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陈金义该不该倾情于“水变油”?

发表日期:2006-08-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陈金义该不该倾情于“水变油”?



 




曾经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浙江企业家陈金义,因为欠款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老赖”名单之中,并进一步爆出已经拖欠数千万的银行贷款。之所以从富翁跌落到负翁,是因为陈金义倾公司之财力投入到了一项被俗称为“水变油”的事业。



 中国人有句俗话:“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对于已经拥有亿万身家的富豪来说,即使奢侈的生活也难以撼动牢固的财富大厦,让亿万财富灰飞烟灭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投资失误,事业失败。




我们无须再去细列在风云变换的商界,有多少曾经叱咤风云的企业家和他的企业因为投资失误而导致企业迅速走向毁灭,不但财富大厦顷刻坍塌,个人甚至身败名裂。如史玉柱的巨人集团,赵新先的三九集团,都是由于巨额的投资难以获得预期的回报,连带把以前的积累都搭了进去。




但是,经营企业本身就是一项风险型的事业,赚取风险收益是成功的企业家财富能够大大高于其他职业收入的基本逻辑。大家都认为没有风险的事情,其实也就同时不可能有高额的回报了。




那么就形成了一个悖论,不冒风险就难以获得高额的回报,难以形成巨大的财富积累;而冒风险就可能让以前的财富积累因为一次的投资失误而全部归零甚至转化为负数,这里面有没有两全之策呢?或者说是不是经营企业就注定要承受失败的心灵煎熬?




陈金义投资于“水变油”有他对企业经营策略上的考虑,他希望摆脱企业原来在日用食品行业的价格战,在别人对“水变油”的前景还持怀疑态度的时候,以“赌博”式的投入掌握有关行业的核心技术,并利用技术秘密建立竞争壁垒,为企业未来的发展打开一片没有竞争的高利润空间。




在“创新”已经被上升为国家战略,而太多的中国企业由于不掌握核心技术而深陷价格战的泥潭难以自拔的时候,陈金义的探索尽管充满了悲壮,但仍然是可敬可佩的。




那么问题在于,企业的升级转型是不是就一定要通过一个可能把企业彻底毁灭的“赌博”式的投入才能够完成?如果基于技术创新战略建立企业的竞争优势,如何规避创新的风险?这是准备走“创新”道路的企业首先应该思考的问题。




所以,在陈金义的“水变油”试验取得成功之前,尽可以从各个方面去讨论技术上的可行性,进而预言成功或者失败的可能性,但从企业管理角度,则主要是看企业的风险控制方式是否科学,有效的控制了风险,即使失败也无怨无悔;如果仅凭运气而取得了成功,那么下一次的投入仍然面临着同样失败的风险。




我觉得企业家有必要形成这样的认识:企业收益源自于风险,但只有可管理、可控制的风险才能给企业带来稳定长期的收益,也才有企业的长青基业。




风险来自于不确定性




陈金义所面临的风险,主要是由于技术前景的不确定性,进一步细分,则包含几个方面的内容:
1、技术开发是否能够成功的不确定性;2、技术是否得到社会认可的不确定性;3、和竞争性、替代性技术相比的技术先进程度上的不确定性。而由于技术转化为产品为企业带来效益在时间、程度上的不确定性,又诱发了企业内部管理上的风险,现金流难以支撑企业进一步的投入。这是陈金义以富豪之身陷入“欠债门”的逻辑所在。




从总体上看,我们可以把企业面临的不确定性分为四类,即客观不确定性、主观不确定性、自我不确定性和博弈不确定性。




客观不确定性是企业外部环境中客观存在的非线性、混沌性、突变性变化所带来的,比如抛出硬币,再科学的仪器也无法预知是正面还是反面;美国
9.11恐怖袭击事件,对很多行业都带来了巨大影响,但是没有企业可以事先预知而进行规避。




主观不确定性是由于企业自身在能力、方式等方面的主观因素而带给企业的不确定性,就是说即使客观环境是确定变化的,但是因为企业本身的局限性,所以对企业自身来说就是不确定的。




自我不确定性就是当企业通过对环境分析形成决策需要执行的过程中,能不能达到制定的目标所具有的不确定性,假设环境本身是确定的,企业的信息系统对外部世界的还原也是正确的,在这个基础上制定的战略目标也是可行的,但是不同的企业,仍然有可能因为执行上的偏差而使得结果充满了不确定性。




