活动于吐鲁番盆地及乌鲁木齐和天山北麓的吉木萨尔、奇台等处的一个强大民族。从考古资料看,他们早在公元前1000年就一直在这片土地活动。从对墓葬中出土的人类头骨测定又进一步证明,他们属于欧罗巴人种,与中亚帕米尔塞钟人的体质类型相似。故有人认为车师人可能是与塞种人的同种同族。”
    20世纪30年代,随斯文·赫定考察的瑞典人贝格曼在其《新疆考古记》中写道:“汉代中国的都城长安,应该被视作丝绸之路的真正起点,它的西端据认为是叙利亚的安条克。这意味着丝绸之路全长近7000公里。在敦煌,这条古路分成了两岔,后来,又有了第三条分支。冯·李希霍芬男爵——德国著名地理学家——最先为这些古代商道杜撰了‘丝绸之路’的名称,从那时起,这个名字便被西方世界广泛应用,但直到目前为止中国人很少用到它。”
   贝格曼首先说明“丝绸之路”一词是李希霍芬的发明。先引说《汉书·西域传》里的南北两道,后通过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古城,也杜撰了中路并假设了其兴衰:
    自敦煌起,丝绸之路南路在阿尔金山中或沿其边缘延伸至米兰,再由此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缘至叶尔羌,并进而翻越帕米尔高原。北路(或称新路)辟于1-5世纪,自敦煌(或自敦煌附近的古玉门关)向西北至吐鲁番,从那里它可能沿目前的大路经乌鲁木齐至伊犁,据说在库车与中路相连。这条路在古玉门关与吐鲁番之间的路段的具体走向绝对无人知晓。中路可能与南路辟于同一时期,自公元前2世纪起,它便成为中国与西方横贯大陆贸易中最重要的通道,直至大约公元4世纪第二个25年间,塔里木河下游改道使得那一地区无法通行后才被废弃。
    经2003年的考察,我理解为南道即从玉门关西去经楼兰沿昆仑山北麓抵达莎车、叶城。波河”即沿孔雀河、车尔臣河、米兰河、和田河等;北道从玉门关经莫贺延碛到吐鲁番、焉耆、库车抵达疏勒。波河”逆沿塔里木河,南山即昆仑山,北山为天山。令贝格曼没想到的是,如今丝绸之路”已为中国许多人知晓。古玉门关与吐鲁番之间的路段要穿越大海道”。 大海道是古代敦煌吐鲁番之间最近的一条道路。它的开通和使用始于汉代,唐代以后官方的利用趋于停止。大海道”的名称,源自敦煌文书中唐代《西州图经》残卷。《西州图经》记载:“大海道。右道出柳中县(今鲁克沁)界,东南向沙州(今敦煌)一千三百六十里。常流沙,人行迷误,有泉井咸苦,无草。行旅负水担粮,履践沙石,往来困弊。”
    大海道就是如今的莫贺延碛。穿越几百公里的无人区——莫贺延碛,要比走现在的公路近得多。唐代玄奘、岑参都穿越过。为避开关卡,玄奘走莫贺延碛,途中因失手打翻水袋而差点丧生。岑参也选择了这条充满艰辛的道路,他在《日没贺延碛作》诗中吟道:
    沙上见日出,沙上见日没。悔向万里来,功名是何物。
    为考察丝绸之路中路,必须要穿越罗布泊和莫贺延碛,下次准备探险一番。敦煌经星星峡到哈密路程是420公里,哈密到吐鲁番也是420公里,加起来达840公里的路途。从玉门关经“大海道”即莫贺延碛到达吐鲁番的路途比起经哈密抵达吐鲁番缩短约一半距离。1934年11月,斯文·赫定率队首次驾驶汽车穿越过大部分地段,根据他在《游移的湖》里记载,莫贺延碛主要地理单元是噶顺戈壁和库木塔格沙漠。东南临近的吐鲁番与敦煌之间的噶顺戈壁,是“大海道”经过的主要路段。噶顺戈壁是一个准平原(有低矮的小山),地貌呈风蚀剥蚀形态,遍布砾石、碎石和流沙,是我国石质戈壁(石漠)分布最广的区域。这里降水量极少,地表水和地下水非常缺乏,且含盐量高,气候极为干旱,到处呈现荒漠景象,是世界上大陆性气候最强烈的地区之一。噶顺戈壁广漠、空旷、无垠,似海茫茫,唐代被称为“大沙海”,“大海道”也因此而得名。既然能行汽车,骑马自然不在话下,这就是走莫贺延碛的缘由吧?
    第二天是9月17,早晨9点办手续时,招待所长说出门有一条新修的115公里长的油路直通G30高速公路(入口在星星峡以西)。我大喜,谢过上路。憋了一晚上的志气,此刻全部释放在路上。人烟罕见,路平且直,视线极佳,淡云无风。油门逐渐加到底,出门时在嘉峪关老黄处加的是140一升的嘉实多全合成机油,保证5000公里不用换机油,老黄如是说。他还发现我车的汽油管皴裂了,换上一段新的半透明塑料管代替。
 


                              图26 双井子到G30途中

 

    时速逐渐接近120公里/小时,转速即将超10000转/分,我也有些惊讶!停车将秒表置于GPS夹上,再次加大油门到底,时速接近120公里时且正好与路左里程碑平齐瞬间开始读秒,直到与下一个里程碑平齐再读秒,结果30秒1公里,速度是真实的!此刻我想,若老荆还在,他只能望尘莫及啦!10:38分,行驶115公里抵达G30高速入口,结束了此次穿越或探险历程,开始中级摩旅。因首次上高速还不太熟悉,真有些紧张。一路连超许多六轴大货车,自2003年上过连霍国道,8年来这条路已改建为连霍高速。大货车速度也从先前的80公里改进为100-120公里。科技在进步嘛!
    我15年来一直骑铃木王,第一辆1996年买的(18500元),2005年大年三十被盗,累计行驶7万多公里,陪我完成了西藏、青海、新疆、内蒙等地的旅行。同年4月购置了第二辆(6800元),累计行驶4万多公里,陪我穿越过巴丹吉林沙漠和哈拉湖探险活动,又于2010年8月26日被盗。同年9月27日,我又买了第三辆国三排放铃木王(8200元),就是现在的这辆,从嘉峪关出发时才累计行驶了7200公里。三辆铃木王,在经济时速下,一个比一个省油,第一辆换完化油器后最省记录是一箱油行驶575公里;第二辆记录640公里,第三辆记录是2011年8月10日去加油站加油,里程表为690公里,油箱里估计还剩一点约0.1升。估计700公里以上,油耗不到1.7/百公里。至于极速也是一辆比一辆快,第一辆105公里/小时;第二辆115公里/小时;第三辆接近120公里/小时。说明GS125一直在改进着并与时俱进!
 


                               图27 双井子到G30途中背面
 

 



   

 

关键词:考察

作者:南千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三章 哈密匝道出意外(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南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