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车间主任[转载]

发表日期:2007-07-07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作者:金璞   来源:网络

  提到车间主任,人们会觉得微不足道。在国家干部的等级中,有司级,厅级,部级,局级,处级,科级。车间主任只是个九品芝麻官。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况且车间主任也是我们这些普通工人能接触到的最大的官了。所以平日车间主任往办公室里一坐,一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势,犹如电线杆上落的家巧,膀不大,架不小。官不在大,有权就行。毕竟车间主任掌握着车间里一百来号工人的生杀予夺大权。

  那年我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国营工厂。在此之前我对工厂的了解仅限于书本上和电影里。在高中语文课本里读了夏衍的《包身工》,学校又组织观看了日本电影《啊!野麦岭》包身工和日本剿丝女工那非人的待遇和悲惨的命运着实让我流下了同情的泪水。但过后又觉得那不过是旧社会和资本主义制度下发生的事,我进的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的国营企业,命运总不该如此吧!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厂一但倒闭破产,资本家会跳楼自杀。而国有企业倒闭,损失由国家承担,厂长还可以异地做官。所以厂长在职期间只管做些假公济私的事就行了。这也是社会主义制度无以比拟的优越性的体现吧。

  一进车间,看到工人们围坐在流水线旁操作着,就想起了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觉得好笑。可当我上班以后真正坐在流水线旁时,我笑不出来了。每天都象机器人一样重复着同一个单调的动作,枯燥又乏味!流水线不停就别想动,一天下来已是腰酸腿疼。不知谁发明了流水线。列宁说过:工艺的进步意味着榨取血汗艺术的进步。

  车间主任助理(实际是监工)叫高金柱,人送外号“高衙内”。平日里象哈巴狗一样围着车间主任屁股后边帮腔作势,要么就背着手在车间里溜来溜去,走路的姿势就象电影里那些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褂,背着王八盒子枪的走狗汉奸。高衙内具备成为走狗汉奸的一切条件,可没有生在那个年代也算是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了。

  高衙内在车间里走来走去,对工人们口讷的便骂,体弱的便打,见了女工就找点便宜,拍拍这个女工的屁股,摸摸那个女工的乳房。我愤怒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敢耍流氓。

  我想起了电影《佐罗》,觉得自己应该象佐罗一样冲上去大喊一声:“住手,如果你不会尊重妇女我可以教你,现在我要你跪下来,乞求这位小姐的宽恕……”工人们只顾干活,默不作声。还有一些工人在笑。被性骚扰的女工若无其事,嘻嘻哈哈。我的原始的正义感的冲动一下子烟消云散了。接受了被中国人视为处世经典的至理名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用马克思的话说:“把骑士的热忱,小市民的伤感,宗教的虔诚这些感情的神圣激发,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里。”再看到类似的事也终于熟视无睹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是麻木了,还是成熟了。

  同是工人,应该是阶级兄弟,总得讲点阶级感情吧。马克思说:“人与人之间兄弟般的般的情谊在工人中间不是一句空话,在那些因劳动而变得粗犷的脸上正枚射出人类高贵品质的光辉。”看到男工被欺负,女工被侮辱应该挺身而出,打抱不平。我们的工人们怎么不是沉默就是幸灾乐祸呢?鲁迅说过:“日本人抓住一个中国人砍头示众时其他围观的中国人都在笑”或许围观的中国人觉得被砍头的中国人确实与己无关,所以笑。殊不知那些在笑的中国人也难逃被日本人砍头的命运。《阿Q正传》可以证明鲁迅对国人略根性的认识何等深远。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车间里有一百多号工人各有特色。我开始观察起车间里的这些阶级兄弟来。

  有一个工人叫韩玉生,傻里傻气,人送外号“韩傻子”。由于为人迂讷,总是被别人找乐。老大不小了也没个对象。可他也学着“高衙内”的样子象阿Q 欺负小尼姑一样去占女工的便宜,用阿Q的话说:“和尚动得我动不得?”气得受人非礼女工直骂:“韩傻子,你一辈子搞不上对象!我有闺女我把她掐死也不嫁给你”韩傻子有时也象阿Q欺负小D一样欺负比他还弱小的车间清洁工帽齐。拿比他嘴还笨的老实人张家瑞找乐。

  有一个工人叫任国庆,人送外号“大鼻子”是个幸灾乐祸的能手,在他看来再也没有比看到别人不幸使他快乐的了。不仅如此,他还在想方设法给别人制造不幸。一天,他走到

  我面前问:“你丢了什么?”我这才发现钥匙不见了,他拿出一串钥匙问:“这是你的吗?”我一看是我的钥匙。他说“我在更衣室拣到的。还给你吧!”我忙说:“谢谢”他说“光拿嘴谢,就不表示表示了?”我给他买了两盒“良友”烟算是酬劳。他说:“年轻人,这才叫会办事”事后有人告诉我钥匙是他从我口袋里偷走的,我无言以对。

