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钗黛形象的B面

发表日期:2006-07-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一章:“理想”与“世俗”:钗黛性格的B面

题曰:

双美争妍二百春,再笔情缘话浅深。
蘅芷清芬谁堪识?洞天别有烈性真。


凡认真读过《红楼梦》的人,都一定会感到,这是一部博大精深又纷繁复杂,很难用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说清的奇书。书中有太多的未解之谜,尚等待着人们去挖掘、探索,更有许多相关的疑问,一经提出,便往往会在读者群中引发长久的争议。小说中的钗黛问题,无疑就是这样一种最富于争议性的话题之一。宝钗与黛玉,这两位女主角,究竟孰优?孰劣?哪一位才是宝玉合适的妻子?自《红楼梦》面世以来,人们一直为此争执不休。据说,历史上的“拥林派”和“拥薛派”,甚至可以因此闹到“一言不合,遂相龃龉,几挥老拳”,以至于“誓不共谈红楼”的程度(见邹弢《三借庐笔谈》)。如此的争论,可谓激烈之至矣。然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却可能同时为论辩的双方都不曾注意到。什么现象?“拥林”与“拥薛”的双方,虽然表面上争得你死我活,誓不两立,但其内心深处却又都默认一种完全相同的思维习惯和心理定势。——两百多年来,人们总是习惯性地将所谓“理性的、功利的、世俗的、有心计的”这一面,判定给宝钗;将所谓“感情的、艺术的、个性的、任情任性的”这一面,判定给黛玉。然后,再就这种两极化分派的结果,进行褒林贬薛或者褒薛贬林的评述。却很少有人反过来想一想这种判定本身是否存在问题,想一想宝钗是否也具有“感情的、艺术的、个性的、任情任性的”一面,黛玉是否也具有“理性的、功利的、世俗的、有心计的”一面!“拥林派”固然利用这种片面的分派,大做文章,一方面盛赞黛玉的“纯洁”、“孤高”、“叛逆”,一方面将宝钗指责成所谓的“乡愿”、“巧伪人”和“城府甚深”的“阴谋家”。而“拥薛派”虽然极不赞成这种荒诞无稽的指责,却也基本上是站在肯定社会功利的立场上,来为宝钗辩护的。——也没有对这种分派本身提出疑义。长此以往,久而久之,早期的习惯和定见,变成了后期的迷信和偏见,乃至人们一提到宝钗,便仿佛无处不是谋略与功利;一提到黛玉,便仿佛无处不是感情与眼泪。于是,有“聪明”的读者喊出了这样一句有名的口号:“注重现实生活的人们,你们去喜欢薛宝钗吧!倾向性灵生活的人们,你们去爱慕林黛玉吧!”(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一位曾经在电视剧《红楼梦》中饰演过林黛玉的女演员,更是代许多人说出了他们心目中对于钗、黛的主观印象。她说:“黛玉是一种理想层面的人物,她的本质是和自然的东西对话;宝钗却是一个世俗的美女,她距离更高的那一层境界还差的很远。”(见《陈晓旭北师大访谈录》2001年3月19日)这样的说法,自然是极大地迎合了世人,尤其是那些“拥林派”读者的看法。可事实果真如此吗?原著中的宝钗与黛玉真的像这些人描述的那样,是一个“世俗”、一个“理想”这么简单么?近年来,随着传统红学的日趋没落和若干新的研究方法的出现,一些年轻的学人开始小心翼翼地提出了不同的见解。有人说:“林黛玉与宝玉的爱情并非纯精神的,也包含着物欲的那一面,并且具有很强的世俗性。她对贾府和宝玉未来的关注,她的一首诗《杏帘在望》是最好的注脚。”(梅玫、阎大卫《林黛玉真实的人性品格》,原载《求是学刊》2002年第2期。)有人则指出:“以前将薛宝钗的一举一动都视为企图夺爱于黛玉的阴谋,这种看法完全是错误的。……其实,和黛玉相比,宝钗对于宝玉的爱慕,倒反而有更多的非世俗的、理想主义的成份。”(钟长鸣《红楼五日谈》,原载于《北国之春》2003年第10期。)新说甫现,一时间争议再起。但与以往不同,此次争论却并没有仅仅停留于“拥林”或“拥薛”之上,而是直接指向了原先那种两极化的分派本身。于是,我们看到,昔日那些似成定论,从未被人触动过的种种说法,也就不能不在新的反思面前,渐渐变得苍白、模糊了起来……

作者:用心叹世界

《钗黛形象的B面》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用心叹世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