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鱼跃龙门:我的2012年

发表日期:2012-12-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洄游1(网上图片资料)

 

鱼跃龙门:我的2012

 

一些鱼类,如三文鳟鱼、大马哈鱼、太平洋鲑鱼等,有在海洋里成年后沿着陆地河道逆流而上、回到它们的上游出生地去产卵的习性;据说,最远行程达到3200公里。这属于生物学上所说的其中一种“洄游”。在此过程中,它们很可能要尝试多次跃上河底断层、同时逃过守候在断层上的熊口的经历;这就是愚(鱼)在这个龙年里,想要诉说的“鱼跃龙门”的切入点。因此,今年的口号或点题标语是:2012愚正洄游!

有股票的人开口先谈股票,没股票的人开口先谈体重。愚今年的体重仍在59公斤上下徘徊;昨晚加了一些衣服一起秤,终于过了60公斤,喜事!身体状况总体感觉比去年好一点,但同时也出现了新毛病。

今年所做的工作可以概括为“对‘之前两年对之前二十多年的反抽象哲学探索所作的新综合’的再综合”,简称再综合。

机缘发轫于128日参加的一次高中老同学春节聚会。活动由老班长慧君发起。在饭桌上,我跟久未见面的吴晖、再次见面的江耘和慧君聊起愚的志业,大谈之前两年对之前二十多年的反抽象哲学探索所作的新综合。饭后,又搭慧君的顺风车回家,简要汇报愚高中毕业二十多年来的人生经历。回到家后,觉得应该把这次有意义的聚会记录下来。开头只是打算写一篇三、五千字的散文。可是在写完开场白之后,发现已经写了一千多字;这样,若还是用散文体的话,就说不清楚道理了,于是改为小说体。这一改不要紧,把整个思想感情状态也跟着改了。因为写散文是隔岸观火,写小说却要代入角色:我全情投入地把愚之前两年的学术研究、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探索都写进去了;事实上,在214日写完初稿后的几个月里,我仍在不停地修改(作为哲学表述,往往是一个字眼的变换,就是一片新天的发现)。

把这篇题为《智慧舞龙》的小说发到博客上后,愚请求老同学们给予批评订正。有两位同学(也不知道是我的高中同学、还是现今网络流行文化里所说的 “亲”)给我作了热情留言:一个谈到“存在”和“价值”,一个谈到“有限”和“无限”。于是,这诱发我在5月里写了一篇散文《幻影忠心》,以一个爱情案例继续谈愚的人生和哲学;更从6月中旬开始,写一篇全面性小结反抽象哲学的论文《存在-生存-生长》。9月完成后者。10月,再写一篇点睛性小结文章《我的三大发明》:把愚之前近三年——不再是两年了——所做的新综合和再综合工作,概括为发明了“人性价值尺”、“正义路线图”、和“自由一览表”三座空中楼阁。并作诗《大发明家》以记事抒怀:“四十四岁生日近,翻箱倒柜数家珍。没房没车没银两,无妻无子无官身。少上飞机越苍穹,未下邮轮抱海神。三大发明能传世,自吹自擂谢师门。”

至此,愚以为今年的再综合工作已经大功告成。可是很快就发现,在自由一览表里漏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而事实上它是一直隐藏在人性价值尺和正义路线图里面的——即在之前两年多、和二十多年里有作重要论述的一个概念,在写《存在-生存-生长》时居然忘了汲取其精华——这就是“爱/爱情”!于是,伴随在11-12月里写《访问“柏拉图式爱情”》,愚把爱的血液再次唤醒、流动在自由王国里:柏拉图认为爱是对美的爱,最高的爱是对于上界的纯正洁净的美理念的爱;愚则认为爱是对于尘世利益的爱,它经由自利、互利、和谐三个阶段(美正是些爱的客体化形式),而最终走向纯洁(它的客体化形式就是完美)。

其实,愚今年专论爱情的文章还有一篇:把完稿日期定在201311日的《相相亲》。

每一个诚挚的求爱者,都要向被求爱者如实地坦白自己的个性。接续去年的“红”话题(去年是大学同学毕业20周年,今年是高中同学毕业25周年):愚的性格类型是不特立、但独行;愚从来都跟大多数人站在一起,但坚决走自己的道路。换一种说法:愚从来都不是反对派,而是支持派;但愚的确从来都不是主流,而是主流的反思者。又换一种说法:从上幼儿园开始,愚就是一个在原则问题上很乖,但是在如何坚持原则上很调皮的人;与这种性格类型相反的另一种人,他们在坚持原则上很乖,但他们的原则很不乖。世界上有三种独行者:第一种独行者,信奉格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第二种独行者,信奉格言“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我属于第三种独行者,信奉唐三藏的格言“走自己的路,没人说就没人说吧”。唐三藏是何人?他是取经人!在西行路上,他外表平平淡淡,内心轰轰烈烈;他志在云端,却始终脚踏实地。

《大发明家》只是聊以自慰的小诗。今年的诗歌代表作是7月写的《塔与湖》和9月写的《念奴娇-广州之秋》,它们就像愚今年在洄游途中的两次典型的跳跃——用最骄傲最漂亮的姿态跃上河底断层。

在出生地或河流的任意上游成双成对地产完卵后,鲑鱼、鳟鱼、大马哈鱼等不是要游回到大海中去。它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鱼生使命。接下来,它们的身体会很快开始腐烂,在痛并快乐中向上游献上自己的最后残躯。

鱼跃龙门的广义目标是“超越平凡”。就这层意思而言,愚已经在龙尾摇曳的此刻完全如愿了:《智慧舞龙》、《幻影忠心》、《存在-生存-生长》、《我的三大发明》、和《访问“柏拉图式爱情”》构成一个整体,圆满完成了“对‘之前两年对之前二十多年的反抽象哲学探索所作的新综合’的再综合”工作——将反抽象哲学凝结为和而有争说,将和而有争说凝结为具体正义论。鱼跃龙门的狭义目标是“登门化龙”。在《辞海》中,对“登龙门”词条有如下解释:“《三秦记》[记载]:‘江海鱼集龙门下,登者化龙’,世因以龙门喻高名硕望,凡得其接引而增长声价[声名、价值]者,谓之登龙门。”就这层意思而言,愚尚未得蒙幸;任重而道远——不仅为了化龙,更是为了化碧!

展望2013年,我还是重复前两年的那个年终心愿:在明年一定要把愚最重要的哲学著作《实在论与先验论——西方哲学之路》给写完了。并且希望在明年这个时候,不需要再重复这个心愿。

 

 

2012.12.30


 

 洄游2(网上图片资料)

 



洄游3(网上图片资料)






 

关键词:洄游爱情再综合鱼跃龙门唐三藏

作者:祥歌

《鱼跃龙门:我的2012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祥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