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假如第一财经采取另外一种态度

发表日期:2006-09-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假如第一财经采取另外一种态度



 




在富士康放出
3000万的标的之后,第一财经实际上找了三个立足点:第一是新闻自由,第二是资本强权,第三是事实证据。新闻自由这一点可以争取到同仁的支持,资本强权这一点可以争取到大众的同情,事实证据可以做为阻赫富士康的暗手。可以看到,前两个立足点都和3000万直接相关,而于诉讼目标的对错无关。




在形成新闻焦点之后,富士康也很快认识到了这方面的问题,于是把
3000万降为象征性的1元,把第一财经列入被告,希望把舆论焦点引导到对采访文章本身是否存在问题这一关键问题上,富士康的这一变化立竿见影,因为激起舆论强烈反弹就是天价赔偿费、保全记者个人财产和诉讼对象是否正确的问题,富士康改变策略,倒象是顺应民意,把汹涌而来的强大压力立刻化于无形。




但是,这个时候,无论是第一财经做为机构所发的声明,还是秦朔、翁宝和王佑个人的表态都出了问题,似乎原来在强力抗争
3000万的压力,而对方突然撤力之后,一下失去了重心,脚步开始踉跄起来。




我的看法,第一财经在应对这次诉讼的基本立场上立意比较低,是导致被动甚至以后会更加被动的基本原因。从开始的课题确定来说,第一财经做为财经主流媒体,完全可以从大财经的角度去解剖富士康,但是事实是把课题定在了劳动保护这一更法律化的圈子里。而王佑的文章又进一步把它降低为“揭黑”。不过,即使这样,当诉讼发生之后,第一财经有机会把文章立意进行反向提升,就是把文章放到中国制造业的现状与出路的大背景下的进行定义。但是,第一财经选择了利用更直接的资源同行和更直接的方式博取同情,同时希望以打促和,最终能够取得和解。可以说,被
3000万吓住的不只是两个记者,也包括秦朔自身。




翁宝的示弱给支持他的人感觉“怒其不争”,而王佑的失语则只能让人感觉“哀其不幸”,秦朔的声明则让人感觉在“护短”和“强词夺理


”,力量核心的腐化使得周边支持的力量在富士康调整策略之后也跟着失重,变得东倒西歪,一下失去了合力。为什么我说立意高低为很重要呢?就是第一财经完全可以大义凛然的把报道初衷定位于对中国制造业的反思,在现在举国上下讨论中国制造业的出路的时候,这既不矫情,也不突兀。包括第一财经的声明、秦朔、翁宝、王佑的发言,都可以围绕这个主题来进行,那么,诉讼的问题就成了大理与小理的问题,即使富士康证明第一财经在具体报道上确实有问题,甚至说第一财经最后被裁定败诉,在大理上占住了脚,败诉的影响也不会负面。




所以富士康可以把焦点放在报道本身,而第一财经不可以。但是第一财经模糊焦点只是借用了“新闻自由”和“资本强权”的势,同时藏着揭露你更多问题、影响你的代工客户的形象的“暗器”,尽管效果更直接,却让自己显得猥琐和自私。而如果选择占大势,则让自己不但磊落,而且正大,不需要去要求富士康和解,只需等富士康过来和解就可以了。




富士康的立脚点在于,血汗工厂确实存在,但不是我,富士康的做法在目前中国经济的大背景下,有细节上的管理不到位的地方,但没有基本的错误,更没有公司层面上的法律上的错误。况且富士康已经在大陆形成了庞大的体系,摇动富士康,富士康自己固然受影响,但受影响更大的是千千万万的基层劳动者,这就涉及到了政治和社会问题。富士康事件一下被渲染到了沸点然后马上沉寂,正如我在
《用显微镜看富士康,不如用望远镜看富士康》所预测,“会很快牵入更大的力量的介入而被平息”。




实际上双方争取的都不再是报道的对与错,甚至不是官司的输与赢,而是自己今后的立脚点。对于富士康来说,即使官司输了,关键的在于争取不要把自己钉在“血汗工厂”的地位就可以。而对于第一财经来说,则是要努力体现出自己做为财经媒体所具有的权威性、严肃性和影响力。从这个角度,我认为第一财经事件中对外的态度上是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反倒是跟风的门户网站及时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及时调整方向转向对中国制造业的讨论,但总的来说做的还很薄弱,没有形成气氛,远没达到“三一徐工”案所带来的冲击。



 



作者:天涯浪子

《假如第一财经采取另外一种态度》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涯浪子的POCO作品...

评论