  还有一个技校刚毕业的工人叫赵凯,天生一副囔囊鼻子,说起话来带有浓浓的鼻音,人送外号“赵囔鼻”。小小年纪喜欢用他的带着浓重鼻音的腔调到处去搬弄是非,挑拨离间。

  还有王文进,人送外号“黄鼠狼”每天都给郭主任和高衙内买烟买酒买饭买菜,巴结的目的无非是想赏一份轻省的工作。我读了那么多李白的诗只记得一句: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好了,先介绍这几位吧!该让我们本片的主人公——车间主任出场了。车间主任叫郭永禄,我们认识是从一次争论开始的。一天郭主任在办公室里和几个人激烈的争论起来,他们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争论得面红耳赤,争论的题目是:“小提琴有几根弦?”郭主任说小提琴有五根弦,高衙内马上象应声虫一样随声附和,组长魏富英说有三根弦,组长王兴华说有四根弦。争论了半天也没有结果,最后打起赌来。赌一只烧鸡。郭主任找来了厂乐团的小凌子,虽说小凌子玩的是电声乐器,可小提琴有几根弦他也是知道的。可他违心的作证:小提琴有五根弦。组长王兴华找到我,把打赌的事跟我说了,问我:“你知道小提琴几根弦吗?”我觉得好笑,但也为车间主任感到高兴,他除了在办公室里谈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之外,终于能谈一些高雅的话题了,尽管话题显得幼稚可笑。我爸爸是拉小提琴的,爸爸不在家时我经常拿出小提琴来宰鸡宰鸭般的拉上几段。虽说不悦耳,但小提琴有几根弦我是清楚的。王兴华喜出望外,似乎闻到了烧鸡的香味,马上要我去作证。

  到了办公室以后,郭主任一看是我,似乎感到权威受到挑战。破口大骂:“你把他找来,他能证明什么?瞧你找来的人!,小提琴怎么会有四根弦?我看他脑子少一根弦,缺一根筋。”

  高衙内马上随声附和:“他不行。他哪懂这个,他会拉小提琴吗?快让他干活去吧!”

  我愤怒了,这么愚昧无知的人怎么能做领导呢?我们国有企业领导人是怎么选出来的?我担心起国有企业的命运。

  赵囔鼻假装打水,听见了办公室里的的谈话,如同阿Q看到屠杀革命党一样高兴。马上跑到车间里发布消息,说主任说我少根弦,缺根筋。还添油加醋的说我在办公室里让主任狠狠的数落了一顿。

  大鼻子听了心花怒放,幸灾乐祸,乐得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韩傻子也跟着乐:“他让车间主任数落了一通?哈哈哈……”

  最后车间主任以多数压倒少数的绝对优势获胜,赌赢了一只烧鸡。这也许是郭主任上任以来取得的最辉煌成就吧!可烧鸡吃完了以后,他去了一趟乐器店,始终没有看到五根弦的小提琴。最后传令谁也不许再提这件事。而且从那以后看我很不顺眼。

  张师傅通今博古,为人正直,语重心长的开导说:“你刚步入社会,走上工作岗位,阅历浅,经验少。不要象屈原那样总抱着世人皆醉我独醒;世人皆浊我独清的心态。这个车间里什么人都有,你要学会适者生存。屈原不还是落个投江自尽的结局。别和主任顶牛,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你要小心点,得罪了车间主任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会修理你的。你知道曹操和杨修的故事吧?你知道曹操为什么杀杨修吗?”我似懂非懂的听着张师傅推心置腹的话语。

  组长魏富英是笑面虎,一天下班她走到我面前和颜悦色的说:“你搞对象了吗?”

  我莫名其妙:“没有?怎么了?问这干什么?”

  笑面虎说:“当然是关心你了,有合适的,姐姐一定给你介绍一个。你留下来加会班吧,你还没搞对象,回家早了也没什么事。”

  我说:“是没搞对象,可我还得上夜校呀,我读大专。”

  笑面虎说:“那有什么用?就是拿下大专文凭不还是在车间里干活吗?”

  我心想:“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就说:“我必须得上学去,快考试了。”

  笑面虎生气了说:“是工作重要,还是上学重要?你没完定额,必须干完再走。耽误了生产任务,你负责吗?”

  我说:“定额是你们定的,我能完成100,你定200;我能完成200你定300,我永远完不了定额。”

  笑面虎说:“我们定的定额是有科学依据的,不是随意定的,肯定能干完。”

  我说:“要是能完成,你来干。”

  笑面虎说:“我干还要你干什么?”