博弈本身带来的这种社会的不确定性是企业经营过程所固有的,既然是市场经济,是一个竞争的结构,就存在胜负,就会给企业的发展烙上不确定的基因,就使得企业经营有别于其他的社会活动,不是自我修炼,不是单纯企业和用户之间的供求关系,在资本利润的标尺下,企业经营能力最终的评判就是要超越竞争对手,成为博弈中的胜者,至少不是失败者。




在陈金义的“水变油”试验中,几种不确定性同时存在:重油乳化是否能够进入实用,能在多大范围内推广,这里面有一定的客观不确定性;企业是否在掌握充分信息的基础上从事技术研发,这是主观不确定性因素;企业现金流管理能力导致企业资金紧张,这是自我不确定性因素;技术转化为产品之后能否在市场上获胜,这里面同样有博弈不确定性因素。




通过这样的分类,我们就可以理解,在几种不确定性中,除了客观不确定性企业需要被动适应,对于其他的不确定性,企业都可以通过一定的管理措施加以屏蔽,而不只是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大赌”的运气上。




管理风险




看过美国管理学家
詹姆斯.柯林斯所著的《基业长青》的书的读者都会对书中所总结的“胆大包天的目标”印象深刻。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一些卓越公司,在公司发展史上都曾有过一次或几次“大赌”的事件,比如IBM开发360大型机,投入规模超过美国登月计划;波音开发大型民用飞机,一旦失败公司就会彻底破产;索尼开发特丽珑单枪显象管,也是把公司置于背水一战的地步……,似乎“大赌”确实是这些公司能够走向卓越的必要步骤。




但是要记得,作者同时认为:
:在高瞻远瞩公司的历史上,所谓的胆大包天更多的是在外人眼里的认识,在内部决策者的眼里,它是被细分到一个个在公司掌控中的步骤里面的,这和不顾实际的放卫星和求助于运气的赌博有本质的不同。



所以企业要取得突破性成长,走向卓越,企业有“胆大包天的目标”固然重要,但能够成功,更重要的在于你是否有效管理了“大赌”过程中的风险。




更近一点通过“大赌”取得成功的典型案例是韩国三星公司,
98年东亚金融危机过后,韩国三星电子同样负债累累,到了破产的边缘,但是三星公司没有满足于保守型的生存,而是选择逆势而上,大赌向数码转型,成就了今天在多个电子产品上拥有世界级竞争力的三星公司。而分析三星的成功,更多的归功于公司从93年开始的“新经营运动”,甚至从80年代初开始的在内存芯片技术上的投入。表面看是一场大赌的行为,其实是公司长期竞争优势积累的结果,只不过在一个合适的时点爆发而已。




我们可以把它概括为管理风险的第一点措施:当企业进行一个大的战略投入的时候,一定是伴随着大量的前期投入,这种前期投入对企业的远大目标进行了有效分解和缓冲,从而有效提高企业成功的概率。




管理风险的第二点措施可以概括为承担企业可以承受的风险,对于已经有一定的事业基础的企业来说,这一点更是需要重点考虑。这并不代表企业保守经营,裹足不前。企业可以通过社会资源来分解风险,比如从创新体制上,影响深远同时也风险巨大的基础研究可以由政府力量投入研发;在投资管理上,可以让风险投资的资本力量介入风险期开发,而风险投资自身可以通过在多个项目上的盈亏管理化解风险。




管理风险的第三点措施是可以通过股权结构的设置化解风险。摩托罗拉投入于铱星项目是一个典型的高科技投资失败案例,这个项目前期被外界一致看好,但是投入运营之后很快就因为入不敷出而陷入破产。摩托罗拉在这个失败项目上的成功之处在于,它通过分散股权,避免了公司因为一个项目的失败而整体被拖入破产的窘境。项目虽然失败了,但摩托罗拉依然是一家优秀的高科技企业。




其实,企业希望投资核心技术,“毕其功于一役”的建立长期的竞争优势,本质上来自于对竞争优势如何形成的理解上的单一。尽管核心技术缺失是中国企业的通病,但从来不存在通过核心技术就可以维持企业长期竞争力的,这是一个体系的建立过程,是长期的正确投入所积累的结果。否则,单纯把眼光钉在核心技术,就会形成“不投入等死,投入找死”的尴尬局面。




回到主题,我们依然对陈金义做为一个民营企业家敢于向核心技术突破表示敬意,这种精神正是实现国家创新战略所需要的,但是创新需要方法,大赌需要手段,只有能够控制风险,才可以享受风险的回报。



作者:天涯浪子

《陈金义该不该倾情于“水变油”?》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涯浪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