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献给70年代的人——70年代的记忆

发表日期:2007-06-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还记得,小时玩沙子,点油毡,玩气门皮做的水枪,用自动铅笔,0.7的那种,写仿,粮票换面包,吃粗梁,摘一种叫串串红的花吸里面的密,上树摘槐花吃,烧打破的乒乓球玩,用皮精挂单手弹弓打纸弹玩,拿个笔桶上面放个豌豆睡在床上吹着玩,拿吸铁石在地上到处吸,然后把上面的铁屑放在纸上当小人玩,还有呢骑个大28学骑自行车还是铁矛的,在学校义务劳动打煤糕,和老爸去煤场担蜂窝煤生炉子,,每天还要拿扁担去担街脚的水管子上的谁,冬天玩人拉人,骑驴,跳马,挤暖火,再小点的时候家里用碳火,拿扫墓当春油,一写日记就是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用学校的碳火热个摸,多的很,其实70年的的孩子哪个没有经历啊(指北方),还有小时候最讨厌的80集巴西电视剧女奴,还有小小军人对站,街机的坦克大战,初中以后玩街机SF2好由根,SFC上的超级麻利,MD上的蓝博,战斧

    过年放鞭炮,不一挂挂放,拆开了单个放,一挂鞭可以玩挺长的时间,省银子呀。一般手拿着用香点着,快爆时才扔出去,没少炸到手,还好那时的鞭炮药少,伤不了人,最多手麻一会,可以表现勇敢呀,现在的鞭炮厉害,在那样干危险呀……
    
    还记得当时戴过的几道杠吗,我是两道杠,很努力也很负责任的,但就是没有机会再加上一道杠。;
    还记得当时戴过的红领巾吗,现在的孩子戴的那叫红领巾吗,还有当时的那种感觉吗,还知道它是红旗的一角、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吗;
    还记得白上衣、蓝裤子、白球鞋吗,楼上的朋友谈到用粉笔刷球鞋,同感中、感触中;
    还记得黑板从水泥板向玻璃板转变的过程吗(黑色变为绿色,现在好像是白板了);
    还记得学校从平房向高楼的搬迁吗;
    还记得点是从黑白向彩色的演变吗;
    还记得当时的双卡录音机吗;
    还记得玻璃球、杏核、攒烟盒、叠三角吗;
    还记得皮筋枪、吹鼓豆、撞马(把一条腿拉起来、用膝盖顶)吗;
    还记得当时的冰棍票、粮票吗;
    还记得当时用暖瓶买冰棍的样子吗;
    还记得当时的绿书包吗;
    还记得当时的学习小组、在一起写作业吗;
    还记得当时的红花少年吗;
    还记得当时的儿童文学、少年时代、儿童文艺、我们爱科学吗;
    还记得除四害(打苍蝇卖钱)、攒牙膏皮吗;
    还记得露天电影那人群、那地上的方框(占位置)、那小板凳吗;


 


生于七十年代的我们,是最后一拨这样的人:
    
    是最后一拨对这样一句话耳熟能详的人--“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开始……”;


    是最后一拨男女生明明互有好感,却故作嫌恶状,在课桌上刻三八线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小时候写作文时,言必称--“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或“改革的春风……”之类的人;


    是最后一拨学校开会一冷场有事没事就开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是最后一拨这样的女孩子--春风越吹越暖,明明早就心痒难搔,却硬着头皮按兵不  动,互相观望,最后都快放暑假了,实在熬不住了,才约好第二天同时穿裙子,谁说话不算数谁是小狗;
    是最后一群中午放了学要立即跑回家听评书的人。
    是最后一拨自制玩具的人,那时我们的玩具都是自制的,弹弓、火柴枪、喷水枪、木头刀。。。。
    是最后一拨在接受计算机启蒙教育时,还见识过BASIC语言的人;
    是最后一拨有过小时候要到别人家看电视,死活赖着不肯回家,被爸妈打的经验的人;
    是最后一拨过六一节还必须找齐了白衬衫、蓝长裤的人;
    是最后一拔在运动会上为了参加受阅而用粉笔把鞋子图白的人;


    是最后一拨和泥巴、过家家、弹弹子、拍画片、滚铁环,背着军用水壶,揣着茶叶蛋春游的人;
    是最后一拨整天拿着木棍到处冲杀的人;看完了西游记就成天在教室里装着是悟空的人;
    是最后一拨走在路上赶不上前面的小朋友,就在后面喊:“前面走是条狗,后面跟是红军”,
    前面的小朋友就开始大叫:“是我的兵,跟我走。不是我的兵,加屁嘣。”的人;


