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全中国都在为全世界加班

发表日期:2006-07-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当年轻的华为工程师胡新宇因为劳累过度而在医院的病床上进入弥留之际,他所服务的中国最著名的高科技公司华为的换标事件正在各大媒体上被广泛讨论和传播。一度以“狼性”文化著称的华为试图为企业注入“聚焦、创新、稳健、和谐”的价值观,开始新的国际化之旅;一个月之后,沸沸扬扬的“华为员工之死”为华为的新征程抹上了一缕悲壮色彩。


    

但是血色的悲壮不但没有让华为艳红的国际化之标失色,反而让华为的行动愈发崇高而成为一个民族复兴的灵魂。


    

我想即使在在医院单调的病房中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时候,胡新宇也不会后悔选择了华为,尽管他还是那么年轻,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自己的家庭生活,还没有来得及回报含辛茹苦的白发双亲。因为他那么多上不了大学的儿时伙伴早早就进入了收入更微薄、劳动强度更大、加班时间更长的血汗工厂,他那么多没有读研究生的同学都毕业就开始失业,他是研究生同学的羡慕目光中进入中国最好的高科技企业――进入华为是他的荣幸。


    

更主要的是,全中国人都在为全世界加班,不是加班工作,就是加班学习希望能够获得加班工作的机会。在加班机会成为一种希缺资源的时候,能够加班就比不加班的幸运,更何况是在中国独一无二的高科技企业。



所以我们就能理解,富士康几十人的大房间肯定不舒适,长久的站立工作肯定很辛苦,但仍然有那么多年轻的女孩打破头希望在里面找到一个位置。我们也可以理解明明知道阴暗潮湿的坑道下随时都可能发生生命危险,但哪些年轻强壮的矿工们仍然要求下去工作。



不要认为加班的都是这些普通或者下层的劳动者。对比国外公司的管理人员,中国公司的管理者发现最大的区别就是:国外公司的管理人员更多的谈论到哪里去度假休闲,而中国的管理人员则要围绕没完没了的任务而忙的团团转。



曾经被认为是轻闲高雅的工作场所的高校教师队伍中,“过劳死”的传闻几乎就没有中断过。为了职称、收入、名声,就要不停的写论文、搞科研、完成教学,当然有条件的还有不停的赶场子搞评审、当嘉宾、做演讲。有人说,周末北京一大半的经济学家都要集中到机场,飞到全国各地做演讲,甚至一个场子接着一个场子,其加班的辛苦可见一斑。



当然加班的还包括刚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下一代。不但要加班完成课堂之外的大量课外作业,还要去上英语、唱歌、钢琴、舞蹈等不止一个的辅导班。



当联想的员工发出“公司不是家”的怨言的时候,实际抱怨的是由于公司领导的错误剥夺了他们加班的机会;当北大的女博士从高楼上奋力一跃选择轻生的时候,原因只在于她找不到可以体面加班的位置。



无须更多的罗列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加班,或者为不能加班而郁闷。



如果用“关键词”来描述今天中国社会的众生相,“加班”也应该排在靠前的位置。



当媒体讨论“加班文化”的时候,应该知道,加班不只是一种公司文化,而是一种社会现象。



大家都是这个滚滚洪流中的一员,无须过度的去责备“黑心”的老板,某种意义上,老板们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而应该问更多的“为什么”,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



而应该问更多的“怎么办”,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为什么我们为了世界人民如此辛苦的工作,其他国家却不买帐?反而用“反倾销”来抵制我们?为什么我们的产品物美价廉,却在西班牙被付之一炬?



为什么我们如此辛苦的工作,却只能拿到微薄的收入?同样是挥汗如雨,不同的是我们在生产线上,而别人却是在绿荫场上,我们为了加班工作而放弃休息和娱乐,而别人在娱乐中就可以淘干我们的辛苦所得?



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辛苦的工作,整体的效率却不见提高?为什么我们的车越来越多,出行却越来越难?



和一个远在加拿大的同学在网上聊天,听他最多的感慨就是对方国家的悠闲,就是小学生的课堂上,也是娱乐多于学习。问:他们这么轻闲,怎么还有那么强的竞争力?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回答:因为他们只做该做的事情。


    



作者:天涯浪子

《全中国都在为全世界加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涯浪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