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徐工并购案”折射“中国制造”困局

发表日期:2006-08-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徐工并购案”折射“中国制造”困局



 


    

通过博客之争,徐工并购案的具体细节尽管还隐藏在黑箱之中,但是基本的要点已经逐渐浮出了水面,在向文波“不公平”与“贱卖”的责问之下,徐工有关人员对选择凯雷的主要理由已经有了清晰的表述:
1、避免被产业投资者控制失去自主发展权;2、解决职工安置等历史遗留问题;3、引入新的项目。从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利益角度,这些理由都是占的住脚的,以此排斥三一也是合情合理的。甚至可以联想,徐州市和江苏省政府有以凯雷并购徐工为契机,利用外资激活苏北经济的长远战略考虑,从这个角度,三一能够发挥的作用就显得更为有限。在利用土地优惠、税收减免等引资政策由于各地互相竞争而出现效益递减的情况下,利用“靓女来吸引外资入赘”确实是一个相对有独特优势的措施。


    

但是,在改革开放已经走过近
30年的今天,仍然需要借助外力来推动经济增长,反映了中国制造在高速发展成庞大规模的背后,基本的缺陷也开始逐渐显化并形成越来越大的制约。



除了徐工并购案因为博客风波而引人注目之外,如强生并购大宝案、法国
SEB并购苏伯尔,在中国企业这一方,都可以体会到和徐工选择被外资并购的相似理由,而理由背后的逻辑是:原有的发展方式已经见顶,负面效应逐步显现,遗留问题难以解决,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受到限制。



原有的发展方式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概括为:国外技术+廉价劳动力+中国市场,在大部分发展比较好的中国制造企业身上,都可以看到这种要素的组合,从国外引进比较先进的成套设备和技术,利用中国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从事应用开发和低端制造环节,面向国内大市场,在关税、本土市场优势等进入壁垒对国外企业设置了一定的屏蔽作用的条件下,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和国内市场的扩大维持了多年的较好发展。



和日本制造相比,日本制造是从引进国外基础专利进行消化开始发动,而中国制造的发动起点要相对靠后,是从引进成套设备和技术甚至管理模式开始做起,这种方式相对的启动难度比较低,但也因此使得成长的高度有限。



以徐工为例,之所以把凯雷方案中的引入新项目看的很重,说明即使是徐工这样的行业龙头企业,自主开发能力仍然非常有限,和国外先进技术仍然有非常大的差距。



尽管中国经济实现了持续高速发展,但国外舆论并不认可中国企业的管理能力,在
TCL、联想开始海外并购的时候,英国《金融时报》认为:TCL和联想此类公司崛起的主要原因是大陆市场低购买力和低效率,他们生产的电子产品非常便宜,因为目前大多数中国人还买不起质优价高的外国产品,而且本地优势也使他们在尚不透明的销售系统中占尽先机。但随着大陆市场自由化发展,消费者越来越富有,大陆公司的传统优势就会消失,利润逐渐减少。



随着中国开始兑现越来越多的入世条款,入世效应也在更多的行业开始显现,中国企业的本土优势逐渐减弱,而跨国公司的技术、管理、资金优势则是中国短期内所难以弥补的短板。中国制造在一些遭遇正面冲击的领域逐渐显示疲态,进入困局。



尽管创新已经被列入国家战略,但是短期内难以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且,在中国制造模式已经延续了
20多年并形成庞大规模的今天,发达国家在技术转移上变得更加警惕,也形成了一些对付中国制造的新的套路,比如美国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对中国持续的施压,德国在磁悬浮项目上拒绝“以技术换市场”,日本打出“战胜中国制造的五张王牌”。



自主创新能力短期内难以提升,原来的技术引进路线被封堵,而入世之后的竞争压力陡然增加,在几种力量的综合作用下,一些企业的发展开始难以为继,被迫选择通过并购获得生机。



作者:天涯浪子

《“徐工并购案”折射“中国制造”困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涯浪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