  我说:“8小时之外是我的时间,我有权支配。”

  笑面虎见留不住我就去办公室告我的状。说我抗旨不尊,希望车间主任出面做主。郭主任走了出来,大发雷霆:“组长说话你都不听,你还想干吗?我告诉你,你画个圈我进不去,我画个圈你就得跳。我看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今天让你加班你就得加班,要不加,明天你就别来上班了。你知道吗?这个车间多了你一个人就得多开一份工资,增加一份成本。本来我早就想把你优化组合掉的,听说你挺能写文章的,给我写份辞职报告吧!”

  高衙内马上帮腔:“你不干有的是人干?你干的活是”照顾孕妇“的活,又不是技术工种,换了谁都能干。这个车间有你不多,缺你不少。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滚蛋!”

  我说:“你别忘了,这是国有企业,不是你的私人企业。我是在给国家干,不是给你们干。”

  郭主任说:“那又怎么样?我给厂长打份报告,马上就辞退你。”

  高衙内说:“辞退干什么,应该叫开除。被工厂方开除的人再找工作都没人要。”

  赵囔鼻看到此情此景又去发布消息,大鼻子听说此事幸灾乐祸,韩傻子也跟着乐。

  这时张师傅劝我:“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你现在翅膀没硬,先忍着吧!”

  我被迫加班,车间里的人都下班了,连郭主任和高衙内都走了,只剩下我。这时我才发现有一个女孩子没走,她也是学校分配来的,请原谅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见何必曾相识。她在夜色阑珊里显那么得婀娜多姿。她主动走到我的身旁,帮我干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感激之余也大惑不解: “你为什么帮我?”她:“我下班也没什么事。”说着她的脸泛起红云,又诡秘的莞尔一笑。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的表情。远处飘来了齐琴的歌:我不知什么是爱,往往是心中的空白……我们聊了起来,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干完活已经很晚了,我确实没觉得累。我送走她以后,象出笼的鸟一样快活,甚至在想像中编织起我们的罗曼史,我们徜徉在河边湖畔,我们流连在花前月下……

  转天一上班,高衙内就派人数我干的活是否完成定额,而且亲自监督。大家了见我就笑,我莫名其妙。赵囔鼻又在背后发布了关于我的什么消息?

  大鼻子见我就问:“怎么样?有戏吗?”

  我说:“什么有戏吗?”

  大鼻子说:“还装蒜,车间里人都知道了,你要老实交代,你昨天晚上都干什么了,说!”

  赵囔鼻坐在那里不怀好意的乐,韩傻子也在乐,黄鼠狼也在乐,大家都在乐。

  赵囔鼻说:“你要对小闺女有意思,我们帮你撮合撮合,我也当一回月下老人,哈哈哈”

  韩傻子说:“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啦,小闺女家庭条件比你强多了。”

  黄鼠狼说:“你也不问问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别横到夺爱,虎口夺食。”

  他们鸡一嘴,鸭一嘴的拿我开心取乐,我爆发了。把平时积攒的对赵囔鼻的仇恨来了回零存整取。抓住赵囔鼻挥拳就打,让他知道什么叫嘴给身子惹祸。拳头象雨点一样打在赵囔鼻的脸上,顿时,赵囔鼻头破血流,鼻青脸肿。

  高衙内来了,看到此情此景,把我叫到办公室:“你在上班时间打架斗殴,耽误车间生产。我马上给保卫科打电话,你犯了故意伤害罪,准把你关起来。至少拘留15天,放出来也是有前科的,而且要写进你的档案,一辈子都烙上洗不掉的污点。拘留15 天,车间会以旷工算,累计旷工15天就开除。”而且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一律扣除,一分钱不给……“

  我愤怒到了极点,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刀葫芦洒不了油。我挥拳朝高衙内打去,这时车间里乱了营,大家都不干活了,都来看这场不要门票的拳击赛。高衙内凭借身高体壮,也挥拳向我打来,可我不知哪来的力量几个回合就把他打倒在地,拳头象缝纫机一样落在高衙内的脸上。高衙内头破血流……车间里沸腾了,一片欢呼。呐喊声,助威声响成一片。许多人和我握手拥抱,平日里被他欺负的女工也来向我祝贺:“你打架的样子真帅!象个男子汉!”我不只怎么回事。从上小学起不知打了多少回架,事后不是挨批,就是写检查,今天是怎么了?打架变得这样光彩?

  救护车来了,高衙内和赵囔鼻被送进医院抢救。警车也来了,我想是来接我的。

  事发以后厂方作出严肃处理,郭主任当众宣读了对我的宣判书:XX参加工作以来,不能完成领导交给的生产任务,而且在车间里打架斗殴,殴打青年工人,甚至殴打车间领导,情节严重,性质恶略。特别是利用加班机会勾引女学生,图谋不轨。造成很坏影响。现在依法解除劳动合同,开除厂籍。

  我离开了工厂,开始了艰难的自主创业。我理解了屈原为什么投江自尽。我没有资格和屈原相提并论,只是重复着屈原的那首诗句: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

关键词:主任

作者:syh

《车间主任[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yh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