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夜里的马达声

发表日期:2006-07-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雨停了,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之后,雨停了。雨水把小城的天空荡涤得一尘不染,也让门前几棵大树的叶子显得愈发青翠。雨是在傍晚时分停的,地上的积水慢慢的干了,天边的一角露出了淡淡的蓝色,久违了的蓝色。这个傍晚依旧没有夕阳,可云在慢慢飘散着,对这个宁静的山城做最后的告别。这场雨来得及时也去得及时。

   
晚上九点,耳边依旧传来门外不远处马达的轰鸣声,那是在田里耕作着的拖拉机,从下午睡醒一直工作到现在,印象中一直没有停歇。没有星光的夜晚显得有点漆黑,田里也没有灯光,遥远公路上有微弱的路灯光亮,除此之外,伴随着这个不知疲倦的耕作者的,也许就只剩下这所灯火通明的学校,以及田里此起彼伏的蛐蛐声了。怀城的农民家里几乎都不养牛,几分一亩的田地维持着仅有的生计,或者是仅仅出于某种传统式的习惯,舍不得丢弃。拖拉机也是租回来的,相对他们而言,租金不菲,要租的人却很多,于是在这万家灯火的时分依然有人不能归家。远处隐隐约约听到另外一阵马达的声音,也许,这个耕作者并不算太过寂寞。

   
回忆忽然回到了上一次的暑假,也是在家。夏天的午后让人热到只想睡觉,我吃完饭在门口无聊站着的时候,无意中注意到了了山下的三个身影。那是一个妈妈带着她的一对儿女在田里插秧,两个小孩读初中的样子,他们的头顶上只有一顶破破的草帽在遮挡着炙热的太阳。他们就在这样的太阳底下弯着腰,专注着,我想在那个时候,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锄禾》里面所表达的意思。二十年过去了,怀城确实也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经济搞上去了,房子盖起来了,生活也改善了,眼前的许多事情也仿佛都变得美好了。可对他们来说呢?幸而这几年小城的天还算得上风调雨顺。

   
然而这样的情景在珠海,在广州仿佛是没有的,眼睛看不到,时间长了于是大家也就自然而然的把这一切在脑海中遗忘了,当然也有许多城里长大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也许会包括生活在这小城里铁门后面的某些幸福的孩子们。包干到户的政策仿佛很完美,只是刀耕火种却如同文化遗产般的被二十一世纪的人继承了下来。前段天气好的日子里,田里到处都是火堆,青烟袅袅,小城郊外空气里荡漾的是略带点刺激的烧稻草的味道。火是小城的农民生起来的,没有牛了,把稻草烧掉,可以省下一些买肥料的钱。

   
记得有很多人感叹过说读书人是清苦的,许多人在为自己读书人的“遭遇”而哀叹命运不济。可农民们呢,不知道现在用“贫苦”来形容他们是否还依然合适?也许生活确实在改善,出外打工或工作的子女们也在慢慢的让家庭景况慢慢变好,然而和读书人相比,读书人是否显得就太幸福了呢?起码衣食无忧,可以躲在荫凉的风扇下感叹人生如梦。

   
写到这里,田里马达的轰鸣声停了。我想他应该是已经把工作做完了,也许现在正心满意足的推着他的拖拉机回家,而家里一顿简单而温暖的饭菜,也许就可以让他精神振奋起来。

   
天边的雨确实停了,蛐蛐又在此起彼伏的叫着,天台角上蜘蛛好不容易织成的一张大网被大雨彻底冲垮,只剩几根残丝,蜘蛛也不知所踪。

作者:John

《夜里的马达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Joh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