    是最后一拨用纸做风圈用棍顶着风跑。不止一次用弹弓打碎别人家玻璃的那群人。
    是最后一拨吃过两分钱的冰棍;拉过蛔虫,吃过“宝塔糖”,上过育红班(现在这个名字基本听不到了)的人。


    是最后一拨曾经背着绿色的军挎上学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着少年报、小主人报,童画大王,唱着泥娃娃、捉泥鳅长大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小学劳动课上还去打扫厕所、捉苍蝇老鼠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团活时去为一些老人家里劈柴、担水的人;
    是最后一拨学习过战斗英雄模范的人,学习李海欣、史光柱、岩龙、杨国跃的人;
    是最后一拨对五讲四美三热爱倒背如流,但始终也没搞清楚什么时候才能练成四有新人的人;


    是最后一拨告诉自己,要有理想有信念,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走在路上看见方格子  地砖想着跳房子,跳橡皮筋的时候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每个月存5毛钱指望小学毕业去看天安门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班级里以上演“群殴”为游戏的人;
    是最后一拨领过粮票、用过粮票的人,粮票分好几种,其中全国粮票最为值钱。
    是最后一拨看过两分钱一本的黑白小人书《岳飞》,《丁丁历险记》,《烈火金刚》,《七剑下天山》的人;
    是最后一拨上学考试考了第一还能得到奖状的人;
    是最后一拨每天傍晚守在收音机旁听“小喇叭开始广播了”。听过大灰狼小红帽、
    听过半夜鸡叫和现在都忘记的许多童话故事的人。


    是最后一拨享受过最纯最动人的日本动画片,到八十岁仍能张口就来一段《铁臂阿童  木》主题歌,到九十岁仍记得《森林大帝》里的小狮子LEO、花仙子和李嘉文、咪咪、来福、娜娜小姐、蓝精灵和格格巫、龙子太郎、一休和小叶子、新佑卫门,自认为曾看到过最好的动画片的人;还有《大白鲸》《三千里寻母记》《咪姆》《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是一帮看了广告后整天喊叫着: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来福灵、正义的来福灵!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的人。…………
    也是最后一拨享受过品质最佳的国产动画片的人--《九色鹿》我们看一回感动一回,《天书奇谭》让我们第一次明白了狐狸精是什么东东、《大闹天宫》让我们初具审美情趣,《没头脑和不高兴》寓教于乐,《大林和小林》够曲折,《哪吒闹海》豪气冲天。


    是最后一拨当年在看了《排球女将》后,逢中日排球赛就紧张万分,生怕日本队真练成了睛空霹雳、流星赶月,抢走中国女排的五连冠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全了山口百慧的《血疑》系列,天天查看自己手臂上有无红点、担心自  己也得白血病的人;(呀,怎么尽是日货,不好意思,不过,当年的哈日族可真比现下的心境纯明多了。)


    是最后一拨有幸目睹过香港无线的诸多武侠剧的人--当时是小学的年纪吧,再小一  点的就看不懂了。看《射雕》里的翁美玲让我们把早逝的她奉若神明,《绝代双骄》又让我们成了梁朝伟的终身影迷。那个时期的金剧和古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是最后一群能把自行车辐条做成飞镖见门板就打的人;    


    是最后一拨还曾为费翔意乱情迷,深深同情他白白地担了大兴安岭火灾罪责的现在还  算是年轻人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中学毕业时都要含着眼泪唱小虎队的《骊歌》中的“南风又轻轻地吹送,相聚的光阴匆匆……”和《再见》中的“请相信我们明天一定会再见,就像白云离不开蓝天……”的人。


    是一群一下课,就把×场变成擂台,一百多个靖哥哥在那练“降龙十八掌“,三十多个洪七公拿着根棒子到处乱窜,甚至还有七八个欧阳克摇着扇子去撩蓉儿的一群人。


    也是唯一一拨长着四环素牙的人。
    也可能是唯一一拨吃过用小盘子装的冰淇淋的人。
    
    只要你生于七十年代,且头脑健全、发育完全、在社会主义的温暖阳光下茁壮成长过,相信你一定能对以上的文字产生共鸣。



关键词:记忆经典70年代

作者:清风醉影

《献给70年代的人——70年代的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清风醉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